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时空穿梭 行走于诸天之间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8 香江鼎沸

行走于诸天之间 萌俊 2265 2019.12.31 14:00

  夜是黑色的夜。

  二十分钟后,一辆红色的士停在喜帖街路庞。

  “嗙嗙嗙!”陈无数拎着唐刀下车,大力用拳头锤击着铁门。

  还未睡下的徐子柔穿着睡觉,伸手拉开铁门,柔滑的手掌便被人用力攥紧一拽,直接拽出家门。

  “走!跟我走!”

  蚕丝睡衣遭铁门勾破,拉出一丝细线,勒紧女人的柳腰。

  面对突如起来的变故,徐子柔的脸色有些惊慌,踩着拖鞋,脚步紧紧跟在男人身后。

  “数哥,发生什么事了?”

  男人拖着她沿着长街奔跑,想要把夜色中的杀机抛到脑后,却没有抛下一个女人。

  “没事。”

  “站我身后就好。”

  陈无数突然脚步一声,站在街口看着墙上车灯逐渐变亮。

  女人终于意识到情况不对,察觉到黑暗中的杀意,捏着男人的衣角,满脸胆怯站在他身后。

  “呲啦!呲啦!”一阵轮胎摩擦地面的声音响起,五辆黑色轿车一个甩尾,纷纷把车头对准陈无数,车灯晃的人睁不开眼睛。

  “就是他杀了颜老,干掉他!”

  “干掉他!”

  车内传来低沉的嘶吼声,车里的中区探员们纷纷掏出手枪,把手伸向门把。

  陈无数用左手轻轻抹掉徐子柔扯着衣角的手,右手拎高唐刀,侧头舒声讲道:“靠墙蹲下,什么都不要看。”

  “照我说的做,就什么事都不会有。”

  徐子柔突然睁大眼睛,声音清脆的话道:“不,我要看着你。”

  这时她的瞳孔清澈而明亮,语气坚定又温柔。

  “随你。”

  陈无数丢下两个字,白鞋一蹬,整个人便在夜色中拔刀而起,席卷上前。

  “锵!”

  新刀的声音要比旧刀更为清亮。

  而在刀身第一截的位置,上面烙印着两个银色的繁体汉字。

  拂衣!

  这是一把澳门老刀匠精心淬炼的古式唐刀,刀身、雕文、刀鞘、刀锋之间,处处彰显着大唐的盛世风华。

  工匠三个月时间锻造它,雷洛用三天时间给它开锋,而它要杀不止三个人。

  “轰!”

  陈无数的身影落在车顶,抽刀刺进车壳,一刀贯穿驾驶座一名探员的头顶。

  在他手臂巨大力量的驱使下,刀锋切进铁皮、人皮,都像切豆花皮一样简单。

  “在上面,他在车顶上面!”

  当陈无数再度抽出刀锋的时候,其他中区探员们已经站在地面,大声疾呼,抬高枪口,果断的扣下扳机。

  “砰砰砰。”

  一连串子弹划破夜空,陈无数一个翻身顺着车尾落地,挥刀斩翻两名探员。

  车尾灯爆了,他的头没爆。

  随着一阵枪响,夜色开始翻滚。

  一座城就是一盆火锅,万万人是锅里的鱼肉,几个人围在火锅旁边,下筷虎咽着大鱼大肉。

  当有人把一块硬骨头丢进锅里的时候,最多溅起几滴烫手的汤水,并不能熄灭锅底的火焰,更不没资格掀翻分食的餐桌。

  除非丢下去的不是一块骨头,而是一条龙!

  一声轻微的撞击声响起,陈无数把唐刀收进鞘里,最后一个便衣探员侧则脖子摔倒在地,四周变得一片宁静。

  陈无数拇指轻摸着刀挡,抬头看向没有星星,又没有月亮的夜空。

  虽然枪声停止了,但是他感觉香江彻底沸腾了!

