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时空穿梭 行走于诸天之间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90 其罪当诛

行走于诸天之间 萌俊 2029 2020.01.31 14:00

  “哼!”

  “通敌之罪,其罪当诛!”

  卫青把信简上的文字全部看完,一眼便洞穿居庸县里的局势。

  “啪”

  他毫不犹豫的把信简掷落在地,满满怒意的大声怒吼。

  殿上官吏们望着地上碎成竹片的信简,表情当中都闪过一抹惊恐。

  他们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出大事了!”

  陈无数嘴角浅笑,不急不缓的继续喝着果酒。

  哎呀,没想到外殿是黄酒,内殿是葡萄酒,档次还起来了一点。

  这个年代黄酒晦涩清甜,好是好的,就是没有深品的感觉。不过,果酒酿制工艺特殊,细品之下味道很不错。

  虽然,刚刚陈无数在殿外已经喝的脸色通红,但是此刻还是一杯一杯的把葡萄酒往喉咙里咽。

  要他说,古代就是没人看得上葡萄酒,没有形成潮流。只有在蒸馏技术未出现的时代,才会有果酒受到青睐的机会。

  不然,将来中华红酒绝对甩欧陆货几百条街。

  至于卫将军的愤怒?

  这点早他的预料当中,甚至就是他要的效果。

  卫将军越怒!

  他的功劳越大!

  黄德文等人死的越惨!

  而且卫青作为西征大将,看待事情的角度和普通官吏不同。

  如果,陈无数是把信件交给太守司马言,司马言绝对也会进行处理。

  只是很可能按照官僚风格,查一查,审一审,把该走的流程走完。

  要是有人帮黄德文说说话,或许黄德文的罪状还是减轻一些。

  可换作卫将军会怎么样?

  只怕恨不得当场就把黄德文等人千刀万剐!

  黄德文通敌卖出去的铁矿、粮食、盔甲……最后都会让西征大军付出血的代价,是实打实在给西征大军放血。

  何况,还敢劫大军的军粮?

  这就是在割西征将士们的肉啊!

  信简衰落在地上,碎成四分五裂的竹签。

  陈无数依旧喝酒吃瓜,司马言愣楞神,刚想要起身向卫将军询问。

  可是他的手臂刚抬,腿都还没动,卫将军却站在台上,率先抓起一柄鎏金龙纹剑。

  司马言看见卫将军抓剑而起,迅速收声,静静观望着事态发展。殿内的其他参将、裨将,立即挺直腰板,把手按向腰间的短刃。

  酒宴上无人带刀,唯有卫将军持剑上座,以示身份尊重。他们的短刃其实不长,和进餐所用的餐匕差不多,圈当是行军在外的护身工具。

  卫将军抓着长剑,单手插着腰抛,炯炯有神望着台下,朝着那位正在大快朵颐的身影大声吼道:“居庸县尉何在?”

  全本的“幸运儿”陈无数,眼下已经变成全场焦点。

  可他还是慢条斯理的放下酒杯,昂首站直身子以后,才温吞的禀告道:“将军,下吏在此。”

  “陈都尉兼具有功,击敌有勇,可敢领我一道将令?”卫青眯起眼睛,望着陈无数,眼神表层是审视,内层则是藏着欣赏。

  陈无数仿佛早有预料一般,单字回答道:“敢!”

  非常的凌厉,简洁。

  可他说话时候,嘴里还吐出一股炽热酒气。

  “你最好不要醉酒落马而死。”卫青脑袋里心里闪过一个念头,可是表情却极为肃然,横起长剑讲道:“持我佩剑,西征大营调五百亲骑,星夜奔赴居庸县擒人。”

  卫青语气一顿,平和的五官上,陡然浮出一股狰狞:“通敌者,诛全族!”

  “啪。”

  卫青手中制式华贵的长剑抛出,陈无数一把抬手抬过,当中抓住长剑,双手持剑抱拳应道:“诺!将军!”

  他猛然回首,嘴里咧出一道白牙,转身踏步走出大殿,身姿极为狂傲。

  哗啦啦,殿内响起一片骚动声。

  特殊场景符合!

  初级传承之力正在躁动,提前获得一枚“温酒饮记”!

  注:仅限本场战斗使用。

  陈无数听见脑海里的提示声,走路的步伐,更加嚣张。

  “无礼!”

  “我就没见过这么嚣张的人……”

  “咦?”

  “哪来的剑?”

  外殿的“小吏”们先是一番嘈杂,旋即全部保持沉默,目光凝重的望着那把佩剑。

  这个年代不存在什么尚方宝剑,可是大部分官吏刚刚都看见卫将军手中提的剑,正是陈无数手中的剑。

  陈无数一来一回手中多把剑。

  这预示着什么?

  没人再敢出言冒犯陈都尉,更没人敢阻拦陈无数跨出府门。

  大汉调动兵马,准确来说是需要虎符才行。可虎符这东西是把大军调离驻地时用的,西征大军早已从京师开拔,虎符也就束之高阁。

  毕竟,开坛拜将的仪式都帮卫将军走完了,虎符的意义极具减弱,除非有人想要取代卫将军的地位,把兵马调职其他地方,才需要亮出虎符。

  可陈无数根本不需要调动全部西征大军,哪里需要虎符?

  卫将军更不敢把虎符给他!

  于是把佩剑交给陈无数,就足够让陈无数调动五百亲骑了。

  这五百亲骑都是卫将军的亲卫骑兵,不需虎符,只需将军信物就能调动。

  轰隆隆,一刻钟后,五百骑兵冲出大营辕门,卷起尘烟,在夜色下直奔居庸县。

  大营里的士卒、民夫们抬头观望,发现是将军亲骑出动,眼神都闪过浓浓疑惑。

  “妈的。”

  “头有点晕。”

  陈无数策马扬鞭,摇摇脑袋,竟然真感觉有点喝多了。

  果酒有后劲儿。

  不能小瞧啊。

  此时他不仅不害怕,反而夹紧马腹,目光兴奋的一骑当先。

  同时。

  居庸县内。

  黄德文与赵家、张家、以及县丞、督邮等一窝蛇鼠官吏凑仔在一起,正在商量怎么冲破魏长羡的城门封锁。

  “赵家和张家的村勇准备好没?”黄德文身穿长袍,目光率先转向现场最没地位的两个人。

  赵家族长与张家族长对视一眼,齐齐点头道:“我们两家各遣三百村勇,已经在城门外待命了。”

  没错,黄德文一开始确实被陈无数的迷烟给稳住了。

  可第二天上午,他就察觉到不太对劲。

  首先是督邮派出去的小吏们,全部都被县卒拦截。

  其次,陈无数率步卒追击,没有携带太多粮草,怎么两天两夜都不回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