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编造神话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鬼、邪物、道士

编造神话 未名北 2041 2018.12.27 09:38

  “我~你~他~他~~”

  黑老九指着“庄文”整个人的声音都在颤抖,这才出狼窝又入虎穴!

  他甚至觉得自己是不是还在墓穴之中,压根都没有走出来过!

  黑气绕身,戾气逼人,身如寒冰,目夺心魄!

  这是真正厉鬼的模样!

  按照易虚道长所言,见到这种鬼直接准备后事就可以了!

  “厉~鬼~”

  黑老九的双腿都在发软!

  胡子明也打量着这只厉鬼,不同于黑老九的不知情,他是知道这只鬼的。

  他甚至知道这是鬼中的奇葩鬼,来伸冤的鬼?

  但即使是知道,他仍旧忍不住震惊。

  科学教育下长大的他,一瞬间有些无法接受这么一个结果。

  “是一只厉鬼!”

  林翼盛找了把椅子坐下后,对黑老九道。

  “他说你身上也有厉鬼的气息!”

  “不是厉鬼!只是有些邪物的气息!”

  一旁的庄文身上黑气缠绕,发出嘶哑的声音纠正道。

  他的声音也让黑老九更加惶恐!

  “邪物?”

  林翼盛看着庄文道,邪物是些什么东西,与鬼怪又有什么区别?

  “邪物,就是用一些阴邪手段比如:扎纸人、养鬼等手段做成的一些邪物,我还活着的时候经常听老一辈谈起,那邪物留下的气息锁定了这个人!所以他身上会有邪物的气息!”

  庄文压着嘶哑的声音说道,鬼说话目前他只学会了两种方式,一种是直接向想与其对话的人传递意识,另一种就是用自己的灵体震动空气。

  后者很难控制,所以说出来都会异常的诡异与喑哑!

  黑老九尽量平复自己的心情,细细打量着眼前的易虚道长所说的厉鬼。

  厉鬼多半是死法惨绝或者是心中抑郁之气难以平复而形成的。

  它们会被胸腹之中怨气所染,杀人复仇!

  一般会被阴司所制,不会在人间出现。

  但眼前这一幕却是有点古怪啊!

  这个厉鬼看起来好像很好说话的样子!

  而且还能出现在阳间至阳之处!

  “他?你们是帝国的特殊部队是吗?”

  黑老九似乎有点明白了,有着魑魅魍魉存在,自然也有着传说中的奇人异士。

  帝国之中也一定会有着这样的一个军队!

  “特殊部队?”

  林翼盛笑了一下,他不承认也不辩解。

  “你就当是吧!说说你的事吧!敢强闯军事布防区,你小子胆子可不小!”

  “我?”

  黑老九愣住了,他本来是避难的,毕竟说有纸人追杀怎么会有人信。

  但是现在有一只真鬼在旁边,甚至眼前很可能就是帝国的专门应对灵异事件的部队,他怎么敢不说实话?

  毕竟被纸人盯上的事情都已经被看出来了!

  “我是来保命的!”

  黑老九一咬牙,豁出去道。

  “哦?保命?”

  林翼盛的声音听不出喜怒,但他心中却是思绪万千。

  看来一直有邪物害人性命!

  今日这个不是特例,这世间一直都有鬼物活动,只不过世人被蒙在谷底!

  “有这位鬼大爷在旁边,我也就不说那些说出来大家都会笑的说辞了。我被五个纸人追杀了!来这是因为警察局阳气,重可以躲避这些阴邪之物!”

  “纸人?什么纸人?你怎么惹上纸人的?”

  胡子明追问道,他没想到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有鬼就算了!

  现在还好像不止一个案件!

  “我是在墓地之中惹上纸人的,我是个爵爷!也就是盗墓贼!八年前,我就遇到过邪物,那是一只鬼新娘!一行人死的就剩我一个,我也不敢再干这个行当了!

  但是最近我被偷光了家当!主要是我自己的也就算了,这其中还有道上几个不太好惹的人物的物件!为了活命,我重抄旧业!却没想到,又遇到了这种事。

  又是只有我一个人逃了出来!而且八年前的鬼新娘没有盯上我,但今天那些纸人却把我给盯上了!要不是这块玉牌!我已经死了!”

  黑老九一点一点解释着自己的遭遇,盗墓是没有死刑的,但一旦被纸人发现那就死定了!!

  八年前就有灵异事件了?

  林翼盛脸阴沉了下来!

  “你怎么知道,这里可以躲避邪物的?”

  “自从八年前起,我就一直收集着各种邪物的克制方法,并且认识了一个奇人,是一个叫做易虚的道人,这些奇门多是他告诉我的!”

  黑老九老老实实的交代着,这里是军队布防之处,要想从这里逃出去简直是开玩笑!

  还不如老老实实交代了!

  “易虚?”

  林翼盛一皱眉头道,这简直是捅了马蜂窝。

  鬼!

  邪物!

  中邪的人!

  还有其中的各种奇人异士!

  帝国之下竟然藏着如此之多的秘密!

  这简直不能忍受!

  他们是怎么藏了这么久的!

  “对!易虚!他是一个茅山道士!我这块玉牌也是从他手中收购过来的!”

  黑老九补充道,他觉得既然有特殊部队,那么这些民间的奇人们肯定帝国都是知道的。

  既然如此,就没有必要隐瞒了!

  “我明白了!庄文他的这个邪物,你有办法吗?”

  林翼盛转头看向庄文问道。

  “哟,想起我来了?”

  庄文阴恻恻的笑道,寒风自他周身四溢而出,让黑老九不由自主的寒颤。

  “我当然有办法,把邪物杀~了不就好了!”

  庄文嘶哑的声音将“杀”字拉的很长,让人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能抓一个做标本吗?”

  林翼盛又问道。

  “你的要求还真多!我有什么好处?”

  庄文不耐道。

  “两天之内,你的案子会沉冤昭雪!只要你真的是冤死!”

  “好!记住你说的!”

  庄文化作一道黑气停留到黑老九面前,轻轻嗅了嗅。

  冰冷的气息让黑老九周身都在发麻!

  “吸~这个味道!”

  庄文轻叹道,给一种陶醉的感觉!

  “桀桀~这个方向!”

  庄文回头望去,化作一道黑气冲了出去!

  ……

  军事布防区外,五只病白色的纸人游荡在四周。

  它们惨白的脸上,鲜红嘴唇显得格外狰狞。

  军事区就像是一道天堑立在它们的眼前,让他们不得寸进!

  “找到你们了!”

  一道发现玩具的兴奋声音从纸人们身后响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