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编造神话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章 慧通与钓叟

编造神话 未名北 2116 2019.02.03 21:05

  怒卷高浪,咆哮万里。

  这便是黄河,它没有着什么江南的委婉。

  有的只是疯狂的咆哮。

  黄河西来决昆仑,咆哮万里触龙门。

  这急湍之处,大浪之声掩盖天地,人声难见。

  天竺僧越走越快,几乎要化为一道残影。

  而他身后的北欧徒弟,已然是呼呼气喘。

  直到远处黄河之岸偏僻之处,露出一点寺庙的轮廓。

  天竺僧才像是看见人间佛陀一样慢了下来。

  “呼~呼~呼~”

  北欧的僧侣穿着粗气,他一身僧服跟在天竺僧的后面,看到师傅慢了下来,也随之慢了下来。

  “师傅,这便是佛骨舍利之处吗?”

  “是的,静心、诚心、缓步、十步一拜,随我去取佛骨舍利。”

  天竺僧人淡淡道,他缓缓迈着步子,一步跨出不打不小,正好一米。

  而他身后的徒弟可没有这么准确了,他只是跟着自己的师傅,如果一步跨大了,那么下一步就收小一点。

  远处的寺庙在视野之中越发的清晰,黄河之畔,一座宝刹坐落于此。

  再走近百余步,一个偏僻而荒凉的寺庙完全显现在了眼前。

  寺庙门上挂着一个已经残破不堪的牌匾,上书:守禅寺。

  寺与山相伴,山与河相望,就这样依偎着。

  莫名的荒凉与禅意在古寺之中酝酿着。

  此时,天竺僧已经走到了守禅寺的门口。

  他轻轻的敲了敲寺庙的大门,道:“贫僧迦那,求见贵寺方丈。”

  迦那的声音明明不大,但是却清晰的传进寺庙之中的每一寸土地。

  不一会,一个平稳的脚步声传来。

  随着木门打开的吱吱声,一个很年轻的和尚探出了头来。

  这是一张极为普通的脸,不会让人生厌,但也绝对不会让人欢喜。

  他身上的袈裟满是补丁,但是却洗的很白。

  穷的干净坦荡。

  “大师,有什么事吗?”

  “贫僧心中有缺,无成佛之能,发鸿誓愿守诸佛佛骨舍利之前,日日诵经,甘为沙尼,因偶然知道贵寺庙有着佛骨舍利,遂前来求取,还望贵寺庙成全贫僧。”

  迦那一拜道。

  “大师,佛无所不在,您这是着相了,先人佛骨,按其遗愿所葬,死后不过一抔黄土,何必当真呢?”

  青年和尚双手合十,笑了笑道。

  他的声音如山间的清泉,又如同晚间的凉风。

  不悲不喜,无欲无念。

  “我成不了佛,只愿做个佛座之下的念经奉茶的沙尼,还望请贵寺庙的方丈出来一叙可好?”

  “迦那大师,抱歉,我便是这佛寺的方丈,法号慧通。”

  青年和尚道了声歉意道,他脸上平古无波。

  不因为自己是这一座小的禅寺的方丈而喜,也不因为自己是这一座小的禅寺的方丈而悲。

  “大师这么年轻便已经是一寺庙的方丈,前途无量啊,慧通大师,有成佛之资质,难道真的不愿成全我这小小的愿望?”

  天竺僧先是称赞,最后则是语气深重的一问。

  “贫僧只是不忍心大师着相。”

  青年方丈淡淡道。

  “那抱歉了,大师,小僧心中有此之魔,要强取了。”

  天竺僧沉下来脸色道。

  “大师何必呢?”

  慧通和尚笑着看着眼前的天竺僧。

  但是天竺僧已经出手了,他只是一掌,出而无声,动如佛音。

  他本来盼望着眼前的青年和尚只觉得佛韵自生,道是其断然是个厉害人物。

  但是直到他掌风浮动起青年和尚的袈裟后,眼前的和尚仍旧是没有动静,他便下意识收回三分力气。

  他求佛骨舍利,可不是想杀人。

  但是这一掌仍旧狠狠的把慧通拍飞了出去。

  “咳咳~”

  慧通咳出一口血来。

  “你怎么不躲?”

  “贫僧不是不躲,只是躲不开罢了,可惜了我的袈裟又要补一补了。”

  慧通将口中的血吐出,靠在寺庙门口的树上,看了看自己破了的袈裟,他对自己的伤势不以为意,反而是对着袈裟头疼。

  “你还是担心一下身体吧,贫僧虽然收了劲,但是还是打断了你三根肋骨,这是贫僧的不对,徒儿你帮帮这位方丈吧。为师还要去请佛骨舍利。”

  迦那看了看慧通,躬身一拜,然后对自己的徒弟道。

  “臭皮囊而已,早晚要化为黄土,倒是大师莫要自误,执念如魔啊。”

  慧通盘腿在地道。

  “慧通大师,供佛有错吗?你随家师去吧,不过佛骨,在何处不是受人供奉呢?”

  北欧僧人笑道,他才不管对与错,佛便是仙。

  只要成佛,对错又有什么意义呢?

  “佛若要人供奉,那便是魔,人要是供奉佛,那便是不懂佛。”

  慧通最后回道。

  但是眼前的迦那已经走进了庙宇之中。

  ……

  半个小时之后,此时迦那刚刚离开守禅寺,一个身披蓑衣,头戴斗笠的老叟走了进来。

  他看到慧通模样之后,立马上前搭了一下慧通的脉搏,见到并没有伤及肺腑之后,笑道。

  “你这是被抢了啊,小和尚。”

  “东西被抢也为所谓,不过是些身外物,但是抢了小僧的却是入了魔,小僧还要想办法救人,这才是麻烦的事情。”

  慧通和尚摇了摇头,道。

  “行吧,小和尚,你继续想吧,本来准备和你下下棋呢,现在看来你是下不了了,好在骨头已经接上了,不然老朽还要给你接接骨。”

  一身蓑衣的老叟将慧通扶到床上后,转身便离去。

  “施主,你去哪?”

  “去看看谁抢了你,敢在老头子眼皮底下抢人,胆子真的不小啊。”

  老叟说话时还在寺庙门前,但是话语结束的时候,人却已经在江边了。

  他一点脚,踏上了江边的竹筏,朝着江心飘去。

  万浪之中,竹筏稳重如平地,顺江而下,一日千里来。

  老叟静坐其中,不懂不摇,如若老僧坐定。

  有道是:虎可搏,河难凭,公果溺死流海湄。

  黄河九天上,人鬼瞰重关。

  渡黄河是一种本事,而像是这钓鱼老叟,这本事显然已经高到了天边。

  ……

  远方,迦那捧着手中的锦盒,喜不自胜。

  此时连黄河之中的怒涛,他也觉得如同欢悦的节奏。

  “佛祖佑我啊!”

  迦那轻轻的笑道。

  但是这个时候,一段鱼线落到锦盒之上,将锦盒一缠拉了出去。

  “我道是谁,原来是个番邦和尚,竟然也敢来九州地界行这大盗之事,你的佛修死在心中了吗?”

  

作者感言

未名北

未名北

推本书硬核文《我能看见状态栏》   简介:刚刚开始自己职业生涯的医生孙立恩,一心想要成为一个优秀的医生。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成了挂逼。   简介不重要,作为一个硬核文,真的挺不错的。

2019-02-03 21:05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