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穿越之皇帝成长计划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零六章 卑微要求

穿越之皇帝成长计划 奥特曼会写字 2324 2018.05.29 12:00

  李特比较满意得到了想要的结果,轻轻摆了摆手,随后就转向旁边的小池塘走去,小包子也很快反应过来,机灵的招呼着两个侍卫下去了。

  随后也不知道李特从哪掏出来一把鱼食,就这么静静的靠着栏杆喂食了起来,看着原本平静的湖面不停地泛起涟漪,刚刚的笑容也都渐渐消失,与翻腾的湖面对比,显得格外的平静。

  很快,李特也失去了耐心,一把把手中都鱼食都扔向了池塘中,顿时一石激起千层浪,池水中的鱼儿们扑腾的更厉害了,甚至李特还觉得有些池水溅到了自己的脸上。

  李特拍了拍手上的灰,很快又恢复了笑容,这一切看在花宝开和章邯的眼中,都只想着一句话,伴君如伴虎啊,这才短短的时间,都变了几次脸色了。

  李特看着不知道何时又站起来的两人,笑骂了两句,倒也不再坚持。

  看着池中仍旧争抢着鱼食的御养金鱼,淡淡的问:“你们可从中体会看到什么?”

  让他俩带兵打仗他们绝无半点犹豫,可是不知道这新皇上闹得是哪出,一直让人猜这些莫名其妙的东西,两人真是有点欲哭无泪,难道这就是新皇上的三把火。

  李特倒是没察觉出来,还以为是两人比较精明,故意不回答,来凸显自己的机智。幼稚的李特见此看完笑道:“朕从中看到了……”

  “朕看到了今晚丰盛的鱼晚宴哈哈哈哈”

  李特看着毫无笑意,反倒是一脸受刺激的两人,笑声逐渐停止,干笑了两声后:“是有点冷哦,咳咳。”

  “好了,不开玩笑了,朕虽然从未出过宫(假装没出过),看过天下,但是朕知道,这天下也恰如刚刚那一池清水。”

  “表面看似平静无常的池水,其实在下面藏着无数的凶险,一旦池中出现了弱小的小虾米,肥饵,那些看似无害的鱼儿们,便会彻底地暴露爪牙,蜂拥而上,把你撕碎。”

  花宝开听后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纠结了下还是抱拳回道:“皇上,恕臣不敢苟同,咱们虽然刚平天下不久,可能各地还有些不太平,但这终究是些跳梁小丑,在我们强大的国力之下,量他们也翻不出什么水花,必将随风而飘散。”

  随后又稍有不服的补了一句:“而且,再怎么说,即使我等不是皇上嘴上的这池中之鱼,怎么也不会是那任人宰割的小虾米吧。”

  李特听后笑着没有反驳,有反应就是好的,随后看着章邯笑问道:“少荣,你可同意我或者花将军的谈言论?你又觉得我们是什么?”

  章邯沉思了一会,低头道:“卑职内心深感,咱们在皇上的带领下,必将会成为这池塘的捕鱼人。”

  花宝开听的一愣:“我靠,这也可以,你这算答非所问啊!鄙视你!哎,我怎么就没想到呢!”

  李特则是哈哈大笑,拍了拍章邯的肩膀道:“少荣,还是你这马屁顺耳啊。”

  章邯严肃的道:“卑职只是实话实说,说出内心所想,绝非溜须拍马。”

  李特颇有兴致的看着章邯,说:“喔?那好,你来说说看,为什么觉得我们能是这捕鱼人。”

  章邯倒也没有因为李特突然的提问而感到慌张,看了看花宝开,随后正了正身形拱手道“诺!”

  “首先,卑职觉得眼下的天下大势不容乐观,甚至很危险。”

  还未等章邯继续说,就听一旁的花宝开,大喊着打断道:“大胆!”

  章邯倒也没有继续说下去,只是低着头等候李特的动作。

  李特则笑着一脸无所谓的说:“哎,没事,花将军,不必如此,今天没有外人在场,我这新皇上总不能第一天,就听不得别人评价。”

  随后勾了勾手指:“继续说。”

  章邯顿了顿,看了眼花宝开,随后继续说道:“花将军常年在边关待久了,想来是不太了解关内。”

  “花将军,觉得现在边关,塞外局势如何?”章邯笑问道。

  花宝开,思索了一下,对着李特道:“陛下,虽然近来塞外突厥是有些不太平,但是只要还有老臣一口气在,绝不会放他们一兵一卒过关。”

  “是,卑职和皇上都相信花将军您的能力,但是就从此次紧急状况,花将军,您也只是能抽出了几千精骑进京护驾。”

  “如果这不是花将军故意如此,不想救驾的话,那想来能很明显的看到现在边军面临的一个重大困境。”

  “那就是兵员奇缺,尤其是骑兵。”

  花宝开:“我……”说着,随之无力的跪倒在地,“还请陛下赐罪。”

  其实三人都心知肚明,要说边关缺守军么,是,缺还是缺很多,但是几万的骑兵还是凑的出来的,但是花宝开为了整个边关的安危,愣是把奉旨派遣两万的骑兵擅自变成了1万步兵和1万骑兵。

  其实花宝开再来救驾的路上,心中也早就有了这个预想,救驾失败,想来叛军也不会留着自己坐拥数十万大军,哪怕是最后救驾成功,这皇家也可能因为护驾不力而找自己秋后算账。

  李特虽然也明白花宝开的想法,换个皇上,和边关的安危,是自己,自己也估计也会选保卫边关,保卫更多的子民。

  但是当自己是这个皇帝时,自己还真圣人不了,要说不生气肯定是假的,不过现在唯一的选择就是糊上这窗户纸,看破不说破,大家都当个糊涂人。

  李特笑着扶起花宝开道:“这就是见外了,花将军你不辞辛苦,日夜兼程从边关赶过来救我李家,感激都不及,何罪之有啊。”

  “朕都知道,鳌拜掌管兵部之时,各种克扣军饷,虚报人数,甚至听闻他连边军的血泪钱都挪用给他自己的私军,真是死有余辜。”

  “花将军过得很是艰难啊,仅靠着三十万缺衣少粮的大军,苦苦坚守,面对近乎百万的突厥大军。”

  “不过看了鳌拜的私兵和花将军您的边军,想来军队的战力也和粮饷也无绝对关系嘛”章邯看着颇为紧张的气氛似开玩笑说道。

  李特听后皱了皱眉,看着面色沉重的花宝开,训斥了章邯两句:“少荣,你孟浪了,英雄烈士可玩笑不得,小包子,你过来,你回去找人和花将军的人,一起核实下,鳌拜在职期间克扣了多少粮饷,全部补齐,而且是双倍补齐!少了一分一毫,朕唯你是问。”

  此时的花宝开早已老泪纵横:“兄弟们,皇上没有忘记我们啊,回想起以往的一幕幕,兄弟们饿着肚子和凶残的突厥士兵以命拼斗的场景,看着一个个熟悉的的身影不断在自己的边上倒下。花宝开的心早已不知被刺了多少刀。”

  “死,从来都不怕,大丈夫马革裹尸,死得其所,化为英魂仍旧能保卫着边疆国土。而想要的仅仅只是一个卑微的保证。”

  “足粮足饷,家人无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