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编造神话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四章 对局与闹剧

编造神话 未名北 2052 2019.01.27 23:33

  风水是势,是天地之势。

  母德忠这一指,便是十方山脉倾倒的势。

  这是决堤的大江!

  一溃千里!

  恐怖的气脉倒流!

  向着陈向阎汹涌而去。

  风!

  涌起!

  四方林动!

  陈向阎抬起头正面着这天地之威,他周身气血如潮,疯狂翻涌。

  体内的精血疯狂燃烧,无形的气从他周身涌起,就像是燃起了一层滚烫的热浪。

  让他的雄壮魁梧的身形,更如同魔神一般。

  他昂首挺胸,面对天地之威,没有丝毫胆怯,反而是无比的豪迈。

  远处十里地脉翻起的长风,扫动着漫山的绿叶。

  “哈哈哈~这才是风水师啊!以人躯撬动整个天地啊!”

  母德忠苍老的声音之中是压不住的兴奋,一时而千道气脉同流,这一指是他这八十七年来的最巅峰。

  是这五十年来日日研究的执念!

  地脉涌起的长风掀起无数的绿叶,从天而去。

  它化作一阵绿色的风潮,朝着远处的如同燃起了烈焰的陈向阎冲了过去!

  一方是十里长风卷动的天地之势,一方是目前近乎人力巅峰的练形化精。

  李魁首和陈平的衣袖被风吹动,他们静静的看着这两方的对抗。

  这估计是天地灵气复苏之后,目前最绚丽的一场对撞!

  近了!

  又近了!

  “轰隆!”

  这恐怖的十里长风与气血如山的陈向阎撞在了一起!

  大地为之一震,一声巨大的声响伴随着恐怖的气浪,四散而出。

  尘土扬起,石子蹦飞!

  伴随着气浪恍如龙卷风转动,土龙咆哮!

  母德忠直接被气浪从大青石上扫落,他连退九步才止住身形,满头的白发被吹的扬起,身上满是灰尘。

  而另一方直到气浪散去,尘雾落地,李魁首才看清陈向阎立身在原地,身上满是伤痕与灰尘,血迹浸透了他的衣袖。

  那一瞬间气浪太过恐怖,以至于李魁首都没有看清陈向阎究竟退了还是没退。

  若是退了,那还好!

  若是没退,那么这个家伙昨天就藏得太深了!

  “咔嚓!咔嚓!咔嚓~”

  随着气浪散去,伴随着漫天的落叶缓缓落下,作为母德忠借用的这十里地脉的青坡被一道道裂缝快速爬满。

  “轰隆!”

  随着裂缝的蔓延,青坡缓缓的崩塌。

  山石与土木随着坡面的倾斜而泻下,将青坡下的道路全部掩埋。

  这层层的土石废屑将四人刚好隔开。

  陈向阎静静的站在原地,他的脚下已经形成了一个小的血泊。

  “咳咳咳~”

  陈向阎一阵猛烈的咳嗽,咳出一口血迹,他雄壮的躯体有一些狼狈,后退了一步。

  这时陈平立马上前扶住了陈向阎。

  “这便是风水师的天地大势吗?”

  陈向阎擦去了嘴角的血迹,抬头看向母德忠,他眼中神色莫名似乎有杀意涌动,但一瞬间又恢复到了平古无波。

  “大哥?”

  陈平少有的主动的开口了。

  他的杀心动了!

  这个二十多岁的青年毫不遮掩着他的杀意,那是一种极其冰冷的感觉。

  不是因为陈平强,而是因为他的心比常人更冷更绝!

  母德忠只觉得身子一凉,似乎忽然间被什么恐怖野兽盯住了!

  “没事,他最后放了水,你看看地下!”

  陈向阎看着远处的那个满头银发的矍铄老人,按了按的自己六弟的手,示意他自己没事。

  他一身伤势看似恐怖,但只是那树叶划过的皮外伤。

  真正重的伤势其实是他硬抗的那一部分天地之威,但是也不过是稍微伤了一些气脉而已。

  陈平与李魁首这才去注意陈向南的脚下,自陈向阎为中心,接近十米的横向擦痕显示在地面上。

  而陈向阎就在擦痕的最边缘。

  显然是母德忠避开了陈向阎。

  “但~”

  陈平似乎想说什么,但是陈向阎打断了他。

  “小事而已,不必闹大!”

  他现在正在墓地即将取完的关头,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更何况,目前除了那个他的兄弟们遇到的光头大和尚是一个人。

  其他人奇人基本上都是互有联系。

  “好!”

  陈平见大哥坚持,杀气瞬间收敛,他后退一步重新站回到陈向阎的身后。

  “前辈似乎对我们有点误会?”

  陈向阎一身带血,看着母德忠豪迈的笑道。

  一身的血反而把他一身江湖草莽的气势发挥到了极致。

  豪爽!

  大气!

  “你们与我这位忘年交似乎有点故事?”

  母德忠笑了笑道,不知道为何,这一指点出,他只觉得心念通达,似乎整个人都蜕变了一般。

  “我们不过是想取回一件先祖的物件,这已经跟李先生说好了!”

  陈向阎指了指李魁首道。

  “那他身上的伤势呢?”

  母德忠皱眉道。

  难道真的是他搞错了?

  “切磋一下难免有些伤势!”

  陈向阎笑道。

  “这样吗?”

  母德忠看向李魁首,寻求着答案。

  “是的!确实是切磋!”

  李魁首心中既有着感动,也有着失落。

  他感动的是眼前这个刚认识了不久的老人,竟然只是认为他被胁迫,就为了他大打出手。

  失落的是,看着眼前这个两人,他只觉得自己一无所成。

  “呃~那是我唐突了!”

  母德忠忍不住老脸一红。

  “无妨,晚辈就当做长见识了!”

  远处的陈向阎笑了,他大手一挥,大气道。

  “这可不行,我错,就要给赔礼,罢了这个就当做我的赔礼吧!”

  母德忠走到自己刚刚坐着的大青石旁,将自己被青坡倒塌掉落石土压住的衣服抽了出来。

  “前几天在翻自己家的古籍的时候,整理出一本刀谱,本来准备给你这后辈的,但今日谁叫老头子我犯错呢,这刀谱就作为赔礼了!”

  母德忠从自己的衣服之中翻了翻找出了一本古籍,对着李魁首叹道。

  这本古籍纸质已经发黄了,看样子已经是有些年头了!

  “你将这本古籍交给那位吧!老头子今天是自作多情了!走了,走了,你们年轻人自己聊吧!老头子没脸呆在这里了!”

  母德忠将手中的古籍交给了李魁首后,拎着自己的衣服头也不回的走了。

  他忽然想通了一件事,人老了,最后再为自己的梦想和大半生的追逐奋斗一把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