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她身着龙袍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一同入宫

她身着龙袍 子夜微湛 2924 2019.08.21 20:00

  庭院内,站着一位身着暗红长袍的人,他身形枯瘦,须发半白,但那双眼睛却犀利有神,他正是当今圣上身旁最得力的太监,夏进忠。

  “老奴拜见元晞公主。”夏进忠恭敬道。

  “夏公公客气了,一别七年,夏公公依旧是这般精神抖擞。”宫钰微笑道。夏公公当今应当快有六十岁高龄了。她,怀殊哥哥,太子哥哥都是这位公公看着长大的。

  “殿下谬赞了,七年不见,殿下似是长高了。”

  “是啊,这七年里,我长高了不少,若是太子哥哥和怀殊哥哥看见了,应该也会觉得高兴吧。”宫钰笑了笑。

  这状似随意的一句话,却令夏进忠沉默了很久,他是不敢答这句话的,无论是恭王还是太子,这里面牵扯的人和事都太多了,他只垂着头道:“殿下,老奴是奉皇上口谕而来,皇上宣您和驸马即刻入宫,入宫的马车也已经备好了。”

  夏进忠的心里有些叹息,这位他从小看着长大的公主已经变化太多了。

  七年前,那位那位锦衣乌发,娇憨恣纵,只会唤他夏老头的元晞公主,如今竟变成了这样温雅疏离的一个人。

  夏进忠已经无法看透宫钰那微笑的背后隐藏着什么了,不知为何,他开始对这个他从小看着长大的孩子产生了一丝忌惮。

  “多谢夏公公跑一趟了,本宫现在便去准备一番,望公公稍等片刻。”宫钰道,她似是回忆起了什么,眼底划过一丝复杂的情绪。

  七年前,父皇宣她和谢韫入宫,她一贯厌恶谢韫以驸马的身份与她同席出场,她便以驸马身体抱恙,不宜入宫为由搪塞过去,从不与谢韫一同入宫。久而久之,谢韫便也不闻不问这入宫的事情了。

  谢韫是她与扶风谢氏恩怨之间的一个最为无辜的人。宫钰垂下了眼帘,若说她对谢韫没有一丝愧疚,那肯定是假的。毕竟是她因为自己的一时怨恨而将近毁了谢韫的一生。

  她不想让谢韫就此被困于公主府一生,而当如今的入宫则是一个很好地打破这个僵局的时机。

  可她想谢韫入宫,谢韫还不一定愿意。他若是借病推脱,她也是无法说什么的。

  “疏影,你去告诉驸马,让驸马更衣吧,父皇让他与我入宫。”宫钰低头捻了捻锦衣的袖角,低声道。

  令宫钰意外的是,谢韫竟是出乎意料地配合。

  马车内,谢韫正闭目养神。他依旧是穿着那一件绣了竹的锦衣。几缕乌发垂落在衣领,衬得他那张脸比往日里多了些许安宁。

  宫钰望着他的脸,她也只有在谢韫这样闭着眼睛的时候才会这样肆无忌惮地看着他。因为她是不愿意看到谢韫那双眼睛的。

  ——那双眼睛看人看的太清楚了。她有些不愿意谢韫发现她对他的愧疚。

  “谢韫,你喜欢竹子么?”宫钰望着谢韫那身绣了竹的锦衣,问道。

  谢韫睁开了眼睛,他那双乌黑的眼眸里看不到任何情绪,他答道:“我自幼便喜欢竹,只是在公主府里看不到罢了。”

  谢韫自幼便喜欢竹,她和他成婚已经七年了,她现在才注意到。宫钰不由得叹了口气,“你喜欢的话,便应该在公主府里种些了,我听闻今日渝蜀之地向父皇进贡了些龙鳞竹,等入宫了,我就去向父皇讨要些。”

  谢韫抬头看了宫钰半晌,似是在思索着什么。

  宫钰移开了视线,接着说道,“这是你与我第一次一同进宫吧,我原本以为你不会来的。”

  谢韫垂下了眼帘,他道:“殿下的命令,在下是不敢不听的。殿下一贯是不会为难听话的人的。”

  宫钰闻言脸色微白,那一片阴影之中,她又看见了谢韫的手腕上那些细细密密的旧疤。

  谢韫以前是那样的骄傲,她厌恶谢韫的这种傲骨,若是谢韫不听她的话,她便会折磨他。即使她是错的,她也不允许谢韫违逆她。

  宫钰只当没听见那句话,她勉强微笑着,转移了话题:“等见到父皇的时候,你不必说话,一切交给我就可以了。”

  谢韫没有答话,他又闭上了眼睛。

  公主府距离皇宫也不寥寥数里路,不过一会儿,马车便停在了宫门口。

  “殿下,皇上和皇后娘娘在承乾宫等您。”夏进忠低声道,他的内心有些惊讶,元晞公主竟然会与驸马一同入宫。

  元晞公主厌弃驸马已经是在宫中与世家中心照不宣的事情了。

  那么她今日愿意与驸马一同入宫又是为了什么呢?夏进忠忍不住揣测宫钰的意思。可当他想到这里的时候,他竟一时停住了脚步。

  他夏进忠从来都只是揣测他认为可怕的上位者的意思的!

