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编造神话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九章 盗传四百年

编造神话 未名北 2041 2019.01.25 20:57

  这世间多有父业子当承之说!

  自古而今,数千年来,这片炎黄大地上,有过总领千军将门世家,有过白衣卿相数代的豪门大族,有着一坐数百年江山皇座!

  但却少有陈向阎这种将盗墓传承了四百年的盗墓世家,陈家先祖也本是煊赫一时的人物,但后人学不了他荣华一世的本事!

  只能学了他手中的小道,这与死人打交道的本事!

  这四百年来,陈家起起伏伏也曾略有荣华,上至煊贵,但每数十年总会再落入这寒门下等之地,拿起这见不得人的行当,赖以生存!

  自八十余年前,陈家本已经舍去了这传家的手艺,但是一日陈向阎正准备清理了这见不得人的事物时,却发现了一个惊天的秘密。

  他在整理盗墓典籍时,找到了陈家先祖陈奉留下给后辈的墓地地图,地图上绘制有总共有二十一座墓地留给后人。

  “王老那边人找到了?”

  “找到了!这里,绰号叫老鬼!”

  站在市里外部的一条街道上,一脸虬髯的陈向阎接过陈平手中递过来的手机,看了看其中的号码后,拨了出去。

  “滴!滴!滴~”

  “喂~老鬼吗?我是王老介绍的那位,有件东西让您涨涨眼!”

  “好,好,一会见!”

  陈向阎随之应下,他从口袋之中抽出一支笔,在手中记下了一个地址,然后随手将手机丢到路边的垃圾桶之中。

  “走吧!”

  陈向阎大步流星,走向路边,而陈平静静的跟着他,他整个人都如同陈向阎的影子一般。

  ……

  一个小时后,市旁的蔬菜市场之中,陈向阎大步走入其中,他带着身后的陈平快速在市场之中穿行着。

  在蔬菜市场之中,陈向阎快速打量着两边门派号码。

  188号,就是这家!

  陈向阎转身走进其中,陈平也缓步跟上。

  店里的主人站了起来,笑道:

  “哟,买什么啊?”

  “买韭菜!”

  “韭菜卖完了!”

  “那萝卜呢?”

  “也卖完了!”

  “这都是你自己种的菜吗?”

  “怎么,你要看菜地吗?”

  “想看看!”

  “好,哥!有人要看咱们的菜地!”

  店主对着陈向阎做了一个请的手势,陈向阎随着手势向内走去,里头有一道门,开了门后是一片小菜园。

  菜园之中,站着一位手臂上纹着一个虎头的二十多岁的青年,青年对陈向阎两人笑了笑,道:

  “这面请!”

  随着站在菜园之中的青年,陈向阎二人从后门出了出去,上了路边的一辆白色面包车。

  车中坐的是三位极其健壮的黑衣大汉,为首的给陈向阎递过来两个眼罩。

  “抱歉!这是规矩!”

  “放心,我最喜欢规矩了!”

  陈向阎接过眼罩,递给了六弟陈平一个,然后自己直接带上了一个!

  见两人极其的识相,为首者一挥手道:

  “走!”

  ……

  半个小时后,市外的一个废弃工厂之中,陈向阎揭下来了眼罩,看着眼前这位年过甲子的唐装老人,笑道:

  “你可真小心啊!”

  “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老鬼我亏心事做多了!兄弟你多担待!”

  眼前的唐装老人,笑了笑道。

  “不知道兄弟有什么好东西,拿出来给老头我掌掌眼?”

  陈向阎也不言语,只是从脖子之上取下了一块玉牌,他双指夹住玉牌末端的红绳,任在手指之间晃动。

  “明代末期的上等羊脂白玉够不够?”

  “羊脂白玉?我要验验货!”

  一听是上好的羊脂白玉,这位名叫老鬼的老者笑了,他招招手示意把玉石给他看看。

  “啪!”

  陈向阎打了个响指,他也笑了,就像是猛虎进餐前的那种喜悦。

  “不着急!老六,跟他说道说道规矩!我们的规矩!”

  一时间气氛凝结了!

  “你这是来砸场子的?”

  老鬼笑了,他拍拍手,作为地头蛇,他最喜欢的除了钱之外,还有教别人规矩!

  可惜,这次他打错算盘了!

  陈向阎身侧的陈平闻言站了起来,他也不说话,只是从衬衫里取出一片树叶,放在嘴边,轻轻的吹了起来。

  “嗡~”

  这是一段极其诡异曲折的曲子,就像是有一人瘦骨嶙嶙的正在用尖利的指甲摩擦着黑板。

  森然!

  邪异!

  那种沙哑的音律,完全不像是一个人用树叶吹出来的。

  陈平在家中排行老六,他除了和大哥陈向阎最亲之外,连家里其他人都很少和他呆在一块。

  他的先祖留下了很多法门,但是他就如同本身阴翳的性格一样,只喜欢那些阴邪诡谲的。

  比如说:养鬼!养蛊!杀人!盗墓!

  随着音律响起,围上前的穿着黑衣的大汉只觉得眼前忽然一暗,紧接着心脏之中就像是有什么堵住了一般。

  血液之中就像是有什么卡住了一样,它堵住了心脏之中血液出口。

  砰!砰!砰~

  心脏每跳动一下,这堵塞之感就更加严重。

  “扑通!扑通!扑通~”

  大汉一个一个诡异的倒下,老鬼看着眼前这诡异的景象忽然有点慌了,他坐在位置上颤颤巍巍的问道:

  “你~你们这是干了什么?”

  陈向阎嘴角微微挑起,从口袋之中抽出一包香烟,然后缓缓点上,深吸了一口,吐出了个烟圈。

  “老六!听到了吗?老爷子想知道你干了什么!要尊敬长辈,给老爷子试试,温柔点!别弄死了!”

  “明白!”

  陈平抬起头,对着老鬼轻轻施了个礼,然后拿起自己的树叶,又吹了起来。

  “嗡~”

  莫名诡异的声音再次响起。

  “啊!啊!啊~”

  伴随着这诡异的节奏,老鬼一声声惨叫声响起。

  “停!”

  将手中的烟又抽了两口的陈向阎,叫停了陈平的曲子,他走到老鬼面前,扔出一张照片,笑道:

  “现在,给你两个选择,一找到这个盒子,玉牌白给你,算作你的辛苦费!第二!”

  陈向阎靠近了一些老鬼,吐出个烟圈砸到老鬼的脸上,道:

  “呼~让我的六弟给你好好舒舒筋骨!这便是规矩,选个吧!”

  陈向阎掐灭了手中的香烟,道:“聪明人总会做出皆大欢喜的选择,你说是吗?”

  “我选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