  毕竟只有身在锅底的那块骨头,四周的汤水才最为平静。同时也最为滚烫!

  当他来到墙角,准备开口说话时,没想到,却提前遭遇一个拥抱。

  徐子柔一下扑进他的怀里,紧紧搂住他喊道:“你是个坏人,你竟然是个坏人。”

  陈无数低头脑袋,两人四目相对。

  他看着怀里俏丽的脸庞,竟然对着眼中柔情似水,泛着涟漪的女人破口大骂道:“放屁,老子是个好人,他们是坏人!”

  徐柔子身体一抖,抱着陈无数的双手却更加发紧。

  “我就喜欢坏人!”

  “干,你真是个坏女人!”陈无数身体一抖,挣脱开她的怀抱,主动后腿一步,眯起眼睛看向她:“洛哥给你的钱,你存银行了对吧?”

  “你带着那笔钱,马上回上沪吧,我杀了中区的华探长颜同,你跟着我会没命。”

  陈无数还想开口让徐子柔去找猪油仔,让猪油仔连夜安排船帮他跑路。

  这点事情相信猪油仔会帮,反正是一个女人跑路,又不是他。

  可惜,这时徐子柔却已经学会抢答,只听她语速极快的讲道:“不会没命的!”

  “你这么强,会保护我的,你不带我就是嫌我麻烦!”

  陈无数眉梢跳跳,没想到女人猜的这么准。

  “对,我就是嫌你麻烦。”

  “我是你的女人啊!”

  “我又没出钱,我心疼什么?”

  陈无数沿着喜帖街往前走,嘴里各种嫌弃,可是没有能赶走这个女人。

  他现在总算知道,当一个女人不要脸,硬是赖着他的时候……那黏人的程度,比狗皮膏药都还黏人,怎么甩都甩都不掉。

  他有心给徐子柔一点警告,可是徐子柔有一句话没说错。

  这是他的女人啊。

  虽然不是心爱的女人,但最起码是上过的女人。

  难搞哟!

  陈无数打算先带着她前往旺角之前那套公寓渡过一夜,等到明天白天的时候提前走人。

  没想到,当他们步行来到旺角的时候,大眼明已经带着一帮九龙探员把公寓团团围起,正在里面招摇过市的搜查。

  陈无数看了他们一眼,牵起徐子柔的手走转身离开。

  两人走了这么久,他敏锐的发现徐柔子拖鞋已经磨破,可是徐子柔的脚步,竟然没有拖慢一点。

  等到避开大眼明的人马,他干脆便停下脚步,休息一会。

  “你怎么不走了?”

  这下徐子柔反倒有些惊讶,眨眨眼睛朝他问道。

  陈无数怀里抱着唐刀,呵了一声讲道:“你走不动了,休息一会。”

  “什么!我走不动了?我看明明是你走不动了。”

  徐子柔靠着墙壁,一边揉着脚腕,一边开口反驳。

  陈无数白了他一眼,选择跳过这个话题,继而开口讲道:“明天带你去水货街买鞋,算我送你的礼物。”

  “如果是求婚礼物的话…我想要……”

  “戏别看太多,求你个狗屎。”

  粗鲁!实在是太粗鲁!徐子柔脸上才刚刚露出几分甜蜜,马上就被迫换上一幅吃了屎的表情。

  她为了缓解自己的不悦,干脆把鞋穿好,站直身问道:“现在去哪里!走!马上走!”

  “带你去海边散散步吧。”

  陈无数看见她把鞋穿好,思索一下,想了一个能避风头的地板,拦腰把徐子柔抱起。

  徐子柔顿时脸色羞红,搂着他的脖子问道:“你为什么抱我。”

  陈无数理都没理他:“这是带,不是抱。”

  “哼,你硌到我了。”

  “不好意思,是刀柄硌到你,不是我。”

  他的胸口突然被小拳拳给锤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