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她身着龙袍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清尘落子

她身着龙袍 子夜微湛 2457 2019.08.10 20:43

  盛京有词:

  醉生梦死寻一欢。所言的是天下第一楼,人间寻欢。

  素手霜姿止风月。所言的天下第一楼的楼主,清尘公子。

  传言他性情温和,常是一身浅衫,素以面具遮容,擅长机诡,师承天下第一奇人——鬼尘方尊。令人欲一探究竟之时,也望而生畏。

  “清尘公子,只怕现在我们已经不在人间寻欢楼内了吧。”

  清尘公子只是静静地望着她。

  “你一早就布下了九字连环阵,让醉欢姑娘引我们入阵。”宫钰依旧在凝视着那幅画,“这幅画便是这个九字连环阵的第九个棋子了,清尘公子不愧是鬼尘方尊的弟子啊。这些画后都藏了一个棋子,再按照九宫排列,这绞杀之阵可谓是令人防不胜防。”

  李疏影神色一冷。

  宫钰却摇了摇头,道:“清尘公子此举不过是在试探我罢了。”

  只是这个试探有些严厉,若是无法过了这个试探,便只能留下这条命了。

  “此阵只需要稳住第九子即可,看似变化无穷,其实始终是一,再到第一幅画那里攻阵就可以了。”宫钰道。

  “阁下既然知道破阵之法,那为何不破阵而出?”清尘公子的脸从眉梢至鼻尖,皆藏于了半边面具之下,只余下一微弯的唇。

  可是稳住第九子的最好办法,却是要定住这第九幅画,也就是毁了它。

  宫钰叹道:“可惜了,我是无法破此阵的。我不会毁了这幅画,也就不能定住就第九子了。”

  醉欢闻言有些惊讶。

  “莫非阁下与这作画的人是旧友?”清尘公子忽然问道。

  “公子又何必明知故问呢。”宫钰道,她的语气有些微凉,“这幅画是出自恭王萧璟之手啊。”

  当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在场的所有人都陷入了缄默。

  这个名字意味着什么,在场的人似乎都知道。

  七年前,元晞公主宫钰一步一磕头,从皇宫城门到重华殿的最后一层台阶。

  这血染一路的坚持,正是为了宣御门之变的元凶,恭王萧璟!

  清尘公子的眼中划过一丝叹息,他只轻轻敲了一处墙壁,那九字连环阵便不攻自破了。

  原道他们早已至一竹屋内。

  “清尘公子为何又帮我破了阵?”

  “阁下有我师父的令牌,自然是要以礼相待,不必勉强了。”清尘公子答道,他沏了两杯茶。

  宫钰闻言笑了,她抬手摘下了斗笠。

  她正是当今最受圣宠的元晞公主。

  她乌发挽成了一云髻,只斜插了一根翡翠绣纹簪,余下的发便及至腰间,宛若泼墨倾泻。织金暗纹貂氅映衬着她雪白的肌肤。

  此刻,她朱唇微弯,分明笑得温文无害,可那一眼扫过来,竟隐隐有几分帝王之威。这并非是一个温柔和婉的女子,而是一个令人望而生畏的上位者。

  醉欢虽然之前就有些怀疑那穿着貂氅的人是元晞公主,可当看到她直接摘下斗笠时,还是忍不住惊讶了一下。随后,她便退出了竹屋。

  清尘公子并不希望她观棋。

  “想必清尘公子早就料到我的身份了。”她笑道,笑意却不达眼底。

  “殿下提前归京,特意来在下的人间寻欢楼,这般殊荣,却是让人难以消受了。”清尘公子的语气虽然恭敬,却并未有行礼之举。

  “平日听闻清尘公子善于下棋,而我也是爱棋之人,不知公子可否愿意与我对弈一局?”

  “殿下请吧。”清尘公子温声道。他铺开了棋谱,“不知殿下是用黑子还是用白子?”

  “我喜欢用黑子。”宫钰答道。“公子知道了我身份,便也应该猜到了我来人间寻欢的目的。”

  她低头落下一个黑子,开门见山道:“我要这天下第一楼,为我所用。”

  黑子的攻势极为凌厉,白子虽然处于守势,却也没有落入下风。

  清尘公子低头凝视着棋盘,温声道:“殿下说笑了,人间寻欢从来不参与朝廷的斗争。”

  “凭借你师父的令牌也不行么?”宫钰问。

  “殿下应该也清楚,凭借这令牌不过也只是能见在下一面罢了。”清尘公子落下一白子,化解了黑子的攻势。他的言下之意自然是拒绝。

  这样看来,只有换一条路了。宫钰静默了一瞬间,微微笑了:“公子,你可曾听闻七年前的鄂州诗案?据我所知,这一案的主犯顾丰亭的宗族都被流放到了西北,可鄂州顾氏一族在被流放西北的途中,有一对顾氏兄妹却出逃了。可谁也没有想到,他们竟然逃到了天子脚下——盛京。”

  清尘公子神色未变,他依旧是低头望着那局逐渐复杂的棋盘,目光有些淡漠,他握着手里的那枚棋子,低声道:“殿下所言之事,在下也有所耳闻,只是在下听说的与殿下有些不同,那顾氏兄妹不是早就死在了逃亡的途中么?”

