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编造神话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四章 风水先生(第一龙套)

编造神话 未名北 2041 2019.01.23 20:32

  《易·系辞》谓:“古者包牺氏之王天下也,仰则观象于天,俯则观法于地,观鸟兽之文,与地之宜。”

  此出阴阳风水堪舆之术,东汉许慎曾谓:“堪,天道;舆,地道。“

  观天地星辰、势法地象,而寻龙点脉、测阴阳宅之吉凶,皆可谓之阴阳风水堪舆之术。

  母德忠已经是耄耋之年,他便是一位沉淫了风水之术半辈子的老风水先生。

  早年曾自称能力有风水,破煞,聚财,找墓,迁坟等能力,二十年前曾半蒙半猜成功为别人找到其祖先的墓地。

  但是他却知道自己是什么水准,也知道风水之术是个什么情况,多半是不太灵的。

  但自十年前起,他却发现事情不同了。

  天地风水之中,他半蒙半猜的气感越来越明显了,不知道是他进步了还是这天地变化了。

  气穿行于穿行于天地山川流水之中,如同他所研究了半辈子的风水秘术所说一般。

  气乘风则散,界水则止。

  母德忠尝试用风水秘术中的地形天星之变换来改挪气脉,竟然真的可以聚之使不散,行之使有止。

  “这世界到底有什么变故?”

  母德忠喃喃自语,他白发苍苍,但身体仍旧强健,越老越妖说的便是他这种老人。

  整个人自八年前起,他便如同焕发了人生的第二春一般,经骨越发强健,以前身体的老毛病也渐渐不见了。

  “气感越来越强了,几乎聚集成脉,这种气脉!”

  母德忠望着眼前的山川气脉,惊叹道。

  气是万物的本源,太极即气,一气积而生两仪,一生三而五行具。

  土得之于气,水得之于气,人得之于气,气感而应,万物莫不得于气。

  因此,风水讲穷有气则生,无气则亡。

  十余年前,母德忠近乎从未感到气感,但自十年前起,气感频生,且越发壮大。

  此时已经流转的微小之气已经成脉了,气流辗转于母德忠房屋前的山脉之间,自成其道韵。

  “风水五十年,白走四十载,这十年才知天地之广博,风水之奥妙。可惜时不我待,老头子不知道还有几年风光了!”

  母德忠靠在门前竹椅之上,静静的看着山峰气脉流转。

  他坚信这世间一定有大变化,就是不知道这变化究竟会对这世界造成多大的变化了。

  “爷爷,你又在想什么?别是在想自己的风水之术要失传了,不开心吧!”

  就在母德忠研磨气脉之时,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女子走了进来,她笑着对母德忠道。

  女子笑的时候,嘴角不由得露出了可爱的小虎牙。

  “哼,你爷爷我再活三十年都没问题,传人而已,随时可以找!”

  母德忠躺在竹椅之上,闭上了眼睛,一声冷哼道。

  “传给别人,再怎么也是外人,哪有我好!”

  “别惦记你爷爷的风水秘术了,女孩家家没事不如去学点刺绣,这门你可别学!”

  母德忠闭着眼,告诫道。

  他这孙女是个什么样的人,他在清楚不过了,一早打着他风水秘术的主意。

  早年他自觉自己不过是个半吊子,再说儿子生的又是个女娃,女娃娃看什么风水,老是和墓地山川打交道,哪里能嫁出去,也就不想教自己孙女风水秘术。

  后来,他感受到天地气感变化之后,反而又不敢教孙女这阴阳风水堪舆之术了。

  太玄了!

  水太深了!

  平凡人生活多好,何必要趟这趟浑水!

  等他葬个灵山妙地,后人享受其气运,多好!

  “这可不一样,这么一门绝技,要让它失传了,那不仅是你的损失,还是帝国文化的一大缺失,您老怎么舍得呢?”

  母小芳笑语盈盈,她上前一边给母德忠捏着肩膀,一边道。

  “人生近九十年,我有什么看不开的,所谓的看不开不过是自寻烦恼罢了,不过是身后事,死人哪有看开与看不开之说。”

  母德忠对于自己孙女的招式已经是轻车熟路了,任她千般手段,他也是柴米油盐不进。

  母小芳闻言咬咬牙,也不揉肩了,找了一把竹椅躺上,暗自生着闷气。

  她就想不明白,为什么她爷爷死活不愿教她这阴阳风水之术。

  真的是老古董,现在还讲究传男不传女!

  母德忠双眼睁开一道缝瞥了瞥自家孙女后,又闭上了眼睛。

  风水下者,观地形水流知气脉;中者,望气脉知地象;上者,感气脉而知天地。

  母德忠不知道自己算什么境界,但自十年前起,他就如同被打开了任督二脉,闭着眼也能够感到这天地之间的气脉。

  无声无言,母德忠躺在竹椅之上,天地山川河流之间的气,在他身旁浮动。

  就像是人的脉搏,血液涌流涌动的感觉,一张一翕自有其道。

  这气脉未成之时,母德忠还可以截取其气,但一旦形成气脉便只可以借其势,不可逆其法。

  这就像是长江治水,堵不如疏,借势才是王道。

  “轰~”

  恍若什么被打开了缺口,忽然间天地一阵风起。

  “完了,起风了,得感紧收衣服!”

  母小芳一见风起,便知道不对了,夏风最狂野,冬风最凛冽,这迫近秋日的夏风是最大的。

  她连忙跑出,向挂衣服的地方跑去。

  没人注意到母德忠在竹椅之上猛然睁开的双目。

  “这~”

  母德忠睁大了双眼,此时天地之中的气脉汇成一片,疯狂流动起来。

  这种感觉!

  这种感觉就像是五年前流气汇成气脉一样的感觉,但是这川流的气脉比当初更加猛烈,更加难以阻挡。

  这无数的小的丘陵山川气脉流转,像是冲破了什么阻挡,眼前小的山川气脉与远处天边的山脉勾连成一片。

  气顺畅通,绵延一片,就像是整片大地的血脉,呈现着莫名的脉动。

  “呼~”

  母德忠长舒一口气,平复了一下心情。

  这天地地势勾连的壮观景象深深震撼着这位年迈的老人。

  他估计是这天宇之下唯一一个观众!

  “'这到底是要发生些什么?”

  母德忠望着天边的山脉,此时天空随着一道惊雷,漫天大雨倾盆而下。

  此乃地形乱天象!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