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编造神话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九章 此为荒谬,不能忍

编造神话 未名北 2053 2019.02.08 18:15

  恐怖的阴气略过云霄,将天上的云雾冲散出一条大道。

  其瞬息千里,一瞬间便出了齐鲁大地。

  两侧云层缓缓散开,就像是被什么划开了一般。

  茫茫苍生抬头望着云天,虽然不知其所缘由,但是心头还是本能的悸动。

  “好像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发生了,心中忽然很慌。”

  “天上是什么飞过去了吗?好壮观。”

  ……

  而修士遥遥望着那撕裂云霄的阴气,全然是震惊。

  他们自然知道那是什么,但是却不敢言,不敢说。

  那是阴兵过道。

  自古凡阴兵过道,生人回避。

  见阴兵者除了修士外,还有将死未死者、逝者还阳者、生而阴阳贯通者。

  其后者见之必然阴气入体,少则大病一场,多则性命难保。

  此为无意冲撞。

  而前者若是冲撞了阴兵,那就是属于明知故犯。

  重者拘其魂魄,轻者削其阳寿。

  阴神,是天地间最为严厉的神祇,其面前容不得半点差池。

  “阴兵借道,多半是人间有重灾发生,就是不知道这是何处。看这阵势少说也得有十数万亡魂。”

  仰天山上一裸露半侧臂膀的和尚忽然抬头望向天宇喃喃自语道。

  直到身侧的一道声音将其惊醒。

  “大师,这卦象如何?”

  一旁一位求着解签的中年女子道。

  “啊?抱歉施主,贫僧走神了。这签为……”

  和尚收回了神情,阴兵过道这不是他能管的事情。

  九州之内,这件事少有人能够管得了。

  ……

  恐怖的阴气在一众修士眼中如同是在九天之上舞动的阴间魔龙。

  其冲出齐鲁大地后,直冲向海外。

  茫茫黄海之上,阴气划过长空。

  “这是?阴兵过道?”

  别墅之中的李魁首快速从屋内走了出来,然后抬头望着天际,有点不敢置信。

  此时他刚和陈向阎等人分开不久,正准备开始闭关潜修。

  母德忠和陈向阎两人给了他很大的启发。

  但是没想到他刚准备闭关清修,便遇到这阴兵过道。

  阴兵借道一向都是恐怖的大战与灾劫之后,才会出现的。

  这时候显现怕是人间出大事了。

  “这个方向,高丽?东瀛?怕是出大事了。”

  李魁首皱着眉猜测道。

  ……

  而此时,各国地震局的信息已经响爆了。

  地震监测的仪器显示:

  东瀛发生强度里氏8.5级(矩震级9.8级)地震,震源深度12千米,地震持续约12秒。

  根据现场人员其推测震中烈度至少超过11度。

  这是两个世纪以来,人类从来没有遇见到过的最惨烈的地震。

  其震级之高,烈度之高,世所罕见。

  此次地震波及范围覆盖近乎整个东瀛。

  太平洋对岸的米国西岸都有着震感。

  而卫星监测显示,整个东瀛海域已经形成了巨大的海浪冲击波,其将先到达南高丽,再到达帝国与北高丽。

  其巨浪接下来将席卷琉球、北极熊以及整个太平洋西岸。

  随后次日,巨浪将横跨整个太平洋冲击太平洋东岸。

  这是史无前例的巨大灾难。

  地震后五分钟分钟到十五分钟之间,整个地球上有着地震监测技术的国家纷纷报道了此次地震。

  并保证会秉着人道主义精神对灾区进行救援。

  随即这个消息瞬间便传遍整个网络。

  ……

  九州修士听闻这个消息之后,纷纷暗道这怕就是阴兵过道的原因了。

  没有十万之上的生灵葬身,不会有着这般规模的阴兵过道。

  有着人叹道:没想到有朝一日有幸见到这阴兵过道的盛景。

  而九州之外的修士虽感受到那道恐怖至极的阴气,但是却不知道是为何。

  “冥兵?这是哪里来的?”

  “这么恐怖的冥兵难道是人弄出来的吗?”

  在九州之外也有着阴兵过道的传说,但是他们一般称之为冥兵。

  并没有探究其原因。

  ……

  远方鬼将军随着无尽阴气而驰骋着,他是地府鬼门关守门人,是阴司的阴神,在其庇护之下阴兵是可以在阳间白日行走的。

  高天之上,越过黄海,穿过高丽,过东瀛海峡。

  阴兵所化的恐怖阴气从天宇落下。

  大海巨浪之侧,满是残垣断壁。

  尸体几乎堆砌成山,而海浪之中也带着血水的红色。

  但是阴兵没有丝毫的怜悯与惊愕。

  他们是死亡的守门人,死对他们来说,并不算什么可悲哀的事情。

  “奉主之命,尽取游魂,收归鬼门。”

  身材伟岸的鬼将军从战车之上站起身来,一个没有一丝感情的威严声音响起。

  随着鬼将军一声令下,数万阴兵闻声而动。

  无数残垣断壁之中,一阵恐怖的阴风席卷。

  阴司办事,闲人避退。

  好在这里活人也不多了。

  东岛一郎是东瀛武士的传承者,其有着初入化精境界的实力。

  在恐怖的地震发生时他正在郊外,这也使得他免受一难。

  顺着已经被扭曲的不成样子的公路,东岛一郎跑回了主城区。

  但此时依然是一片狼藉。

  在常人看不到之处,阴兵快速收集着整个东瀛的游魂。

  “这是阴兵?”

  常人看不到不代表着东岛一郎看不见,他一手持刀,一手按住刀柄。

  整个人处在一种蓄势待发的状态之下。

  东瀛自唐时,模仿唐制,其忍者便是武道于阴阳遁法的结合。

  东岛一郎自然也知道一些关于阴兵的传说,但是此地只有这一个阴兵。

  他自然不会知道,整个东瀛有着阴兵数万。

  还有着统御阴兵的鬼将军。

  “人,我杀过,鬼不知道能不能杀。”

  东岛一郎舔了舔嘴唇,他坚信武道就是在杀戮之中才能体现其价值,不然还有着什么意义。

  阴兵自然不会知道会有人盯上他,因为在他的记忆之中,没人敢袭击阴兵。

  这就像是天地的秩序一样。

  他不是阴间的游魂,也不是人间恶鬼。

  他是阴兵,是阴间秩序的执行者。

  从来只有他们来找人的麻烦,哪里有人敢来找他们的麻烦。

  这简直是天地间最荒谬的事情。

  但是他没有想到这居然发生了。

  “拔刀术~”

  随着一声东瀛语爆喝,一道刀光如水,朝着阴兵劈了下来。

  阴兵愣住了,他觉得这是他鬼生之中最荒诞的一天。

  有人对他拔刀了?

  此为荒谬,不能忍!

  

作者感言

未名北

未名北

还差一张,不知道今天能不能补上。   给我票票,给我能量,我觉得十二点后会不会有奇迹发生(˙˘˙)

2019-02-08 18:15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