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编造神话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七章 黄河、宝地

编造神话 未名北 2003 2019.02.12 22:44

  黄河,究竟有多古老没人知道。

  但其贯穿了整个九州五千年的历史。

  西岳峥嵘何壮哉,黄河如丝天际来。

  黄河发亿万年之蟒湍,卷数千里之洪浪。

  浩浩荡荡,携荒野之沙砾;逶逶迤迤,辟重岩之叠蟑。

  奔去如龙卷兮,汹涌天地;沓至若虎啸兮,逸傲遐荒。

  其壮阔,其野性,其九曲而不断、百折而不回的个性深深烙入了九州人的骨子里。

  九州之内,没有人不认识黄河。

  即使没有见过,但当你看到它的那一刻,你就知道那就是黄河。

  自黄河老人身后石碑流出的浩浩汤汤的绝对是黄河的缩影,但凡九州修士绝对不会认错。

  而那石碑上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它从老人身后看不清文字的黄河天碑上横纵四方,横贯山野。

  凡九州修士一瞬间似乎感受到了一种血脉的共鸣,在天宇之中似乎有着一只狂野的黄龙在咆哮着。

  那咆哮声就像是黄河自壶口瀑布坠下的声音。

  嘶鸣而不止,奔腾而不息。

  而黄河天碑对面那高入云端的石门一瞬间云雾四散,巨大的石门上露出三个说不出名字的文字。

  文字如同鬼神所铸,蜿蜒而冰冷。

  但是众人在看到文字的时候,却自然而然认出了上面的文字:鬼门关。

  那门中就像是一只鲸吞天地的饕餮巨兽张开了嘴一般,像是一切的终结。

  在一碑一门面前,永远保持着稳定如机器的阴兵第一次停滞了。

  恐怖的势自两者一瞬间迸发、冲撞,然后朝着天宇涌去,那是无形的意志交锋。

  漫天的云层翻滚,被如帘幕一般掀开,露出了朗月稀星。

  泰山之上,看着这如同被人为拉开的巨幕,满满是人潮的惊呼声。

  而黄河天碑与那看上去看似鬼门关的雄伟大门,维持着巧妙的平衡。

  黄河老人没有动,数万阴兵上座的鬼将军也没有动。

  但是鬼将军的那声黄河天碑的守碑人,却传遍了整个奇人群体。

  “黄河天碑?那是什么?”

  大和尚转头看向青年道士道。

  “传说之中禹皇治水时,镇压黄河的碑文。”

  青年道士脸上带着震惊道。

  黄河天碑,真的存在?

  “禹皇的东西吗?怪不得这看上去就不一样,生猛的很啊!”

  大和尚看着那碑文喃喃道,秦皇的玉玺见了,那威势了不得。

  此时这禹皇碑文总不至于差到哪里去吧。

  “现在就看怎么办了?真的要打吗?都怪我多嘴了!”

  青年道士有点自责道。

  要不是他,或许到不了这般剑拔弩张的危机时刻。

  “黄河吗?”

  九州之外的修士笑了,看来九州之内又多了一个寻宝的地方。

  黄河两万里,想必不止一个宝物吧。

  远处一人一鬼仍旧在对峙之中,鬼将军抬起头看了看老人身后的模糊不清的巨大石碑,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黄河天碑守碑人是个了不得的身份。

  众人皆知禹皇平黄河而铸九鼎,九鼎镇天下,殊不知这黄河之中的禹皇所铸的九座天碑几乎不次于九鼎。

  加之周朝末年时,扔入黄河的一座九鼎,黄河有着太多无上的器物了。

  而黄河天碑的守碑人不止受着天碑庇护,其也是最有可能得到这些无上器物之人。

  没有必要为了一个小修士,与之作对。

  沉默半晌之后,鬼将军宽广的身躯动了,他挺直了身姿,然后挥挥手散去了身后的鬼门关虚影。

  而黄河老人见其停手,愣了一下,也平复了血气,随着如山如海的血气消失,黄河老人身后的石碑也随着消失在空中。

  刹那间,大势相争错觉全消。

  “既然你是黄河天碑的守碑人,今日之事便算了。”

  六马并驰的战车之上,如同冰川摩擦般的嘶哑声音从鬼将军身上传遍四方。

  自出幽冥之后,纵横捭阖的而未曾后退的鬼将军第一次退让了。

  他看了黄河老人一眼,然后大手一挥,数万停滞的阴兵继续前进。

  无尽的阴兵如同倒灌入泰山地步的冰水,迈入泰山的尽头之后消失在雄壮的泰山侧。

  黄河老人没有说话,他只是站在原地冷眼看着四方之人,静等着阴兵过道结束。

  睥睨八方,猛虎之视尚能退人。

  一时间整个整个泰山之上九州之外的修士为之一静。

  黄河老人就站在那里,难道真的要跟其一战?

  没有好处的话,捋虎须真的是不值得啊。

  远处,围在一起的三个天竺和尚,其中一个首先开口道:

  “迦那尊者,我们不如下山论道吧?”

  “妙极妙极!”

  迦那见到有人愿意先开口下山简直开心的要死,之前没认出这个老头,现在绝对不会认不出来。

  这绝对是在黄河边上给了他一鱼线的那个钓鱼老叟。

  众人不知道他的本事,他难道不知道吗?

  迦那是半点也不想跟这个钓鱼的老人呆在一起。

  看到旁边的人提议下山,那简直是瞌睡了就有人递枕头。

  迦那看着身侧开口的罗耶心道:放心,罗耶,这次我绝对不会把你打得两个月下不了床。

  而旁边并行的两个犹大的异教徒中,米勒看了远处的帕瓦罗蒂等人,不屑的笑道:

  “看来那群牧羊人也就那样了,欺软怕硬的货色罢了,走吧,考辛斯,留下也没什么意思了。”

  “哦,好的,等等我!”

  米勒说完头也不回的朝着远处走去了,而他身侧的考辛斯愣了一下后也连忙跟上。

  相比与众人的找个借口离去,婆罗门教内的众人一句话也没有说,他们在领头人的带领下转身便离去了。

  泰山之侧,几个像是祭祀,又像是神婆的人缓缓下山。

  一瞬间泰山脚下的奇人们一瞬间消失了八成。

  “讲真,老爷子牛掰。”

  在众人全部准备散去之后,大和尚看了看黄河老人,竖起一个大拇指道。

  “对,是好厉害。”

  青年道士回道,一人压八方,好威风。

  就在众人觉得,万事皆消,阴兵过道诸事已了的时候。

  帕瓦罗蒂动了。

  

作者感言

未名北

未名北

明天三更,今天有点事,小北在这里抱歉了(˙˘˙)

2019-02-12 22:44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