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编造神话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五章 恐怖的千古一帝们

编造神话 未名北 2061 2019.02.01 20:26

  “第九局控制下的鬼新娘墓地里有被无形力场笼罩的传国玉玺?”

  辅正国皱着眉头,自第九局成立之后就没有消停过。

  其报告每天都在往内阁送,道士、和尚、养鬼人、盗墓世家等等。

  以至于辅正国现在一听到第九局眉头都下意识的皱着。

  “是的,现在第一的问题是玉玺怎么处理,第二,现在米国、北极熊、日不落等等都在等待我们的反应,我们该如何回应,第三,整个帝国民众都看到了那冲天而起的光柱与异象,我们该如何解释,现在网络舆论都已经炸掉了。”

  许自强看着桌上的档案快速总结着,他说完后又强调道:“其中玉玺的问题已经迫在眉睫了,之前的各国卫星照片由于传国玉玺的某种原因,对之前的异象没有着丝毫的证据。但是大家的目光已经注视在这里了,一旦玉玺在长久待在这里,出乱子的可能性就会无限放大。”

  “先着手把玉玺拿回来吧,各地的相关的机构全力配合这次玉玺的运送。至于舆论先不管了,世人全部看到的事情掩盖不了的。至于各国,问了的先拖着,没问的等他问了再拖住。解决玉玺的问题之后,全部回复未知。都没有证据,说出来做不了真的。”

  辅正国快速做着决断,这个时候谋不如断。

  分秒之中决定帝国基调与路子,才是最重要的。

  “鬼新娘的墓地里有传国玉玺,这是要我们军旅介入还是在第九局内部处理?”

  在辅正国做完决策之后,年纪最大的赵谦说话了,他的声音仍旧是中气十足。

  介入军旅和第九局处理是完全不同的结果。

  在场的每个人都清楚着其中的区别。

  后者代表着短时间内,帝国不会公开灵气复苏的事情。

  而前者则代表着帝国有着各个国家高层之间互通消息的想法。

  内阁八人全部看向辅正国,辅正国看了看众人道:

  “既然已经将灵异事件分给第九局,就第九局内部处理吧,看能不能把里头的传国玉玺先移动一个位置。虽然第九局每天都有上交的报告,但是这次的惊喜有点大啊。但是我还是相信第九局,相信林立国与林翼盛二人能够完美的处理好此事。”

  ……

  远方,在鬼新娘墓地出现问题的一个小时内,第九局就已经将墓地周围完全封锁了。

  但是异象是他们没有办法的,那笼罩整个神州的异象,甚至可以说是他们的失职。

  毕竟这个墓地早就控制起来,他们却没有探究它。

  但究竟是什么引出了这个传国玉玺?

  林翼盛正一边思考,一边与胡子明带着和尚、道士赶赴传国玉玺的大坑处。

  他相信一个放置了四百年的墓地,在没有任何人触碰的情况下,断然是不可能发生这种事情的。

  但是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现在的问题是怎么把传国玉玺转移掉。

  林翼盛身后,一行人行走之中,青年道士忽然轻轻的碰了碰和尚的手臂。

  “有事说事,你个牛鼻子别离我这么近,好吧?”

  无戒瞪着两大眼珠,没好气道。

  青年道士看着大和尚尴尬的笑了笑,道:

  “话说和氏璧你知道多少?”

  “知道什么?我就知道那是秦始皇的玉玺,镇国之宝。”

  无戒耸了耸肩,秦始皇的玉玺,和氏璧雕刻而成的玉玺。

  要是早是十年,他都能说出一堆,但现在他能说什么?

  之前那道直插九霄的金光,和漫天的秦汉盛世虚影无不告诉他:大秦与大汉远远没有他小时候学的那么简单。

  而且已经踏入与常人不一样的世界,和尚更知道这些古代的千古帝王有可能会是何等的恐怖。

  统御人间,这在一个神话时代简直是不敢想象的事情。

  “就没有知道一点点?比如说古籍上哪里看到过一点?”

  青年道士挠了挠头,似乎不死心的继续道。

  “洒家看到个屁,所有古籍都没有敢写超过明朝中期的事情,只要超过这个全部都跟嘴里塞了东西一样,写的含蓄的不行。至于秦始皇,早了大明一千多年。洒家上哪看去?再说就是洒家看到有什么用?秦皇汉武,用脚趾头想也都是恐怖的存在。”

  和尚说完一甩僧袍走的更快了,他将青年道士一个人甩在最后,朝着最前方林翼盛的位置跑了过去。

  “是啊,秦始皇,神话时代的秦始皇、汉武帝的玉玺,哪里是我们可以想的?不过也可以开开眼吧。”

  道士在原地定了定,他轻轻的自语道。

  秦始皇,九州第一个自封皇帝的人,号称祖龙。

  从他的玉玺也可以看看两千年前的神话盛世是何等壮观了。

  青年道士想了想之后大步朝前追了过去。

  ……

  十分钟后,巨大的坑洞之旁,林翼盛与众人立身于此。

  青年道士站在巨大坑洞的边缘双眉紧皱。

  这种势?

  整个坑洞之中,自传国玉玺为中心,龙气与恐怖的气运在疯狂的流转着。

  那是一种磅礴大气!

  也是一种唯吾独尊!

  传国玉玺漂浮在虚空之中吞吐着无尽的龙气和气运。

  “大师、易虚道长,你们有能够移动它的方法吗?”

  林翼盛表情凝重道,刚刚他已经上去尝试过了,但整个坑道之中就像是有着一层无形的防护罩一样。

  “不可能,这太恐怖,你可能感受不到,但是洒家可以告诉你,没人能够它做到移动它,除非它自己愿意收了这神通。”

  无戒脸庞之上一滴汗水落下,只有修道人才能够感受那种恐怖。

  他一走近都能感觉到那无尽的势,与难以言喻的压力。

  就好像是其中有着他们这些修道者的克星一般,不是在针对他们,但是那种势却疯狂在压制他们身上的气血。

  “一点办法都没有?”

  林翼盛似乎有着些不甘心道。

  “也不能说没有,现在的和氏璧就像是一直在保持一个吞吐的状态,就像是被压抑的太久了,爆发之后的一个逐渐的平静期。”

  青年道士额头之上也有着一丝丝虚汗,他微微喘着气道:“过了这个平静期就会好了,当然这只是我的一个推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