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编造神话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六章 守碑人

编造神话 未名北 2017 2019.02.12 12:59

  “不过挺有意思的。”

  秦楚明是世间唯一的局外人,而众生在他的棋盘之中。

  虽然他不会去勾画每个人的细小的选择,但是天地的大势却在他手中完成。

  一发而动之全身,一只南美洲亚马逊河流域热带雨林中的蝴蝶,偶尔扇动几下翅膀,尚可以在两周以后引起米国得克萨斯州的一场龙卷风。

  更何况于秦楚明的铺天盖地大势。

  “不过泰山最好只是小打小闹,不然后面的剧本就少了太多有趣的事情了。”

  秦楚明轻弹手指,自语着。

  浑浑沌沌的黑暗之中,他的声音在黑暗之中不断回荡。

  而此时阴阳交界之外,漫山全然是游客扫射的灯光。

  随着阴兵靠近,此时天地间隐隐有着人潮车马声,而四起迷雾烟尘也开始弥漫泰山。

  “出现了!”

  泰山之上常人们欢呼着,这才是他们苦苦等待的。

  但他们并不知道他们想要看的是多么危险的热闹。

  看不好,别人的热闹便会变成自己的热闹。

  而天地间的奇人们隐藏在人群之中,看着那常人看不到的数万青灯摇曳。

  它们缓缓从远处飘了过来,随之而来的还有着无尽的阴气。

  帕瓦罗蒂在黑暗之中看着远处的阴兵,他毫不遮掩眼中的杀意。

  上帝的牧羊人不应该放过任何黑暗与异教徒。

  这便是他的信仰。

  也是他如此年少便能从上帝那得到如此多的馈赠的原因。

  远处黄河老人远远的便可以感受帕瓦罗蒂的情绪,那是一种遮掩不住的攻击欲望。

  老人皱着眉头,看到数万阴兵还敢动手吗?

  如此不知道死活吗?

  那你们这些外邦蛮夷就不要怪老头子动手了。

  暗夜之中,黄河老人的气血已经紧紧锁住帕瓦罗蒂,九州之地可不能让外族如此放肆。

  而远处的阴兵阵型此时已然有了变化,鬼将军的战车缓缓驶入众人的视野。

  战马并排,发出一声声嘶鸣。

  而坐在战车之上的鬼将军身上环绕的阴气四散。

  那恐怖的阴气冲击着众人。

  丝毫没有一点点遮掩。

  冰冷、威严还有着一种沙场之上的肃穆。

  高坐在战车之上的鬼将军眼神之中全是漠然。

  一众隐藏在平常人之中的奇人全然皱着眉头,这般霸道的阴气吗?

  鬼将军的阴气没有丝毫的遮掩,那是一种威慑。

  凡吾等所至,生人避退的威慑。

  “好霸道啊!”

  青年道士轻轻的道。

  这也道出众人的心声,眼前这位鬼将军真的好霸道。

  但这时鬼将军动了,他猛然一转头,他本来准备转向帕瓦罗蒂的方向,但是这一刻,他转向了青年道士的方向,冷冷的看着青年道士。

  “乱言阴兵者,削阳寿五年。”

  那是一种冰冷、霸道至极的声音,就像是万年的寒冰摩擦的嘶哑。

  削阳寿五年?

  一众人皱着眉头向着青年道士的方向望去,不是幸灾乐祸,他们只是想看看这鬼将军的实力,也是想看看九州修士的实力。

  这灵山妙地若没有有道之人盘踞,那说不得,他们就要反客为主了。

  青年道士在鬼将军转头时,心中就暗道不好,这一下怕是祸从口出了。

  出现在他面前的是一双空洞而幽深的眼睛,让人一眼似乎就可以望见阴间的地狱。

  那挣扎的厉鬼嘶吼仿佛就在耳边。

  世间的一切似乎都在这双眼睛之下似乎都逐渐化为虚无。

  但青年道士知道这是幻觉,是鬼将军本身强大的灵魂与修为造成的恐怖幻觉。

  但他却没有丝毫办法。

  天地之间此时似乎只剩下了这一双眼睛,双目之中无尽的黑暗在不断的吞噬他。

  就像是在深渊之中不断下坠,那是一种说不出的无力。

  但在不断下坠之中,却似乎忽然出现了一只手,他抓住了青年道士的肩部,猛然将其一拉。

  浑浑沌沌的天地瞬间破碎,无尽阴兵和打着灯光的众人出现在青年道士的眼中。

  他一回头却发现黄河老人的一只手正搭在自己的肩膀上。

  “祸从口出,年轻人慎言。”

  老人轻轻拍了拍青年道士的肩膀,然后遥遥望向鬼将军,他既然打断了鬼将军的惩治,躲便躲不了了。

  人潮之中隐藏的奇人们见到老人如此便将青年道士解救出来心中一惊。

  而迦那此时也看到了老人,老人卸去了身上的斗笠和蓑衣,他一时间也没有认出老人,只是隐隐觉得这个老者似乎很是眼熟。

  “九州果然能人辈出,这里的水现在太深了。”

  米勒皱着眉,但是很快便松开了,他和九州现在没有冲突,需要担心的是想在九州传教的那些红衣主教们。

  “米切尔大人,连一个老者尚且如此,我们更该为上帝的羊群们驱除黑暗啊!”

  帕瓦罗蒂的声音之中是一种狂热,那是狂信徒才应该有的狂热。

  “帕瓦罗蒂,没有红衣主教大人的同意,你决不能出手,听到了吗?”

  米切尔眼神中是一种无奈,帕瓦罗蒂是个好苗子,但是太暴躁了。

  在众人思绪万千的时候,黄河老人已经和鬼将军对视上了。

  ……

  此时泰山之下的鬼门之前,秦楚明看着忽然的对峙笑了。

  鬼将军现在比黄河老人还是强了太多,看来他帮一帮这老人了。

  毕竟少了他,之后的剧情可是少了一大截。

  ……

  “阻阴兵者,死!”

  没有任何的交流,鬼将军开口就给老人定了死罪。

  黄河老人也没有说话,他只是默默运转着黄河天碑上的碑文,气血在他的周身之中如同长江大河一般奔流着。

  阵阵虎豹雷音般的声音在他身上发出,好在阴兵过道的声音掩盖了他身上的声音,以至于没人注意到他。

  在只有奇人们才能看到的视野之中,一尊看不清文字的碑文出现在黄河老人的身后,石碑古朴大气。

  一条奔流的大河自其下奔流而出。

  而鬼将军身后也显现出一座巨大的石门,其高耸入云,万鬼在其前哀嚎着。

  “黄河天碑守碑人?”

  鬼将军眉头紧皱着,这一瞬间他迟疑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