  “若是这顾氏兄妹死了,宫中的锦衣卫也应该放心了,可我在这回京的路途上,却恰好碰见了一个锦衣卫,我问他,他在追查什么,结果,他告诉我,他正在查顾氏兄妹的行踪,而这条行踪正是指向盛京。”宫钰轻轻笑道。

  清尘公子没有说话,只是他的目光稍稍沉了几许,他手中的那枚棋子依旧没有落在棋盘上。

  只听得宫钰接着说道:“我对锦衣卫说的事情有些兴趣,我继续问他,他是如何知道这条行踪指向盛京的。他回答说,他在回京的官道上发现了一件东西,这件东西,正是顾氏家传的紫玉,这紫玉上雕刻着顾氏之女的名字。清尘公子,你说,这顾氏兄妹究竟死没死呢?”

  “兴许是贼人抢夺了顾氏兄妹的紫玉,不小心遗漏在了官道上。这也未必没有可能。”清尘公子道。

  “可当今的锦衣卫,一贯是活要见人,死要见尸的啊。这顾氏兄妹却仿佛凭空蒸发了一般,什么也没找到,锦衣卫是不会放弃紫玉这条线索的。”宫钰微笑道。她话锋一转:“我倒是听说,清尘公子和醉欢姑娘是七年前到了盛京,然后建立了人间寻欢楼,你说这究竟是不是巧合呢?”

  清尘公子抬头看着这位笑意晏晏的公主,他的神色也渐渐地淡了下来,那双眼睛里仿佛也下起了片片白雪。

  宫钰竟然直接那块紫玉放在了桌上!

  清尘公子的脸上终究是闪过了一丝惊讶。

  “公子不必惊讶,这是那位锦衣卫送给我的,他喜欢看那官道上的雪景,我便帮助他,让他永远地留在那里了。因此,现在也只有我知道这块紫玉的秘密了。”宫钰依旧是在微笑着的,仿佛已经凝成了一种面具,“只是我现在告诉了清尘公子,不知道你能不能替我将这块紫玉还给顾氏兄妹呢?”

  “敢问殿下都知道了些什么?”清尘公子轻声问道,他没有再看那块紫玉,他只是看着那盘棋,在这样的僵持之下,不知是否是错觉,他握着棋子的手指有些微微地颤动。

  宫钰没有回答,她低头凝视着棋局,正在猜想这最为关键的一白子会落于何处,须臾,她才道:“我知道什么并不重要,只是这一步棋你终归是要下的。”

  她是执棋的人,所以,她必须要让这个棋局如她所想的一样变动。

  “殿下当真是聪慧至极。”半晌后,清尘公子似是下定了决心,落下了一白子,这场对弈已经是尾声了,“那么,殿下会相助那对逃亡的顾氏兄妹铲除敌人么?”

  “你错了。”宫钰缓缓落下一个黑子,道:“我不光要为这对顾氏兄妹铲除敌人,我还要翻了这鄂州诗案,还他们宗族一个清白。”

  当清尘公子回神时,那棋局是胜负已定。

  他的白子被那位殿下黑子困住了。

  ----------------------------------------------------------------------------------------------

  待宫钰重新戴上斗笠与乌衣青年离开竹屋时,清尘公子才撤去了棋局,他又沏了一杯茶,置于对面。

  “你还要在屋外站多久?”清尘公子叹息道。

  闻言,入屋的竟是酔欢。

  此刻,她的手指微僵,双腮被冻得通红,显然是在雪地里站了很久,“哥哥,她说的是真的么?她说她能翻案?她真的愿意帮助我们?”竟有泪水从她的眼角滑落。

  “她帮助我们,对她自己只会有利。”清尘公子低声道:“能得到江湖势力的支持自然不必说,而且,当年谋害我们的那些人里,也有不少是那位公主殿下需要铲除的人。”

  “那如此说来,即使我们不帮她,她也会对那些人动手?”醉欢疑惑道。

  “不,我们是不会不答应她的。她能说出我们的身世,便已经是有了足够的筹码。”

  “哥哥的意思是,这不仅仅是一个交易,还是一个威胁?”醉欢惊讶道。

  清尘公子笑而不语。

  醉欢只觉得脊背发凉,沉默许久,才喃喃道:“她真可怕。”

  “若是不可怕,她如何能查得到你我的身世?只怕她这七年里早已经布好了今日回归盛京的局了。”罕见的,这位清尘公子的神色里竟然含着些许敬意与忌惮。他喃喃道:“这盛京啊,要开始变天了。”

  竹屋里寂静了须臾,

  只听得酔欢道:“哥哥,我还有一事不解,你为何要将那恭王的画作为第九幅画?”

  “不过是受人所托,想看看那位公主殿下的心罢了。”清尘公子的眼中有些悲悯的情绪。

  看来,那位公主殿下已经被困在七年之前了。

  “等雪停了,你就差人将那幅画送给公主吧。”清尘公子喟叹:“她也是一个可怜人。”

  醉欢却知道,他不仅仅是在可怜那位公主,也是在可怜他们自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