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时空穿梭 行走于诸天之间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56 给老张剪头

行走于诸天之间 萌俊 2053 2020.01.14 14:07

  “老张理发店,专为老年人服务。“

  一排蓝色帖纸组成的广告词,黏在店铺房门的玻璃上,已经有些缺角、斑驳。

  这家店已经开业十五年了。

  店主是一位姓张的老居民,从小就在菜市莲花胡同里长大。

  见证过战火纷飞的年代,也经历过全国干旱的灾年。

  修过路,扛过枪,吃过大锅饭,还进过工厂烧锅炉,是祖国成立以后的第一代国民。

  那个年代该经历过的事情,他一件都没有落下。

  等到岁月渐去,不再年轻。

  他便用小时候学来的手艺,在胡同里开起一家理发店。

  这家理发店一开就是十几年,胡同里老老少少都体会过他的手艺。

  可惜,胡同里的小孩长一大就喜欢追逐潮流,不喜欢来胡同店铺里剪头喽。

  最后就只剩下老伙计们来照常光顾,让这店儿成为一家专门给老年人理发的地儿。

  嘿。

  这不算什么稀奇。

  这种理发店四九城里多着嘞。

  老张的店铺有老伙计们光照,总归是有口饭吃。

  可惜只老张命不好,年轻的时候老婆难产走了,一尸两命就剩下他孤零零的一个人。五年前老院子又起火灾烧秃了,拿不出钱修缮。

  于是老张便直接搬到店铺里住下,把狭小的店铺当成一个家,吃住都在店铺里头。

  “一个住在这地方地方就算死了,也没人会发现吧?”

  唐丰望着狭小的店铺,由心的感慨一声。

  陈无数神色平淡,突然呲牙笑道:“你怎么知道他没死过?”

  “嗯?”

  唐丰脚步一缩,往后藏了一步。

  陈无数啧笑一下,上前用手指叩响房门:“哒哒哒。”

  一盏黄灯。

  微微照亮店门。

  一个摄像直直对准这里,好像里面封印着某种危险。

  啪嗒,漆黑的店内灯光亮起,随之传来一阵窸窣的穿鞋声。

  “天还亮着呢,谁敲门啊?”

  老张声音从里面传来。

  隔着玻璃木门还能看见他在里面晃动的身影。

  而在案件发生前,理发店都是白天开业。

  老张没生意的话,晚上六点多钟就会关门。

  然后沿着胡同散步,八点钟才回到店铺睡觉。

  那个时候陈无数傍晚来就不算早……可现在老张改成每天晚上八点割头,傍晚前来理发店找他,那就早很多了。

  没听老张说吗?天还亮着呢!

  “草。”

  唐丰身子一抖嗦,陈无数却主动上前一步,语气礼貌的问道:“老先生,还剪头发吗?”

  “剪剪剪,有生意我就会做。”

  房间里传来老张浑厚的腔调,总之有人来送人头,他大概都不会拒绝。

  很快,他就穿好衣服,动手打开理发店的玻璃门,站在门口出问道:“你是哪家大院的小伙子?”

  老张双手着抓门边,眼眶深陷,眼神空洞,看人的目光非常渗人。

  陈无数抬头起正视他,眼里只看见一个穿着蓝色工服,皮肤老皱,精神萎靡的柴瘦老头。

  而且这幅外表一看就是时日无多,风烛残年的样子。

  他面对老张提出的问题,倒是无所谓的笑了笑,直接迈起步子走上台阶,跨进理发店里:“张爷,您儿不认得我啦?”

  “我小时侯开始,可是您儿天天帮我理的头发。”

  此刻,陈无数进门,老张就盯着门口的唐丰在看,吓得唐丰连忙蹿进理发店,重新躲在陈无数身后。

  “吱拉。”

  这时老张才伸手把店门关上,转过头面露疑惑的打量他道:“我以前好像没有见过你吧……”

  长相帅气的人,见过就难以忘怀,总是不太好隐藏身份。

  不过没关系,陈无数这时直接咧嘴笑道:“认不出来算啦。”

  “张爷。”

  “我感觉您头发也挺长,要不我帮您剪剪?”

  “嗯?”

  老张愣神一下。

  陈无数不等老张的回答,一把唐刀出现在他手中。

  锵!他直接便拔出刀刃,划出一轮银弧,神色冷酷斩向面前的老人。

  有些人值得同情,前提得他是个人。当他连一个人都不是的时候,又有什么好同情的?

  “噗!”

  一道殷红的鲜血飙射在店铺门上,老张几乎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一颗人头就已经掉落在地,只剩尸体还直挺挺的站在店铺里。

  “轰。”

  尸体随机倒下,也没有出现任何的异样。

  这幅场景就像杀死一个无辜的老人,把陈无数衬托的面目可憎。

  “就这么简单?”

  唐丰站在旁边面露错愕,真没想道陈无数说动手就动手,一刀便把老张给结果了。

  他剪头发的办法可真特别……

  不过,老张出丝毫展现出一点强大之处,或者诡异的力量。

  整个过程简简单单,反而简单到有点诡异。

  “我现在倒觉得没那么简单了。”陈无数手中拎刀,用脚结结实实踩住脑袋,感受着脚底的力道,眯起眼睛出声冷笑道。

  他来前来首都的时候,还以为会是一场恶战。

  就是那种碰面以后,双方直接动手。

  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恶战。

  可现在看起来老头很善良,恶战一点没有,恶人倒剩下他一个。

  这起案子太有意思了。

  老张想要怎么玩?

  陈无数低下目光和一双浑浊的瞳孔对视。

  老张死前嘴角挂着一丝笑意,好像是在嘲笑他的愚蠢。

  可是,陈无数却看见一个可怜的老头,老人家都很需要陪伴吧?孤零零一个人死了。

  又变成恶鬼道力量的载体,在理发店里残杀着昔日老友。

  难道只是想找点人陪他?

  唐丰站在旁边缩了缩脖子,心底有些发怵的开口问道:“数哥,我们先该怎么办?”

  陈无数瞥他一眼,伸手推开铺门,直接离开店里:“先出去吃个晚饭,八点钟再进来看看。”

  “好啊好啊。”

  唐丰连忙跟在他后面走出理发店,根本不想在理发店里久待。

  亏得数哥还有心情和头颅对视,妈的,这一眼看过去场面就更诡异了。

  唐丰一辈子都没看过恐怖片,没想到,今天反倒是亲身经历了一把恐怖片的场景。现在自然是能跑多快就多快,并肩和陈无数走莲花胡同。

  只是刚刚杀完人就去吃晚饭,不太合适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