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编造神话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五章 黄河天碑

编造神话 未名北 2149 2019.02.06 15:06

  第九局,临时总部之中。

  胡子明欣喜的声音传了过来。

  “翼盛,找到了!”

  “找到了什么?把你高兴成这样?”

  林翼盛头也不抬道,他现在正在审查递交上来的境内外可疑人员名单。

  除却诸国的间谍之外,这上面还有着大批的宗教人员。

  很明显,这突然增加的宗教人员一定有问题。

  但也不是全部人员都有问题,自那日金光冲霄之后,佛道乃至于外域宗教都发出了声明,九州之内很可能出现了神迹。

  这致使很多狂信徒全部涌入了九州之内。

  这也是一个巨大的安全隐患。

  “在传国玉玺的那个墓地里,就是黑老九之前上报的那个鬼新娘墓地里,你猜找到了什么?”

  胡子明笑着道,一想到找到的东西,他眼中的欣喜简直遮掩不住。

  “莫非是盗墓世家的线索?”

  林翼盛顿了顿,抬头问道。

  “我去,你可以啊,这都能猜中。是的,但这回可不只是线索,你看看这个。”

  胡子明将手中两个档案袋其中的一个扔给了林翼盛。

  林翼盛看了看他,然后快速打开了档案袋。

  他心头一惊。

  这是?

  身份证?

  他拿出来其中的证件。

  还真的是身份证。

  姓名:陈向燕。

  姓陈?

  陈奉后人?

  “这是盗墓世家的?”

  林翼盛眼中也全部是狂喜。

  要真的是盗墓世家的话,这情况瞬间一变。

  他们从摸不清盗墓世家的底细,变得瞬间对盗墓世家了解了一大部分。。

  “如果不出意外,是的,但墓地内没有发现他们的尸体,应该都没死,这也真的是命大,整个墓地都已经坍塌了,他们竟然还跑了出去,不过没事,我已经调了关于这个女的全部亲属的信息,现在正在暗中找他们本地人核实的过程中。”

  胡子明将手中的另一份档案递给了林翼盛,里是陈向燕的家族信息。

  “陈向阎……陈向书……陈平,这几个便应该是于亮说的虬髯大汉、书生和平平无奇的青年,全部都对上了,应该就是他们了。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林翼盛打开档案后笑道,现在第九局正是多事之秋。

  一方面他们要防着盗墓世家继续搞事情,另一方面现在国外的奇人异士涌入,要防止他们在九州地界内弄出大事情。

  此外第九局还要探查各个武林门派。

  此时盗墓世家人员暴露,这可是一个大喜讯。

  “在帝国境内全部的摄像镜头之中核实这几个人去向,先不要发追捕令,一般人真的抓不住这些人。只会打草惊蛇,到时候让无戒大师和易虚道长去。”

  林翼盛看完这个档案立马叮嘱道,这时候千万不能冲动,不然就会功亏一篑。

  “放心,我只是让他们秘密核实情况,这些人不好抓我们是知道的。不过这次传国玉玺事件,他们在那么近,怕是也不好过,第九局的专家核实过现场和当时的异象,对当时瞬间爆发的能量估算是相当于2.1亿吨TNT炸弹爆炸。这都超越核弹了,不过传国玉玺爆发的能量极其集中,不然不说盗墓贼,就是我们驻扎在一旁的小队都要玩完。”

  胡子明每想到这里都不得不感叹盗墓贼的命大。

  这都没死。

  “既然盗墓世家信息已经暴露,快速处理掉。我这面也有个好消息,特殊番号审核也通过了。代号:404番队。直隶属于第九局。”

  林翼盛笑着道,自第九局创立起,他就一直有着这么一个想法:将这些能人异士集中起来,组建一只新的部队。

  现在终于落实下来了。

  “真的?太好了,终于有地方安排和尚和道士了,对了,门派调查怎么样了?”

  “不乐观,有些他们不配合,难道要强来?毕竟他们也没有做什么恶事,难道只因为他们修道了,便另类对待吗?

  但是也有好的消息,武当一脉、少林一脉似乎有意向加入404番队。”

  林翼盛对于这些门派真的是头疼,他们有些修道人真的是很抵制这一方面的事情。

  “一点一点来吧,但是总会出意外的,侠以武犯禁啊。”

  ……

  此时黄河钓叟正在龙门断口附近。

  此处波浪滔天,水如黄沙。

  他昔日便是在这里得到了传承,可惜当年黄河天碑,他只记下一小段。

  不然此时他怕是已经迈入了炼精化气的境界。

  这也是他此生的憾事。

  黄河是九州奇地,比之名川大山更加久远。

  它是九州起源之地,昔年轩辕黄帝于此起,破蚩尤而成华夏。

  《汉书沟洫志》谓:“川原以百数,莫著于四渎,而河为宗。”

  可见黄河于九州之重。

  而这龙门断口,更是一处奇地。

  黄河钓叟本是黄河之畔之人,他儿时本听闻龙门传说,但不想自己居然有见证着传说的一天。

  相传远古时期,黄河就是一条卧伏在中原大地的黄龙。

  它生性暴虐,荼毒生灵。

  大禹为制服黄龙,在晋陕峡谷之处的龙门发现了降伏这条恶龙的好去处。

  龙门断崖绝壁,将暴龙引入此门,犹如瓮中捉鳖,降伏暴龙将易如反掌。

  不料峡谷的进口处有一巨石挡道,不能顺利将黄龙引入龙门。

  大禹当机立断,用神斧砍开巨石,只见天崩地裂的巨响后,巨石一分为二,出现了一条大裂缝,这就是现在的“壶口”。

  壶口之险,世人难知。

  “千里黄河一壶收”,其势、其声、其雄、其壮,不可测度。

  郦道元《水经注》道其:“崩浪万寻,悬流千丈,浑洪赑怒,鼓若山腾,浚波颓叠,迄于下口”。

  但仅仅是龙门断口还不够镇住这黄龙,大禹又立数碑于黄河河道之中,这才镇住黄龙。

  这便是传说之中的黄河天碑,这本是个传说故事。

  但黄河钓叟没想到一天他真的会看到这黄河天碑。

  那日他行至此处观景之时,失足坠入河水之中。

  但却在黄河底部发现了一空洞之处,此处一巨碑立于此地,碑文无形无状,无头无尾,似通不通。

  但古碑之上却又像是有万千道韵,而碑文底部也不时传来阵阵龙吟。

  古世忧一下便响起了黄河天碑的传说,他默默记下黄河天碑之上的一段。

  这也成就了他今日。

  可惜,自那日之后,他再也没有找到过那黄河天碑。

  就在黄河钓叟在河中思忖之时,一道声音忽然从岸边响起。

  “前辈,来岸边一叙。”

  

作者感言

未名北

未名北

太久没回家了,有些长辈都要见一见,最近有点忙,但是更新不会落下的。就是有点迟。

2019-02-06 15:06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