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编造神话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一章 负心多是读书人

编造神话 未名北 2142 2019.01.16 18:46

  《易经》有言:方以类聚,物以群分!

  秦楚明拉开大世序幕之后,先走入其中的便会成为此世的异类,不知不觉的他们就会聚集起来,形成自己的圈子!

  “且随他们去吧!”

  秦楚明随手点落在眼前巨大阴躯的眉心处,无尽玄妙涌现。

  虚空造物,凝天地之造化!

  孕生意志,这是真正的上帝禁区!

  “轰~”

  冥冥之中,仿佛有什么被瞬间打通,如同混沌分化,清浊自成,又如同黑暗之中的一道惊世雷霆,将毫无生机的黑夜撕裂!

  “醒来吧!”

  秦楚明一声轻喝,无尽阴气凝聚而成的巨大阴躯上,一双如同黑暗深渊的双目睁开!

  瞳孔中无尽的黑暗似乎在吞噬一切!

  他一身古代的战甲上似乎有着无尽的尘埃与岁月,斑驳的锈迹与各种刀痕布满了整个战甲。

  就像是阴间的统御兵马的鬼将军!

  “我主!”

  秦楚明放下手指后,眼前的鬼将军单膝跪地,道。

  “御此兵马,静候吾命吧!”

  秦楚明挥挥手,化为一阵烟雾消失在这浑浑沌沌天地之间。

  “是!”

  鬼将军立起身来,他身材高大至极,肩宽伟岸,持着手中的长矛在迷雾之中的大地上一砸!

  没有什么声音,但天地之间的阴雾瞬间翻滚起来,化作一个巨大的漩涡。

  漩涡随之四散开来,露出一个个阴兵列阵在这混沌天地之间。

  “起阵,练兵!”

  ……

  “噔噔噔~”

  远方,李聘婷此时正在上楼。

  听到楼梯声的保姆探出头来,看了看眼前的白衣少女,疑惑道:

  “你是?”

  李聘婷没有说话,她只是个轻轻摸了摸血色鬼婴的脑袋。

  “呵呵!呵呵~”

  血色鬼婴轻轻的笑了起来,在楼道拐角处探出头的保姆,身体一软便倒在地上。

  李聘婷停也没有停,跨过保姆的身体继续向张启明的书房走去。

  李聘婷身后的无戒随之跟上进入了别墅,他落地无声,飞速的跟上了二楼,探了探保姆的气脉。

  还好!

  稍微有点阴气入体,昏过去了罢了!

  就是这白衣女子究竟想干什么!

  无戒皱着眉头,他放下手中保姆的脉搏,袈裟大袖一甩,向张启明的书房走了过去。

  书房之中,张启明将手中的照片全部收拢入其中的一个巨大的信封之中,将口封住后,然后将其塞入一本书之中!

  “嘶~”

  怎么会突然间这么冷呢?

  张启明紧了紧自己的衣服,但仍然止不住寒意,他又随手从衣架拿下一件大衣,披在身上。

  但仍旧觉得寒气逼人!

  “小庄,这气温是什么情况?”

  “小庄?”

  张启明不断呼喊,却半天都没有人回应,他皱起眉头,气氛不太对啊!

  张启明伸出手去拉门把手,摸了一下后,然后一个激灵又收回手来!

  好冷!

  就像是一块寒冰一样的感觉!

  还带着点电流刺激的感觉!

  张启明又伸出手,适应了下,才握住门把手,用力转动起来。

  嗯?

  手上又加了点力,但把手还是没有丝毫动静!

  卡住了?

  “小庄?”

  张启明又喊了一声,但却依旧无人应答。

  反而一切声音如同沉入了大海一般!

  不对!

  太不对了!

  张启明随手从书房收藏架上取下一把收藏的唐刀,这把刀是现代人工铸剑的一个巅峰之作!

  这是一个朋友赠给他的,他也很喜欢。

  缓缓拔出手中的唐刀,张启明警惕的看着书房的大门!

  “呵呵~”

  一声像是婴儿笑声的诡异声音,从张启明的身后响起。

  “呲啦!”

  张启明瞬间回首,他的刀比人更快!

  瞬间将窗帘劈成了两半!

  “呵呵~”

  但这诡异、难缠的惊悚声音又从张启明的耳背后面响起,他甚至感到背后似乎有一只手搭在他肩上。

  无尽寒意从这手中传来,让他忍不住发着抖!

  回首又是一刀,张启明仍旧是劈空了。

  直到这时,恍然的回首间张启明才在镜子之中发现自己的背上似乎有着一个血红色东西!

  在诡异的笑声中,他向书房的镜子迈了一大步!

  这个?

  这是一只手?

  好小的手!

  张启明侧了侧身子,一个诡异至极的婴儿脸露了出来,吃吃的对他笑着。

  那张婴儿脸整个脸皱皱巴巴的,皮肤呈现着异样的赤红色,而双目则是无与伦比的幽寂。

  “呵呵~”

  它吃吃的笑着,像是在与张启明做着什么游戏。

  什么鬼东西?

  张启明汗毛瞬间炸立起来,肾上腺素极速激增,手中唐刀都险些掉在了地上。

  “咔嚓~”

  就在这时候,张启明之前怎么都打不开的书房大门房锁转动的声音传来。

  张启明看了一眼大门,再转过头后却发现身后的血色鬼婴不见了。

  书房的大门缓缓打开,一身白衣长裙的李聘婷缓缓走了进来,她的青丝之中已经隐隐有着些许白发,而白裙之上更是有着各种血迹、汗渍与泥污。

  “聘婷?”

  张启明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她怎么可能找来?

  他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就算是她再怎么查也绝对不应该能够找到他!

  “哈哈~你好像很惊讶?”

  李聘婷歇斯底里的笑着,她一边摸着怀中的血色鬼婴一边颤抖着身体。

  “是你在搞鬼?”

  张启明神色逐渐平静下来道,只要是人在搞鬼,那就还在掌控之内!

  他看了看李聘婷手中血色鬼婴,心中瞬间有了计较,早就听闻有养鬼改运之术,但他从未见过,今天倒是长见识了!

  “是我!这是你的儿子!你看他可不可爱啊!”

  李聘婷略有散乱的头发下,笑容诡异且骇人,她摸着怀中的血色鬼婴,颤抖着道。

  “疯了啊!”

  张启明忽然笑了,那是一种享受的笑、病态的笑!

  “太有意思了!”

  张启明转过身背对着李聘婷前行了几步,随手打开一个瓷瓶,从中倒出了三粒石头一般的东西。

  “我是不知道这世间有养鬼人,但有朋友曾送我过高僧舍利,据说可以克制阴邪!试试吧!不需要做其它分说,既然恨我,那看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

  张启明病态而疯狂的笑着,他是一个喜欢幕后与布局的人,但他也千万次想过自己面临绝境的情景。

  行恶者,自然自然要时刻备着后手!

  “古言说:仗义每多屠狗辈,负心多是读书人!这句我信,但我不信恶人自有恶报!养鬼的手段?今天且看看你能不能杀死我!”

  

作者感言

未名北

未名北

还上了欠的一更!作者准备再咸鱼会!   PS:《编造神话》书友群,群聊号码:689094047

2019-01-16 18:46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