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时空穿梭 行走于诸天之间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71 居庸县

行走于诸天之间 萌俊 2208 2020.01.22 09:00

  “陈县尉。”

  “你莫不是喝醉了?”

  大殿高台之上,猴腮官员饮酒入腹,放下酒爵,笑吟吟的看向陈无数。

  陈无数双目微凝,视觉范围里立即出现一道信息。

  姓名:黄德文。

  官职:居庸县令。

  爵位:右庶长。

  信息:郡望世家出身,年四十二,曾任河东郡郡守。因贪墨钱粮,糟贬为居庸县令,为人贪图享乐,睚眦必报。

  开明兽是传说中昆仑山守山神兽,长有九头,可远视天下,明辨是非。

  晋郭璞《山海经图赞·海内西经·开明》有载:“开明天兽,禀兹金精;虎身人面,表此桀形;瞪眎昆山,威慑百灵。”

  本次事件中陈无数没有携带负面状态,反而获得这项增益状态的加持。

  而“开明”效果的呈现方式则是用视觉呈现,和不周之灵在脑海中的信息提示,完全是两种形态,成为不同的信息来源。。

  陈无数一眼就看到主位官员的基本信息,顿时觉得“开明之力”大为好用。

  再加上他本次事件中初始身份的提高,自己也算得上是良好开局了。

  不过,对于黄德文县令的笑问,陈无数并没有起身作答,只是高高把空杯举起,故作醉酒状,靠在侍女胸前朗声喊道:“没醉!没醉!本官没醉!”

  虽然是县令是殿内官职最高的长吏,但是陈无数作为手掌兵权的县尉,是一县守将,自可和县令随意相处。

  何况,还是在气氛轻松的酒筵上相谈?

  举杯作为回应,根本不算无礼。

  “哈哈哈。”

  “醉了,汝是真醉了!”黄县令摇头晒笑,身旁仕女再度给他添酒。殿内其余宾客,同样面露嬉笑,嬉笑着殿上不胜酒力的陈县尉

  陈无数环顾大殿一圈,把席上宾客的身份迅速浏览一遍。

  他要依靠收集到的身份信息,判断一下目前局势。

  很快,他就看出殿内总共十三人,大半都是居庸县内官员、书吏,剩下几位则是县中富商与豪族弟子。

  除开坐在上首的县令外,坐在他对面的则是居庸县丞,再加上他这个居庸县尉,便组成了居庸县权势最高的三个人组。

  难怪殿上全部宾客,只有三人身旁伴有仕女,原来是他们身份地位够高,其他人不够资格。

  当然,有一点让陈无数很讶异……

  不管是居庸县令、县丞、还是功曹令等官吏,殿内的大部分人身上都有着“狡诈奸猾”,“恶毒心狠”,“睚眦必报”等负面描写。

  特别是县令、县丞等官位较高的人,身上都还背负着贪污腐败的黑历史。

  比如这个县令就是曾经的河东郡守,因为贪墨钱粮才被贬到西疆的居庸县任职。

  也对,区区一个边疆县令,怎么可能钱财置办奢华的酒筵?除了贪钱,根本别无办法。

  呵呵,别看这场酒筵所在的殿庭不大,只是一个木梁搭建的小殿。但酒肉、歌舞、该有的有用,完全超出县吏酒筵的规格。

  居庸县地处边塞,隶属上谷郡,西出居庸关外,便是茫茫大漠西域。

  匈奴年年叩关劫掠,可是居庸县的长吏们却是一幅歌舞升平、享乐主义。

  陈无数脑海里第一个浮现出来的词语,就是蛇鼠一窝,贪官污吏。

  要是有人往上举证状告,怕是全县官吏一个都跑不掉!

  就这样还怎么加入西征大军?

  陈无数心头笑了一下,感觉把自己也给骂进去了。

  “呵呵。”黄县令则在用菜的时候,用衣袖遮住大半个脸颊,嘴角露出一丝窃笑。

  “哒哒哒。”此刻,一串急促的脚步声在门外传来,同时还是带着甲胄相撞,铁器摩擦的金戈声。

  不过,这点动静早被殿内的歌舞声掩盖,直到时候将士抵达门外,抱拳跪地时,众人才惊觉不对,把目光投向殿外。

  “禀县公,县尉,粮道出事了!”

  陈无数猛然睁开眼睛,唰的一下在仕女身旁站起身叫道:“什么!粮道出事?”

  “元光五年”是汉武帝年号,且只是武帝十一年号当中的第二个。这时大汉刚经历文景之治,国力强盛且大汉军士训练有素,而匈奴在塞外灭大月氏,侵占河套草原,于阴山外筑起龙城,成为大汉的心腹之患。

  这种年代背景之下,雄才伟略的汉武帝锋芒毕露,决定发起西征,剿灭匈奴势力,夺回草原管控制之权。

  而元光五年正式第一次西征的时刻,居庸县作为边塞要地,运输来此处的粮道出事,第一个问责的必是居庸县尉。

  这时门口披甲的大汉身上带血,显然经历过一场激战。

  他在礼貌性的报告后,转眼看向陈无数详细报告道:“禀都尉,半个时辰前有一部匈奴闯过五十里外一处长城亭哨,于二十里外青溪亭劫粮。”

  “我们送往谷城两百车粮秣全部遭劫,运粮队亡者四十三,伤者八十六!”

  “请都尉大人示下!”

  大汉士卒共分为京军、边军、地方军三类。

  京军直受武帝管辖,常常调用四方,是最强大的主力军团。

  边军则由边将统帅,负责守卫长城,胆气与武器最旺,只是装备欠缺,缺少训练。

  地方军则是采取屯田制,战时为兵,闲时为农,每年抽调徭役训练,由各郡都尉、各县县尉统帅、调动。

  当然,名义上各郡县长吏,如郡守、县令才拥有地方军的指挥权。但实际上由于不少长吏不通军事,导致郡都尉、县尉独掌兵权,气焰压过长吏一筹。

  而居庸县虽属边县,但是居庸县里的士卒依旧属于地方兵,和边兵是两个系统。

  平时只有一曲五百人的士卒,共分十屯,直接由县尉统帅。

  在门外通告的消息人,则是县城贼曹,属于县尉管辖。

  这时贼曹站在门外,禀告消息的目光全部都投向陈无数,根本没把县令放在眼里。

  陈无数先是查阅了贼曹的身份信息,确定贼曹叫作“魏长羡”,拥有刚正不阿的性格以后,马上就看出这位贼曹对他的称呼,有违常理。

  一般情况下贼曹不会称呼“县尉”为都尉,因为在正式官职上,都尉已经要比县尉更高出一级。除非这个贼曹非常尊敬县尉,唯县尉马首是瞻,才会口称“都尉”以表忠心。

  所以但凡被人叫作“都尉”的县尉,都是县中独掌兵权,风头十足的人物。

  这场酒筵不对劲!酒至正酣时,有匈奴劫粮!而他显然又是个强势县尉,,怎么看怎么都和县令是不对付的……

  这里面绝对透着一场阴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