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编造神话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林翼盛!追杀!

编造神话 未名北 2456 2018.12.24 12:40

  WH市的公安局出大事了!

  整个WH市高层都知道了这件事。

  但是却没人敢问!

  中央内阁直接下令,GS军区直接调动了直属特种部队把WH市公安局包围了!

  “你知道你所说的话足够导致的后果吗?”

  一身上尉军装的林翼盛坐在病床前,确定记录无误后,抬头问出了最后一句话。

  翼盛,为国羽翼,如林之盛!

  这是他爷爷给他起的名字,三代军人,自他爷爷起,第一代八人,战死七人;第二代三十人,战死十六人;第三代四十人,目前战死一人!

  他们家的人经历过帝国打过的每一场战争,鲜血染遍了这片炎黄大地。

  “我知道这很难让人相信!即使是我现在也很难相信,但我说的是事实!我对我的每一字一句负责!”

  魏武陵知道自己说的事情有多么惊世骇俗,但这就是他所经历的,即使到现在他还是恍若在梦境之中。

  那日那个贴着他耳侧的厉鬼如今还是历历在目!

  “好的,好好休息吧!你也辛苦了,接下来交给我们处理!”

  林翼盛起身拍拍魏武陵的肩膀,将这么一个惊世骇俗的消息直接上报,他知道这需要多大的勇气!

  离昨晚的庄文离去仅仅过去一个白天,作为直接跟庄文接触的人,魏武陵是受伤最严重的,医学诊断为劳累过度导致的严重性虚脱,需要时间休息。

  而其他人则是被诊断为轻微劳累过度。

  但所有人对当日的情况描述都是惊人的一致。

  “厉鬼‘庄文’吗?”

  林翼盛皱着眉毛喃喃道,按照神话传说不应该是厉鬼索命吗?

  为什么这只鬼竟然会报警?

  纵然林翼盛有千般疑问,也没人会解答他,只有等到晚上,见一见那个厉鬼“庄文”才知道。

  作为帝国建国之后的第一次几乎可以确定是真实发生的灵异事件,这次事件得到整个中央内阁的高度重视。

  作为本次事件的第一负责人,林翼盛享有在不违法违纪的情况下最大的权利,基本上等于古代的钦差大臣!

  WH市内所有的警力必须全力配合!

  对整个WH市警察局周围进行人员清理并且进行了严密的布防后,值班室内林翼盛一身军装坐的笔直,静静的等待夜幕的降临!

  这次事件还需要他来验证最后的真伪!

  ……

  与之同时,刚刚驾车到达WH市的黑老九,已经换了一身的新衣服,这一次出去三人,又是只有他一个人回来。

  就像是八年前那次,但是这次可没有那么好运!

  那个鬼新娘没有盯上他,但是这次这一群纸人看样子已经盯上他了!

  那种被觊觎的感觉一直在他心头游荡,让他寝食不安!

  一首《soul》响了起来!

  “喂?”

  “老九,这次事情怎么样了?”

  “不好办!回头我给你细说!”

  “不好办可以缓一缓!最近市里风声太紧!你注意点!我先挂了!”

  说话的人似乎在害怕着什么,快速的挂断了电话!

  “喂?喂?”

  见到已经没有声音,黑老九没好气的挂断了电话!

  这是孙兵与张岳伟的老大,但现在孙兵和张岳伟已经在在墓葬里陪纸人聊天了,他还在想怎么和这位解释呢,但没想到这位挂电话比他还干脆!

  “看来真的出大事!”

  黑老九随手将手中的手机扔到了一边,现在即使出了大事他也管不上了,他得先将追命的那几个纸人搞定!

  摸摸胸口的阴阳八卦玉牌,黑老九叹了口气,玉牌上已经出现了大量的裂纹,随时都有可能碎掉,这代表他的命随时可能被取走!

  这玉牌是他从古董里淘来的,据说是一个老道士的遗物,不得不说要不是这块玉牌,他昨夜就得交代在那里!

