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编造神话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一章 正气歌

编造神话 未名北 2355 2019.01.31 16:47

  随着冰冷的声音的响起,一个大红袍、头上盖着红盖头的女子缓缓从古铜镜之中显现了出来。

  红衣的新娘缓缓迈开了步子,从镜子中走了出来。

  她的脚小巧玲珑,脚上穿着一双绣着鸳鸯的红鞋。

  红鞋穿过镜面,如同从虚幻踏入真实,轻轻的落在地上。

  无尽的寒气从她脚尖落地之处四散开来,让整个陪葬室之中,一瞬间便恍若陷入了冬日。

  好恐怖的阴气!

  陈向书眉头狂跳,寒气吹动他的衣摆。

  这红衣女子身上的阴气已经浓郁到了一个让人胆寒的地步。

  陈向书在之前墓地之中的看见到的强的邪物都不及她的十分之一。

  “这怕是麻烦了!”

  陈向书喃喃道,眼前这位鬼新娘怕是他大哥陈向阎都不是对手。

  从铜镜之中踏出之后,这红袍女子就像是待出嫁的新娘一般,怯生生的站在原地,似乎是在等待着新郎来迎接一般。

  也未见到她有什么动作,她身侧左右站立的陈向虎与陈向北二人,瞬间动了起来。

  两人身体略有僵硬的向着三人冲了过来。

  “小心!”

  陈向书大声喝道,他此时只恨自己武道未曾精修,帮不了忙。

  他声音刚落,手持大刀的陈向北与陈向虎二人已经冲到几人面前了。

  陈向北的鬼头大刀朝着老四陈向天就直接劈了下来。

  没有血气的沸腾,陈向北身上涌动的是恐怖的阴气。

  与那红衣新娘身上的如出一辙!

  拿着分土铲的老四陈向天将分土铲一扬,似乎是想要挡住这一击。

  但是这一击刀光如水,鬼头大刀上杀气与阴气似乎是更加相得益彰,恐怖的力量下,鬼头大刀直接划断了陈向天手中的分土铲。

  分土铲断裂的那一刻,陈向北瞬间将手中的刀一转,将刀柄狠狠砸在了陈向天的腹部。

  然后陈向北反手一转,一手掌将陈向天砸翻在了地上。

  这一系列的动作快若星辰,不再有着丝毫的僵硬,动作转瞬之间便已经完成。

  二哥陈向北面无表情,他拉住陈向天的脚腕,将其朝着那红袍新娘拉了过去

  “快走!你二哥比之前强了太多!”

  陈向天倒在地上,对着陈向书大喊道。

  如果说陈向北之前是练形化精的气血圆满的境界,那么现在至少是初入气血化精!

  怕是只有他们的大哥陈向阎才能制住他!

  而此时还有一个红衣女鬼,此时不跑怕是没机会!

  就在陈向天喊出声的时候,另一面的战斗也已经结束了。

  陈向燕捂住腹部,倒在地上。

  而陈向虎则是冷冷的看着陈向书,他手中的刀泛着寒光。

  陈向书看着眼前陌生的三哥,又看了看远处的红衣新娘,心中似乎有着什么计较。

  他武道不过下乘,如何跑的过眼前的大哥和二哥。

  现在唯有放手一搏,十载寒窗,今日当试试了。

  ……

  远处的山脉之上,秦楚明正站在一块青石之上,他面前的虚空之中浮现着墓地之中众人的情景。

  “这可是你的独角戏啊,陈向书,自此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啊,别让我失望了。”

  秦楚明笑了笑,他周身气息和墓地之中的和氏璧遥遥呼应。

  他周身的气势已经开始积蓄起来,而和氏璧此时也在九层宝函之中发着耀眼的光芒。

  就等着墓地之中的九层宝函被打开的那一刻,一瞬而惊世。

  ……

  此时在墓地的左上方,第九局的部署的小队正在这里戒严着。

  这里便是黑老九八年前,盗取的墓地盗洞。

  相比与黑老九几人的半吊子功夫,陈向书等人的盗洞更加专业,从墓室的大门打入,不过十米左右的距离便到了墓室大门。

  两个盗洞一个在山脉转折的左侧,一个在右侧。

  守在黑老九等人打下去的盗洞的小队估计也没有想到,此时竟然有人从侧面打入了墓地之中。

  ……

  “快跑啊!五弟!”

