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战争幻想 风云烟月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紫嫣姌

风云烟月 亦然幻想 2434 2018.02.13 23:40

  “参见公主!”群臣连忙拜见道。紫嫣姌疾步来到床上,看着紫胤仍然沉睡着,“父皇,大魏国不能没有你!”

  “公主真是声明大义啊!”荀首辅颔首称是。荀皇后一边安抚着太子紫宇一边赞言道:“嫣姌,你的孝心一定会让陛下好起来的!”

  “嫣姌,你这孩子…”“伯父,我心意已决,您还是别劝我了。”说着转身对着弥雪道:“不知道姑娘对这第二种解法可有把握?”

  弥雪恭首道:“毫无把握!”

  “什么!”“王爷(首辅大人),莫要在此听这姑娘信口雌黄了!”“公主殿下,切莫听信这姑娘的胡言乱语啊!”群臣开始义愤言辞起来。

  “安静!”紫嫣姌愤怒的呵斥着一帮子人臣,荀首辅看好戏一般,默不做文,“姑娘的意思是…?”

  “回禀公主殿下,先前我所说的是师傅行医数载的心得,并未真正那般医治过,但我相信师傅所说的并不会有错!”弥雪如实的叙述道。

  紫嫣姌将目光看向晋王,只见晋王点了点头,于是紫嫣姌下定了决心般的,“我相信姑娘!”

  “公主殿下!”群臣们惊呼道,“请公主殿下三思啊!”

  紫嫣姌不理会群臣的劝解,来到张太医面前,张太医会意恭首道:“公主殿下的心意,下官明白…”说完变转身离去…

  没过一会儿,张太医变带着两名太医来了,随即还搬来了一盆盆栽。张太医来到弥雪面前恭礼道:“小雪姑娘,那是太医院仅存的一朵旭阳花。”

  弥雪点了点头,走到两位太医旁,恭礼道:“麻烦两位太医将旭阳花放在皇宫最先能看到黎明的地方!”“好的,姑娘!”随即二人将旭阳花挪走了…

  是夜,距离黎明还有几个时辰,弥雪在紫胤的胸口处插满了银针,紫胤胸口处那片淤血块变淡了不少,虽然效果微微,但也让弥雪耗了不少精力。行针期间,连一旁的张太医也稍感弥雪对医术的精通之深…

  天渐渐的开始明亮起来,一丝丝亮光透进乾阳宫,乾阳宫里的人有人欢喜有人愁,这时,床上的紫胤的手指动了动,慢慢的睁开了沉睡已久的双眼…

  “父皇!”“陛下!”随着紫嫣姌和荀皇后的呼喊,乾阳宫里的人都睁开困意的双眼。

  “嫣姌,扶…朕起来…”紫胤沙哑的说道。紫嫣姌哽咽地扶起紫胤坐起来。

  紫胤吃力的抬起手抹去嫣姌眼角的泪水:“傻孩子,哭什么,我这不还…咳咳咳…”

  “父皇!”“陛下!”弥雪上前在紫胤的手背上快速的插上几根银针,瞬间紫胤变不咳了,弥雪跪着叩首道:“陛下,刚才草民冒昧了!请陛下恕罪!”

  紫胤丝毫没有怪罪反而和蔼道:“姑娘医术高明,何罪之有,起身吧!”“谢陛下!”“姑娘医术如此高超,不经让我想起一位久居深山的高人,不知…”“回陛下,陛下所说的高人正是我的师傅!”“难怪,难怪…”紫胤说完抬头望了望上方,而后叹息道:“朕这一生曾颠沛流离过,可还好有义弟辅佐朕,让朕登上了这九五至尊之座…朕一直欠义弟你说一声谢谢!”“陛下…”晋王老泪纵横,“尽梅山之盟是义弟之职,义兄又何来的谢谢!”紫胤流泪道:“没有义弟,朕早当年便已死于乱军之下了,又何来这三十年的岁月…”

  这时,天渐渐大亮起来,两名太医走近乾阳宫,张太医来到两名太医面前,一名太医颤颤抖抖的将一碗水递给张太医,张太医会意的接过,“你们下去吧,这事要烂在肚子里,不然老夫我也包不了你们!”两名太医唯唯诺诺的点头,逃也似的离开了乾阳宫。