  WH市里,随着时间流逝,暮色越加沉重,而黑老九却更加心慌!

  随着夜色临近那股觊觎感越来越强,似乎随时要出现一般!

  老人曾言:昼去夜来,阳尽阴生;幽冥鬼祟,饮气食人!

  这夜色是邪物最好的遮盖,白日之中有阳气阻碍它们的现身,但现在却没有了!

  回到家中,黑老九强行打起精神!

  但一天一夜不眠不休,还要拼命逃命,他的精神已经达到了极限!

  抱着饮用水桶的黑老九还是不知不觉便睡着过去。

  “窸窸窣窣~”

  黑老九的卧室之中传来了莫名的声响。

  五只带血迹的纸人将黑老九的床围了个严严实实,猩红的嘴唇与双目不断变化,像是在交流着什么,整个卧室之中满满的诡异之感。

  它们面目之上带着丝丝的嘲弄,轻轻地拨弄着黑老九怀中的饮用水瓶。

  一丝!

  又一丝!

  饮用水桶从黑老九手中滑落,朝床下滚落的时候,一个纸人扶住了水桶!

  五个沾着血迹的纸人表情又变为了邪异的笑,身上的血迹更为它们尖利单薄的身体平添一些诡异!

  静悄悄的卧室之中,纸人们诡异的在人的床前,用邪异目光注视着床上的黑老九!

  轻轻地挡住水桶的纸人放开了自己抬起的手!

  “哐当~”

  水桶落地的声音直接将黑老九惊醒了!

  黑老九背靠床沿直接坐的笔直!

  卧室之中!

  一个人!

  六双眼睛相互对视!

  纸人病色的脸上鲜红的大嘴勾起了笑容!

  抓住你了!

  黑老九就像是腊月里被一盆凉水从头浇到尾,浑身都凉透了!

  也不知道这对视过了多久,黑老九猛地将床上的被子一掀,朝大门方向的纸人罩了过去。

  “刺啦~”

  纸人锋利的折角双手直接划破了被子,将被子中的棉花扬起的漫天都是。

  而黑老九借着这个空档直接从床上挑起,跨过了拦路纸人的头顶!

  开门!

  关门!

  这个地方黑老九是不敢呆了,也亏得他没脱衣服,拿起房间里的车钥匙和两瓶装好的矿泉水,黑老九头也不回的直接下到地下车库!

  但是电梯门一开!

  又是六双大眼睛互相注视着!

  五个病色的纸人,似乎在对黑老九说着:你跑不掉的!

  黑老九没有犹豫,直接将手里的一瓶矿泉水泼了出去!

  有水开道!

  趁着纸人躲避的瞬间,黑老九直接冲了出去!

  这时候不能有一点点的犹豫!

  在黑老九冲了过去后,五个纸人张着猩红的嘴,就像是捉弄老鼠的猫一般诡异的笑着,注视着黑老九离去。

  黑老九没有任何停留,他用尽全身力气跑着。

  冲到自己的车前后,他划破了车顶的两个饮用水桶,直接自己的车全部淋湿。

  上车!

  跑!

  银色的吉利风一般的冲出地下停车场,拦路的栏杆直接被撞飞!

  “你这是找死啊!”

  地下停车场的保安怒吼道。

  黑老九丝毫不理保安的怒吼,直接开了出去!

  去哪?

  黑老九也不太确定自己要去哪,他倒是有几个常去的地方,但现在身后追着几个要命的家伙,他可不敢去祸害别人!

  易虚道长那?

  不行!

  太远了!

  路上说不定就被干掉了!

  阳气重的地方?

  附近的有没有百年以上的道观佛寺之类的!

  黑老九一边开车一边打开手机搜索着!

  但搜索结果全TM在深山老林里?

  该死的,九爷现在可没时间跟你们耗着!

  “当当当~”

  黑老九一抬头,一个纸人正趴在他的车头上,诡异的对他笑。

  黑老九一个急刹车将纸人甩了出去。

  不行,管不了那么多了!

  只能去那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