  父皇没有在重华殿等她,是为了不与她提起七年前的那桩往事么?

  宫钰也在揣测皇上的意思,她望着熟悉的皇宫城门,面上却依旧是微微笑着的。

  承乾宫自开国以来就是皇后的居所,而今的主人是宫钰的母后苏韶婉,她是云川苏氏最负盛名的贵女,及笄时便嫁给了当今的皇上宫玄。在宫玄刚登基的时候,就为他诞下了嫡长子宫衡,也就是宫钰的亲哥哥,在宣御门之变中逝去的太子衡。

  要去承乾宫,需要穿过几道回廊,宫钰记得,那回廊处还需要路过一处水池,她以前和太子哥哥,怀殊哥哥一起抓过那里的锦鲤。思及此,宫钰嘴角的那丝微笑真切了些许。

  然而就在这时,一道清脆的声音自那水池畔传来,打断了宫钰的思绪。

  “听说那元晞公主回京了,崔妹妹,你可得离这位公主远些,她可是心思歹毒,骄纵跋扈,没脸没皮得很。”

  “万姐姐,你为什么这么说呀?”只听得另一个少女状似天真地问。

  “你近日才从汝南入京,应当没听说过,七年前,这元晞公主竟然跪在重华殿前的阶梯上,在众目睽睽之下,为一个谋反的恭王磕头求情,这恭王可是刺杀了她的亲哥哥先太子啊,她这疯了魔一般地举动简直是把皇室的脸面给丢尽了!”

  “可是,元晞公主为什么要为恭王求情呢?”

  “哼,自然是因为她自幼喜欢恭王。说来也讽刺,自己喜欢的人竟然把自己的亲哥哥给杀了,那还真是识人不清呢。陛下向来英明,怎么会有这样的一个女儿呢?”

  “可元晞公主的驸马不是扶风谢氏的谢韫吗?难道元晞公主不喜欢谢韫吗?”

  “元晞公主可是厌恶谢韫厌恶得紧。”说到这里,这紫裳少女的语气里似乎多了一丝怨恨,她低声道:“当年的扶风谢氏的谢韫何等英姿,才华横溢,冠盖京华,却偏偏被陛下赐婚给了元晞公主,元晞公主不服这赐婚,便折磨谢韫,让他生生断送了仕途。最后太师谢询甚至不惜以辞官为退让来求得元晞公主饶了谢韫。”

  紧接着,这紫裳少女似是想起了什么极为憎恶的事情,她接着说道:“谢韫很有可能是被元晞公主囚禁在公主府了,我曾听闻,这七年谢韫似乎没有迈出过公主府半步,这元晞公主实在是霸道恶毒!”

  这位小姐的声音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宫钰刚好能听得清楚。

  能在皇宫这样肆无忌惮地提起恭王和先太子,这位小姐不是急着寻死,那么就是太有底气了。

  宫钰看着那站在水池畔身着紫裳的小姐,她没有见过这个人,但她能大概推断出这两者的身份,这位身着紫裳的小姐应该是陇西万氏的嫡系子女。至于那位身着鹅黄衣衫的,应当是汝南崔氏的小姐。

  门阀世家的嫡系子女一向自视甚高,只会与同等地位的人打交道。

  隔墙有耳,这位出身于陇西万氏的小姐是不可能不知道,她这样说,分明就是故意说给别人听的。

  这位陇西万氏的小姐很可能知道她将要去承乾宫拜见父皇和母后。

  宫钰沉思了须臾,她停住了脚步,遥遥地看着那水池畔的人。

  夏进忠悄悄抬头看了宫钰一眼,他以为这位殿下会因此而怒斥那位万氏的小姐。

  可令人意外的是,宫钰依旧是那样微笑着,仿佛这那位万氏小姐口中说的人不是她一样。

  她只低声问道:“夏公公,这两位小姐是谁?”

  “回殿下,那紫裳的是荣贵妃的侄女,万紫晗。那黄裳的是近日入京的汝南崔氏的嫡小姐,崔惜瑶。”

  这万紫晗从未见过她,却对她有这样深的成见。宫钰没有忽略万紫晗提到谢韫时对她的怨恨。

  怎么,这位荣贵妃的侄女是心悦谢韫么?宫钰若有所思地向谢韫看去,却意外地发现,谢韫也在看着她。

  他那双乌黑的眼睛里正清晰地倒映着她的身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