  张太医端着水来到弥雪面前道:“小雪姑娘,药来了!”说着将水递给弥雪,弥雪接过水,紫嫣姌苦笑着对着紫胤道:“父皇,你一定会好起来的!”说完,便起身朝着弥雪走去,可却刚走一步,却被人硬生生的拽住了,顺着手的主人望去,紫嫣姌此刻眼泪如决了堤的河水,泪流不止,“父皇!”紫胤心疼的用尽自身的最后一丝力气将嫣姌拽了回来道:“傻孩子,别为父皇做傻事!”“父皇你…”“别以为父皇这几天都昏迷着没什么意识,其实父皇一直头脑清醒着,能听到却没什么力气看或者说话,不过还好有这位姑娘,能让朕用这最后的一丝力气开口说出来!”紫嫣姌差异的看向弥雪,只见弥雪微微笑了一下,将水递回给了张太医,张太医茫然地接过水,不知所措…

  “嫣姌,父皇多过了这三十年,已经很知足了!”说着,紫胤抚摸着额头道:“你还有大把的青春和小龙在一起,不要为了父皇牺牲了你自己,不值得!”“父皇,嫣姌不能没有你!”嫣姌哭泣着回想小时候自己受了伤,跑到紫胤怀里哭诉,紫胤总是很疼爱的抚摸着嫣姌受伤的地方,还一边哄着逗着嫣姌,不过此时此刻却怎么也回不到那个时候了…

  “嫣姌,父皇不能陪你一辈子,不然你让小龙也等你一辈子不成了?”紫胤勉强的笑着,“小龙这孩子,朕很放心,他会替朕好好照顾你…”“父皇,儿臣还没好好孝顺过您!!!儿臣不准你准你离开!”紫胤吃力为嫣姌抹去眼角的泪水:“傻孩子,好好活着便是给为父最大的孝!只是…”紫胤惨淡的笑道:“只是父皇不能在有生之年看到你嫁人…”“父皇!!!…”哭成泪人的嫣姌埋头在紫胤的怀前哭倒了…

  “义弟!”紫胤伸出手道。晋王上前握住紫胤的手道:“臣在!”此刻紫胤哽咽道:“义弟…为兄现在…好…好累…接…接下来…这个…个…家…就…就…靠…你……”话还没说完,紫胤便垂下了手,晋王不敢相信的伸手抵在紫胤的鼻尖,没有气息了…

  “陛下!!!”晋王哀嚎的悲悯道。

  “陛下!你走了臣妾和皇儿可怎么办啊!陛下!”“陛下!……”“呜呜呜”哭泣声,悲叫声响彻了整个皇城…

  乾阳宫外,陈晓龙抓着门柱,指甲深深的刻入了门柱里,一滴滴鲜血被深深烙在了门柱上…

  “陛下,你放心的去吧,我会替你好好照顾嫣姌的,而你的仇我也会替你报的…”

  太阳,从地方上冉冉升起,照亮了整个大魏国,可大魏国的国都洛邑此刻却人人披麻戴孝,不为别人,正是为一位带给他们三十年安稳生活于此的明君悼念…

  此刻,距离洛邑千余里的天首峰上…

  “少阁主,这时从洛邑传来的最新消息!”说着男人将一卷小纸递给面前一位年轻的青年。

  青年转身问道:“哦?老阁主可曾看过?”

  “回禀少阁主,未曾交与!”

  青年接过小纸,“你先下去吧!我这会儿就给老阁主送去!”

  “是!”

  待男人离去,青年打开小纸一看,只见赫然写着:魏帝紫胤于夏至暴毙

  “哎,看来大魏国要出事了…”青年摇了摇头说道,“不好,我的赶紧把这事汇报给老阁主…”说完,青年变朝着天首峰的山峰走去…

作者感言

亦然幻想

亦然幻想

人生有很多悲欢离合那些离开了我们的人活在我们的记忆里随着时间的长久慢慢的被人淡忘了这有何尝不是人的一种自我逃避

2018-02-13 23:4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