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她身着龙袍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人间寻欢

她身着龙袍 子夜微湛 2095 2019.08.10 16:07

  那女子竟于莲上起舞!

  她只着了一身浅紫罗裳,肤若白雪,无骨娇态,轻纱拢面,眉眼间一嗔喜皆是风情,她足尖立于红莲之上,长袖一舞,似是落入凡间的仙子。

  一舞毕了,满座寂然,不知是何人大喝了一声妙哉,众人才恍然惊醒,连连鼓掌。

  “此舞只应天上有!东楚第一美人,名不虚传!”一黄衣公子大叫道:“醉欢姑娘,我仰慕你已经到茶饭不思的地步了,我愿意出三千两,可愿与我共饮三杯?”

  “哼,茶饭不思也只愿意出三千两,三千两算什么,我愿出五千两!”一纨绔公子轻蔑道。

  “六千两!”黄衣公子气急败坏道。

  “七千两!”

  “八千两!”

  顿时,楼内的气氛已经沸腾到了极致。

  “两万两。”一摇着折扇的公子笑道。

  “原来是韩家公子啊,富商就是有钱啊。”无数年轻的公子扼腕。

  见楼内无人再竞价,那折扇公子露出了得意的笑。

  然而,下一刻,他的笑便僵在了脸上。

  “五万两。”忽然,一道慵懒的声音自二楼中央传来,众宾客纷纷抬头。

  “天呐,是武安候世子封庭泽!”

  “没戏了没戏了,今晚醉欢姑娘肯定又去陪他了。”

  “大家都不必伤心了,回家洗洗睡吧。”

  “没想到武安侯世子也在,失策了。”韩家公子的脸色难免十分难看。

  “五万两,黄金。”意料之外的声音打破了僵局。

  满座宾客寂静了一瞬间,复而有喧嚣不已,争着抬头向声音源头看去。

  只见那穿着貂氅的人挺直而立,于众目睽睽之下,波澜不惊,自成风骨。

  “那人怕是疯了罢,竟然敢跟武安侯世子抢人!”

  “怕并非是京中人士,可实在是不知者也有罪啊!”

  “世子怕是要动怒了!”

  二楼中央,金碧辉煌。

  却见封庭泽落下白玉雕螭盏,唇畔勾起一丝笑意:“敢和本世子抢人?着实有些意思。”他扬声道:“你说你有五万两黄金,却又身处如此外围,和一些小官小吏坐在一起,看来阁下当真是财不外露。”

  语毕,哄堂大笑,盛京人皆知,客人的钱财越多,所坐的位置越偏于楼内,若是身份与钱财兼备,就可以坐在第二楼享受玉盘珍馐。而且,凡有点钱财身份的,谁又会愿意与一些寒门子弟坐在一起?

  这人,怕也只是个无财之辈来抢风头罢了。

  若真是此,那便是足以要命的风头。

  得罪了武安侯世子封庭泽,可并非道歉能了之的。

  宫钰依旧是那般淡然,只是循声向那少年望去。

  只见他神色慵懒,似笑非笑,身着鲜衣,袖口袍角雕饰着复杂金纹,一双眼睛却是宛若上好的灵玉,虚虚实实,令人难解其真意。

  “等黄金交到醉欢姑娘手中便知道我究竟是不是财不外露了。”貂氅人缓缓道。

  “若是本世子可出十万两黄金呢?”封庭泽不由冷笑。

  “在下以为,黄金万两也不过就是顺遂了一个缘分而已,不知醉欢姑娘如何想呢?”

  醉欢闻言,心中却叹了一口气,她无论如何,是不愿意得罪武安侯世子的,这人的出现,着实是超出了她的意料。正在踌躇间,却见宫钰向她微微点头,扬起衣袖——

  那该是一只怎样的手呢?骨节分明,肤如玉,拇指上是一截翡翠扳指,纤细之间,又有着翻云覆雨之势,仿佛山河风云尽揽于此。无疑,这是一双久居上位者的手。

  但令醉欢吃惊的不只于此,而是那人手中的令牌,以雪玉为骨,丹青为着心。有这块令牌的,天下唯有一人!

  醉欢似是想到了什么,许久才稳住心神,半晌,才略带歉意道:“醉欢与这位阁下是一见如故,世子,抱歉了,醉欢今晚失陪了。”她转身:“那位阁下,还请随酔欢去雅间。”

  满座皆惊,封庭泽却出奇地并未发怒,只是神色晦暗不明。

  娄德昌与温涛内心亦是震惊不已,盛京之内,敢与武安侯世子公然抗之的,不过几人而已!

  宫钰向身旁的李疏影微微颔首,她瞥过娄德昌二人。

  李疏影会意了,他解下了腰间的一个小囊,放在了桌上,意味深长道:“官场沉浮,本心可贵。”

  温涛一怔,他看到那个已解开的小囊里,竟是两枚荐官令!

  帝王有言:凡得荐官令者,皆为德才兼备之辈,可就任三品官职。

  这一赠,竟是仕途再造之恩,雪中送炭之情,没齿难忘!

  长廊内,貂氅人随着酔欢前行。女子的背影袅袅娜娜,似一卷云烟,仅此一态,便可知这“东楚第一美人”当之无愧。

  “敢问阁下,您是何时与那位令牌的原主人相识的?”

  “七年之前,在盛京相识。”宫钰微笑道。她的视线并未落在醉欢身上,反而是凝视着楼阁之内的画卷。画卷多样,柔婉遒劲者兼有,每一幅皆出自名家之手。

  至此一处,宾客的喧嚣声已经渐渐消散,只余下轻微的脚步声。

  “说起来,七年之前,盛京发生了一桩大事。”醉欢低声道。

  “阁下如果七年前身在盛京,定会有所耳闻。”

  并未答话,她在一幅画前驻足停下。

  于众位名家的画中,这并不是一幅如何惊才艳艳,可令人见之不忘的画,甚至于,这一勾一勒之间还有着些许稚嫩的痕迹。

  画上是一只雪鹤,它独立于天地之间,浅淡的墨痕渲染出它拭羽的姿态,那墨色里的一点朱砂触目,却恰好显出雪鹤孤傲清气。

  “醉欢姑娘所说的,是宣御关之变罢。恭王谋反,太子被杀。”

  她如此平静的语气令酔欢有些怔然,正欲说什么,却听宫钰道:“醉欢姑娘,你究竟想问什么呢。”

  醉欢见心思被戳破,也便不再试探,直说道:“阁下一女子,来我人间寻欢,又有何目的呢?”

  以手观人,醉欢很早便学会了。

  “我在等人间寻欢的楼主。”宫钰转身侧望。

  只见一浅色衣衫的公子正站在长廊尽头,负手而立。

  她要等的那位楼主已经来了。

  这位仅用七年便建立了天下第一楼,拥有了东楚江湖顶尖势力的人,人间寻欢的楼主,清尘公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