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编造神话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章 父与子

编造神话 未名北 2140 2019.01.15 11:02

  此时两侧看着热闹的众人愣了一下,然后瞬间兴奋了起来,这是要有大乐子看啊!

  这世间永远不缺少看热闹的人,他们看着众生置于水火之中,而以此为乐。

  自认为自己没有伤害到任何人,不过是个旁观者而已,殊不知这个世界比凶手更加让人厌恶的就是旁观者!

  “你TM的放手!”

  青年男子双手抓向后颈的大手,整个人在空中挣扎着!

  “有种把老子放下来单挑啊!”

  青年男子的几个朋友看着男子就这么被单手抓起,也愣了一下。

  男子再轻也有数百斤,可不是常人能随随便便举起的!

  这秃驴好大的力气啊!

  直到男子在空中大叫,他的几个朋友才反应过来。

  他们除了男子外一行五人拎着啤酒瓶,直接向无戒冲了过来。

  无戒笑了,他胸口的布衣袈裟微微开敞着,露出如同佛殿之上雕刻过一般的筋骨与健硕的肌肉。

  “哈哈,单挑?腌臜败类,有什么资格与佛爷我动手!”

  无戒将手中的青年男子往空中一抛,一百多斤的男子在他手中浑若无物。

  就在男子还在上升的过程中,无戒大手一伸抓住了男子的脚踝,男子瞬间在半空中停顿了一下。

  然后无戒就像是拿着一条鞭子一样,抓着青年男子的脚挥动起来。

  没有什么招式,就是最简单的横贯四方。

  “哐当!”

  “啊!”

  随着撞击声与惨叫声响起,冲上来的五人被无戒这一下直接打倒在地。

  被一个重一百多斤的武器在挥舞中打中,那是碰着就伤。

  正中的话,不死也要脱层皮!

  好在无戒收着点力,五人不过一些轻伤。

  而青年男子现在的样子就万分凄惨了,作为武器,若是他的每个朋友受伤是一,那他就是五者的叠加!

  青年男子脸上满是鲜血,自脑门留下,也不知道是别人的还是自己的。

  而口中的牙不知道少了几颗,两个胳膊半耷拉着,明显是断了。

  无戒松手之后,男子疼的一边嘶吼一边在地上抽动。

  “清醒了?”

  无戒低头问道。

  青年男子一边抽动,一边用极其怨恨的眼神盯着无戒低声嘶吼着。

  “我要弄死你!弄死你!弄死你~天一,给我爸打电话!我要弄死他!”

  “我去,佛爷这暴脾气啊!不是要打电话叫父母吗?正巧佛爷也想看看究竟是什么样的父母才能教出你这样儿子!”

  无戒气笑了,坐回自己的座位上,道:“老板,上菜!佛爷就在这等他父母!”

  “好~好的!”

  ……

  “铃铃~”

  一阵铃声响起。

  “喂?哪位?”

  “哦,天一啊,怎么了?”

  “什么?具体说一下,不准乱说。好的,我知道了,我现在就过去!”

  挂了电话的张启明,转过头对自己的司机淡淡道:“掉头,张子枫那小子出事了!北横街那个小摊那里!”

  “好的!”

  司机应下声来,快速调转了车头。

  张启明看了看手机后,将手机放下,右手食指在手机背面轻轻划动着。

  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张启明今年已近半百了,但依然是精神不已,面貌仍旧保留在英俊的及格线上。

  他做事从不做没有把握的事,谋定而后动,知局而后起。

  好的习惯与极高的智商,让他不到四十岁时身价便过了十亿,但是只要没有仔细留意过他的人绝对对这个人丝毫映像都没有!

  张启明一直都坚信: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堆出于岸,流必湍之;行高于人,众必非之!

  这世间的人是见不得你比他过得好的,所以千万不要去刺激他们敏感的神经!

  哪怕是专门编辑财务杂志的人多半对他也没有什么映像。

  他的半生成功且低调!

  唯一可惜的就是,他那仅有的一个儿子却是一点城府都没有,喜怒行于色,这是最下等的表现!

  现在居然和人街头斗殴上了,这是何等的没有脑子!

  莽夫才好恨斗勇,他的儿子可不能一辈子就当个莽夫!

  就在无戒茶饱饭足的时候,张启明到了。

  张启明一下车,那倒在地上的青年男子,便喜极道:

  “爸!”

  “啪!”

  一声响亮的耳光,不仅打懵了青年男子,连观众朋友们都呆住了!

  “你干嘛打我?”

  青年男子不可置信的看着张启明道。

  张启明无视自己儿子诧异道眼神,他活动了一下手腕,道:“还不闭嘴!”

  “嘿,有点意思哈!”

  无戒看着眼前的来客笑道。

  张启明国字脸,面如蝉玉,续着微量的胡须,一股子书生气质。

  让人一看便知道这位一定诗书饱读,有一种腹有诗书气自华的感觉!

  “便是这位大师吧!我这儿子日常顽劣,今天的事我在电话里也听说了!犬子回去之后,一定好好管教!”

  张启明对无戒微微躬身道,他说的掷地有声,让人有一种忍不住相信他的冲动。

  看车、看人、看气质,是个人都可以看出张启明那种名家出身,非一代暴富的感觉!

  “我是你儿子,你怎么能这样!”

  张子枫一脸癫狂,

  “就是因为你是我儿子,我才知道错的肯定是你,现在给我闭嘴!”

  张启明淡淡的说着,但语气之中却是说不尽的威严。

  “哈哈哈,好!好一个儿子,好一个父亲,真是让佛爷开眼了!”

  无戒大笑道,他一抖袈裟,站起身来。

  “我看你也是个君子般的人物,怎么会教出这样的儿子!”

  “家家有一本难念的经!大师,须知这世间的事谁也说不准,某些原因,我这儿子……唉……确实是疏于管教了!这次回去必定严加管教!”

  张启明低头一副认错的模样,长叹道。

  态度可算是无可挑剔!

  “罢了罢了!洒家本还以为这家伙是父子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但看你也应该是个书香世家,教育儿子这件事,佛爷就不插手你家事!人你带走吧!”

  “多谢了!”

  张启明欠欠身,然后转过身来走到摊贩老板面前,放下一踏钱。

  摊贩老板刚想说什么,张启明却率先开口道:“聊表歉意,切勿拒绝!”

  “那~那谢谢了!”

  “应该的!”

  张启明转过身,这才蹲下身来看着自己的一脸阴翳的儿子。

  “吴哥,打电话多叫几辆车来帮一下忙!”

  “好的!”

  而此时无戒却皱着眉头打量着眼前的张启明。

  “怪哉,儒道书生怎么会有邪物缠身呢!”

  

作者感言

未名北

未名北

今天出了点事,更新有点晚,作为补偿,晚上我会找个时间补上一章!抱歉了!

2019-01-15 11:02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