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她身着龙袍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螳螂捕蝉

她身着龙袍 子夜微湛 1400 2019.08.17 14:03

  次日,清晨。

  雪已经停了,庭院的枝桠上堆了一层厚重的雪,几片红梅落在了雪地上,宛若画里的几点朱砂。

  宫钰静静地看着铜镜里的自己,镜中的人面色有些苍白,那双眼眸里的沉色也显得极其淡薄。她的乌发垂落在了锦衣上。但她没有梳妆,她的手里拿着昨天的那个斗笠。

  “疏影,我们走吧,元晞公主归京是盛京里的大事情,我们也理应不能错过的。”

  李疏影像影子一样地站在雪地里,他看着宫钰重新戴上了斗笠。

  “殿下,那驸马呢?”

  依照礼节来讲,驸马应当是去迎接公主的。以前,她却是不允许谢韫去迎接她的,她极其厌恶他以驸马的身份出现在世人眼前。在她心里,他终归不是她的夫君。

  “谢韫不会去的。”她只是侧头看着庭院里那枝抖落了些许雪的红梅,轻轻地说:“今日公主归京,他去了,也只会徒增变数,他是个聪明人,他能想到今日公主归京会发生一些事情。”

  那么,今日公主归京会发生什么呢?总归是一些不好的事情,因为盛京里,想要元晞公主失去圣宠的人太多了。

  --------------------------------------------------------------------------

  那是一辆极其华贵的马车在青龙大街上缓缓行驶,浅青色的车帘上镶嵌着数粒明珠,拉车的是四匹上佳的玉花骢。这些奢华之处无不彰显着这辆马车主人的身份——当今圣上和皇后唯一的女儿,元晞公主。

  “元晞公主归京了——”

  “已经有七年了吧,元晞公主终于回来了。”一品茶老汉道。

  “元晞公主今年愿意回来,只怕是已经打开了那个心结了。”一卖藕粉的叹道。对于七年前的那桩惨事,便是盛京的老百姓也略有耳闻。

  “公主能愿意回京便是我盛京百姓之福呀,想当年,我家儿子差点饿死在路边,也只有公主的侍卫途经时,才给我了一锭银子,公主可谓是菩萨心肠啊。”一卖花的女子道。

  显然,元晞公主在百姓之中声誉很高。

  然而就在这时,那四匹玉花骢仿佛受到了极大的刺激,“嘶——”马蹄蹬起,这四匹马有如泰山压顶之势,开始疯了一般地在青龙大街上奔腾起来。

  那驾车的马夫脸色煞白,他抓住缰绳的手剧烈地颤抖着,马车旁的侍卫被这一意外撞得东倒西歪,他们手足无措地站着,欲动武又唯恐伤到了公主。

  ——伤到了公主,这项上人头便保不住了,救不到公主却还可以将罪责推给车夫。

  斗笠下的宫钰仔细打量着这四匹玉花骢,紧接着,她的视线就转移到了那个拉着缰绳的车夫身上,她淡淡地吩咐道:“疏影,我要活捉那个车夫。”

  这个车夫,有很大的问题,她看到了车夫的褐色的衣袖上呈现出了部分极其深沉的色彩,像是被墨水浸透了一样。若不是观察得细微,这绝对能够让人误以为是袖子的阴影。

  这是一种被水浸透未干的痕迹,那么浸染了袖子的水究竟是什么呢?

  宫钰想,这应该是一种可以诱使玉花骢发狂的药水。

  李疏影没有抽出腰间的剑,他只是足尖轻点,便稳稳地立在了马背上,他右手弯成了弓状,也不过是眨眼的功夫,就控制住了这个车夫,可就在这时,那个车夫却露出了一个诡异的微笑。

  那青龙大街上竟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身着华服的孩子!

  那个孩子呆呆地看着那四匹迎面而来的玉花骢,仿佛失去了逃走的意识。

  李疏影此时要再去救这个孩子定然已经来不及了。

  宫钰叹了口气,她似乎有些猜出这个幕后之人的想法了,她身形微移,俯下身抱住了这个孩子。这个孩子害怕得浑身发抖,他紧紧地攥着宫钰的衣裳,抬头看见了宫钰斗笠下的脸。

  可令人意外的是,那个孩子的脸上却没有任何恐惧的神情,他反而笑了起来,他道:“姐姐,谢谢你,谢谢你将命送给了我。”

  宫钰只觉得胸口一痛,那个孩子的袖子里竟然藏了一把刀子,现在,他将刀子刺在了她胸口。

  这是一个连环计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