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编造神话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七章 酒壮怂人胆

编造神话 未名北 2028 2019.01.24 22:19

  漠北之边,秦楚明此时坐在昆仑之巅,积雪皑皑之处。

  这里周围群山围拢,地势形如莲花,玄妙异常。

  秦楚明自山顶望去,只见千山暮雪,仙气飘渺,倒是有种仙家道府的感觉!

  “有点意思,不亏昆仑二字!”

  秦楚明翻身躺在昆仑墟之巅的白雪之上,雪很软,烙印出他的身姿。

  他一身单衣,躺在云海之上,这里的寒冷和稀薄的氧气没有对他造成丝毫的影响。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昆仑之名,傲视千山啊!封了这昆仑墟!待我大局之后,留给世人一个惊喜吧!”

  秦楚明轻轻拍着山巅的积雪,轻笑着。

  他双目望向星空之中的无尽星辰,似有所思。

  帝国很快会从监狱与各种精神病院里腾出手来整理这些名山大川和那些道统门派。

  不要小瞧众人的智慧,那是恐怖的力量!

  而名山大川之中,昆仑一定不会少掉的!

  “昆仑!洛水!首阳!华山~”

  秦楚明望着星辰口中随口报着各个地名,他双目之中似有一个巨大棋盘在与众生博弈对局!

  其中无数变数与转折演化,闭上了双眼,秦楚明缓缓道:

  “还是昆仑好啊!”

  昆仑身兼着万山之祖,龙脉之祖的称呼,它为天地公认的龙脉根源所在。

  《山海经》有言:此山万物尽有。

  而神话之中传言:昆仑虚高一万一千一百一十四步二尺六寸,山峰叠叠重重的有九层,乃是西王母居所!

  偏!神!奇!绝!

  昆仑占尽秦楚明想要的一切,是神话之中最不易被发现端倪的地方。

  “此局之后,若真有大局之变,将从此地起!”

  秦楚明睁开双目,他双目之中流光溢彩,翻身大手一挥,沿着昆仑山脉布置的气脉瞬间连成一片。

  恐怖的气脉链接成阵势,引动天象,天空之中渐有云雾缭绕,不一会便将整个天宇遮掩。

  千山暮雪之下,此时秦楚明肩上已经有了一层薄薄的积雪,他看着远处。

  “现在就看看那盗墓世家什么时候才能完局了!”

  ……

  王老五是村里出了名的烂酒鬼,永远是一副邋遢样子。

  他上半身是一身脏的洗不出来的格子衫,下半身则是一条黑的看不出本来面目长裤,整个人蓬头垢面,不修边幅。

  王老五永远呆在村头,从早上喝酒一直喝到深夜,再从晚上喝到清晨,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天天都是醉酒的状态。

  村里的人他喝醉了都不认识,但村里人却都认识他这个醉汉。

  这天,夕阳的余晖已经渐渐收敛,黑暗逐渐从接管了太阳离去后的世界。

  王老五靠在村头的电线杆下,醉得迷糊,他喝着小酒,晃着脑袋,嘴里不知道在嘟囔着些什么。

  此时,村头已经只剩下他一人躺在路灯之下,而远处全是看不透的黑暗。

  “人~人呢?”

  王老五将已经合在一起的两片眼皮睁开了一条细缝,打量着眼前的一切。

  “哟~,黑天了啊!”

  王老五晃晃悠悠的扶着电线杆站了起来,然后端着手中的小酒又喝了一口。

  “咦~,还有人啊!正好~好一起喝酒啊~”

  视野之中天旋地转,但是王老五还是发现黑暗之中的树林里似有人影晃动。

  “哟~,你~你是哪个啊!随~随我喝两口?”

  推开电线杆,王老五晃晃悠悠迈着步子朝着树林之中的黑影走去。

  他平生最大的爱好是喝酒,而第二的爱好便是劝人喝酒。

  逢人便想与人喝两杯!

  王老五走出了路灯照耀之处,扶着树缓缓的向那黑影走去。

  “兄~兄弟,走慢点,等等~我!”

  黑夜之中,一个身着古代长袍的干尸正在树林之中轻轻的踱着步子,僵硬的行走着。

  而他的身后一个晃晃悠悠的酒鬼跟在身后。

  这尸体若是黑老九在此一定可以一眼认出,都是盗墓的前辈啊!

  狐死首丘,落叶归根!

  这些惨死的盗墓人在死后,在阴气汇聚的墓地起了尸,仅剩的残念只想着逃出墓地回家。

  盗墓者最后的残念便是逃出墓地,这不得不说是一种悲哀啊!

  王老五此时酒精上脑,现在可不管眼前的是什么,找人喝酒比天大。

  一人一尸在夜色之中追逐许久,王老五才走到与干尸并列的地步。

  将手在干尸身上一搭,王老五转过头对着行尸喷着酒气道:“兄~兄弟,你~你有点瘦啊!”

  行尸只有着些许残念,哪里会回应他,只是因为身上被压了王老五大部分的重量,而走动的更加蹒跚。

  “要不要整~整两口?”

  王老五一举酒壶,向着行尸问道。

  行尸继续前行,丝毫不理会王老五。

  “你~你别不说话啊,酒能壮躯,你看~看看哥~哥我多壮实!”

  王老五拍了拍自己的胸膛,期期艾艾的道。

  行尸依旧无言!

  “你~你不说我~我就当你应下来了啊!来,给你整~整一口,这酒~度数有点高!你悠着点喝啊!”

  王老五见身边这位脸干干巴巴、麻麻赖赖的老兄不说话,索性默认他同意了!

  他举起酒壶,对着行尸笑道:

  “来,哥~哥喂你!”

  “张~张嘴!”

  “怎么样?”

  “味道~是不是好极了?哈哈哈~”

  “咦,兄弟你~你的脸皮怎么掉了?”

  “莫~莫慌!哥~哥帮你按回去!”

  “咦,用力过猛了!”

  王老五抖动的指头直接把行尸干枯的眼珠给戳了进去。

  “兄~兄弟,哥~哥不是故意的,这样吧,哥~哥见你一见如故,不如~咱们俩拜个把子吧!这样~我的就是你的,你的还是我的,咱们就不用算这种小账了!”

  王老五拉着行尸如同遇到了亲人,猛地一下用力,竟然又将行尸的手给拉掉了。

  “咦~手~手怎么也掉了!算~算了,还是拜把子吧!”

  王老五拉着行尸的身体一用力,把行尸拉翻在了地上,而他也腿一个踩空压在了行尸身上。

  “跪~跪下,一起~来拜~把子!”

  王老五躺在行尸身上,把行尸把抱了个严严实实,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