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时空穿梭 行走于诸天之间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72 清溪亭

行走于诸天之间 萌俊 2150 2020.01.22 14:00

  “驾!”

  “驾!”

  “驾!”

  居庸县直道,十余匹快马溅起泥泞,正在飞速向前奔袭。

  汉朝延秦制,长城、直道、水渠三大工程皆被汉朝继承。

  大汉不仅重新修缮长城,以固边防,扩大水渠,转化水利,同样在交通上广建直道,构建起一个基础的交通网络。

  特别是在边塞地区,县与县间都有开扩道路,方便军队相互支援。

  当然,秦朝直道相当于是现代的高速公路,地面平整坚固,可供八驹同行,大汉不可能把直道修到边塞。

  但是边塞军民们常用直道来代指县道,形容往返的官路。

  这时陈无数身穿长袍,双腿跨马,拉着缰绳奋力疾驰。

  一柄七石长弓挂在马侧,旁边还放着一斗箭矢。

  汉朝马鞍、马镫、马蹄铁皆还未发明,驾驭马匹需要充分的骑术功底。

  这导致骑兵交战中匈奴大占优势,汉军则马少、骑士少、多以车军对垒交战,无论灵活还是战力都处在下风。

  而男儿若有一手好的骑术,入伍服役便可入骑军,在军中地位、待遇皆高,等于是个高级人才。

  整个居庸县一曲士兵,骑兵不过四伍,二十人而已。

  其中两伍在运送粮秣的时候,便派入军伍中充当侦骑。

  此刻陈无数立即抽调剩下两伍骑兵,带着魏长羡一起飞马赶往清溪亭。

  至于其他步卒速度太慢,且县城需要屯兵驻守,不带也罢!

  魏长羡御马骑在身旁,手握缰绳,朗声叫道:“都尉,今夜县公晚宴究竟谈何事?”

  陈无数略作思索,马上冷声应道:“无事,什么都没谈。”

  酒筵上众人一幅饮酒享乐的样子,哪会谈什么正事?假如有谈的话,不周之灵肯定也会给出相应信息。

  现在信息都没有,可见是一晚上都在喝酒,真的什么事都没谈。

  “那恐怕祸事至矣了!”

  魏长羡身材高大,脑袋和磨饼很像,是一个十足的边塞猛汉。

  要是今晚县公招县尉谈论的是公事,那么丢粮还有推诿的理由,或许罪不致死。但偏偏陈无数受邀赴宴真的屁事没谈,全是在喝酒享乐。

  现在丢失粮秣,等到卫将军率军抵达上谷之时,马上就会将他以军法论处。

  想到这里魏长羡长叹口气,心头顿时有些发紧。

  陈无数一言不发的继续驾马,嘴里只吐出两个字:“夺粮!”

  既然县兵把粮秣丢了,现在就只剩下一个办法。重新把丢到匈奴人手里的粮秣给夺回来,重新拿这批粮秣去和郡守、和卫将军交差。

  于是他在惊觉居庸县时局不对的以后,便迅速离开酒筵,一路与魏长羡交谈不断,总算把这次匈奴奇袭的前因后果全部弄清。

  原来现在第一次西征已经打响!

  汉武帝任命车骑将军卫青出上谷,骑将军公孙敖出代郡,轻车将军公孙贺出云中,骁骑将军李广出雁门西征匈奴。

  四路将领各率一万骑兵,兵分四路,在春天出发,需于秋天前提前打退匈奴的秋掠,以护边境安宁。

  而京师只负责提供人马、兵械、自京师出发以后,四路将士的粮秣都需要由沿途郡县提供。上谷作为边郡,又是卫将军出军关隘,自然就负责给卫青这路兵力提供粮草补给。

  在兵马未动,粮草先行的前提下,现在卫青将军还未抵达上谷郡,郡守就已令各县筹集粮草运往郡至所在的沮阳县。

  原先,陈无数今晚是要亲自护送粮草前往郡治的,可是突然收到督邮传令,县公邀他入府有正事商议。

  于是原本的县尉便让贼曹魏长羡率领五屯士卒代为护送…….

  没想到,县公邀他是享酒取乐,没有商量正事。

  更没想到送送粮秣的军队会在关内遭遇匈奴袭击。

  说这一切都是碰巧的话,那么巧合的也太多了一点。

  这个小破县城的局面很乱,而他就身处在漩涡之中!

  陈无数要是在事情发生之前便接过身份,肯定一眼就能识破如此拙劣的把戏。只可惜,世事不如愿,世界不会给他重来的机会,只能尽量完一遭力挽狂澜了!

  如果不能把失劫的粮草给抢回来,别说加入西征军队,恐怕他在不周世界里连命都保不住!

  现在居庸县的溃兵暂时在青溪亭驻扎、休整、等待县尉前来调命。

  可以说,魏长羡倒是做了一个比较明智的举动,既没有派兵追击,也没有直接调兵回到县城。

  夜晚道路难行,士兵多患“雀蒙眼”。在晚上看不见东西,更容易遭到伏击。让士兵在附近亭所休整、他亲自回到县城禀告军情,是一个最稳妥,最合适的办法。

  当然,他就是想派兵追,也不可能组织起有效追击,更逞论用步卒打败步兵。

  “都尉!”

  “青溪亭到了!”

  这时陈无数驾马来到一片村舍外,只见村舍里灯火一片,里面的人来来往往,还有两队士卒守在村舍木质的大门外以充守卫。

  魏长羡提醒一声后,当即勒马,大声吼道:“都尉抵达,开门!”

  “是!魏曹吏!”灯火之下,门墙旁的士卒能把来者面孔看清。大家都是一个县城的军伍,自然认识对于县内将官的长相。

  何况,居庸县尉向来独掌兵卒,常常亲自监督兵卒的训练、征调。县城里的士卒都认识县尉长相,根本不需要传验就能认出县尉的面孔。

  现在县尉抵达青溪亭,对于青溪亭的士卒来说是一件鼓壮士气的事情。

  很快,士卒们便打开墙门,陈无数则带着魏长羡和一群骑兵翻身下马,把军马交给骑兵看管,带着魏长羡走进亭舍当中。

  大汉照搬秦制,乡间每十里一亭,设亭长,下辖亭父、求盗。管理乡间捉贼、缉盗、传信等事宜。而亭里的民间纠纷,争吵辱骂等事宜,则有乡间三老负责处理。

  这是大汉下沉到乡间里一个基础的行政单位,手下惯管着三五小卒,非常逍遥快活。

  至于再往下的里长手上就连一兵一卒都没有,只负责挂个名号、传达外界信息……

  这时由于县城溃兵扯到亭内,所以整个青溪亭都已被惊动。亭里人家们点起火把,凑些草药,正在勉强给伤兵做一些处理。

  而亭里的村民在听闻县尉抵达以后,立即惊恐的分撤两边,由亭长带着三老、亭父、求盗迈出人群,迎面向陈无数作揖:“拜见都尉长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