  墓地之中,被拉到鬼新娘身侧的陈向天,疯狂的向着陈向书喊道。

  红衣新娘似乎感受到陈向天的气息,她右手轻轻抬起,袖口扬起露出一只如玉修长的手。

  无尽阴气从手中落下灌入陈向天的周身,陈向天的嘶吼的声音逐渐变弱了,然后很快变得细不可闻。

  “五哥,先走,找大哥来救我们!”

  陈向燕看了看四哥的倒在地上已然快不行的模样,转头对陈向书大喊道。

  陈向阎在陈家人眼中就是神一般的存在,没有他做不到的。

  她相信只要他们大哥能来这里一定能救出他们。

  而陈向书此时正闭着眼。

  跑,在这个时候没有意义。

  不解决眼前的鬼新娘,他们谁都走不了!

  陈向书默念着《正气歌》,他修阴阳风水,也修这儒家的浩然正气。

  何为这天地之间浩然?

  此气塞乎天地之间,直养而无害,存于人心之上,辟诸邪、傲鬼神!

  ……

  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

  下则为河岳,上则为日星。

  於人曰浩然,沛乎塞苍冥。

  ……

  随着陈向书将《正气歌》一字一句在心头默念出来,诗文在他心头缓缓流过。

  在无人注意到陪葬室角落之中,一块玉印发出来了淡淡的光芒。

  此时缓缓收回右手的红衣新娘,忽然愣了一下,她转头看向那玉印的角落。

  “相公?”

  相公?

  陈向燕看向红衣新娘,已经有些绝望了。

  这鬼东西还有相公?

  陈向书此时已经失去了外面的感应,他只觉得一股至强至清的气在他胸腹之中游走。

  这是他从来没有的感觉。

  浩然正气,此天地至强之气!

  玉印似乎被陈向书引动着,它越来越亮,缓缓的从一众陪葬品之中漂浮起来。

  它一侧雕刻着一只神俊的麋鹿,另一侧刻着一首诗:

  孔曰成仁,孟曰取义,

  惟其义尽,所以仁至。

  读圣贤书,所学何事,

  而今而后,庶几无愧!

  玉印之上的笔力雄浑大气,又有着白衣儒将的气息。

  这是文天祥最后在衣带之中给家人的绝命诗。

  是书生正气的最后呐喊。

  “相公!”

  鬼新娘的声音似乎是越发的确定!

  而陈向书如若听闻不到一般,他闭着眼睛没有丝毫的表情,心中的诗文快速在心头流过。

  ……

  时穷节乃见,一一垂丹青。

  在齐太史简,在晋董狐笔。

  在秦张良椎,在汉苏武节。

  为严将军头,为嵇侍中血。

  ……

  神州五千年来从来不缺为了这口浩然正气坦然赴死的人。

  浩然佑吾身,我自浩然死!

  随着陈向书胸中诗文不断的涌现,恐怖的浩然之气,从玉印之中涌现。

  ……

  是气所磅礴,凛烈万古存。

  当其贯日月,生死安足论。

  ……

  玉印之中的浩然之气越发磅礴大气。

  一直默诵完整篇的《正气歌》,陈向书才猛然的睁开双目。

  他的双目明亮如炬。

  “以此浩然镇鬼神!”

  随着陈向书一声暴喝,一股气自玉印贯通他的胸腹,一股至强之气爆发了出来。

  这股至强之气横扫整个墓室,无数陪葬品被这一股气震飞。

  它朝着那铜镜狠狠的撞了过去。

  生死就在这一刻了!

  

作者感言

未名北

未名北

今天有点事,迟了,今天补一更,三更!

2019-01-31 16:47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