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时空穿梭 行走于诸天之间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84 太守

行走于诸天之间 萌俊 2111 2020.01.28 14:00

  西征军大营。

  建立在上谷郡左侧一处的平坦空地上,方圆占地十数里,与沮阳城遥相呼应,形成一面连璧的坚盾。

  虽然,现在西征军队还未抵达上谷郡,但是郡内官吏早就把大营、马厩、水、粮全部备齐待用。

  这些都是作为一郡太守,必须为大军提前做好的筹备事宜。

  毕竟西征大军人马庞大,不可能直接进城驻扎。

  一会影响百姓民生,二也没有那么的空宅可供万人大军居住。

  按照行军规律都是驻扎城外,构建大营,以作营地。

  此时郡城各县运来的粮秣、民夫全部聚集在大营里,各司其职的为西征大军做好准备。

  人马未动,粮草先行。

  战争绝不是易事。

  一支万人之众的骑军,背后是十几万在为之服务。

  何况,这支西征军队还要远处塞外?

  每一场西征都不知耗费多少钱财、人力、国力,都是在消耗大汉朝的底蕴,赌大胜以后的大利!

  一名刀笔小吏站在粮车前,清点完粮秣,确定没有空车、稻草、石头等虚报以后,点点头用小刀在竹简上刻下一个“至”字了,表明粮草已至。

  “陈县尉,两百车粮秣齐了。”

  盗笔小吏一拱手,打量着面前的陈无数,言语上不敢太放肆。

  居庸县卒丢失粮秣的事情,西征大营里都官吏们心里都知道。

  陈县尉能够把粮秣找回来,别管是用什么办法,都算是个有本事的人。

  别说小吏职位太低,就算是其他县城的县尉都不敢乱嚼舌根子,更不敢对陈县尉怠慢。

  “好。”

  “多谢了。”

  “麻烦您给士卒和民夫都安排些餐食。”

  陈无数说话的时候,手里出现一枚银锭,不着痕迹就放入小吏的掌中。

  莫欺小吏。

  要人做事,还是用利益推动最为稳妥。

  陈无数抄掉周家堡以后,把全部财帛都分给士卒。

  既能勉励作战,又能收买人心。

  不用自己出钱都不心疼。

  不过,魏长羡刚正归刚正,但是却懂得人情世事,私下又将一些金银送回到都尉手中。

  谁说每个“刚正不阿”的人都是铁憨憨?

  陈无数就觉得魏长羡很懂嘛。

  由于不是这明面上参与瓜分的,且立人设的目的已经达到。

  他索性就不再虚伪,非常干脆的把金钱给收下备用,这时就派上用场了。

  只可惜,大汉世界的金银财帛和香江世界的港币不同,没有兑换积分的功效,只能在本世界内当俗物使用,作用变得极低。

  这也导致陈无数出手非常大方,更加不把金银放在眼里,交与小吏以后,还特意补充一句:“若是需要银钱,还可以直言。”

  刀笔小吏拿着银锭,双眼放光,喜笑颜开道:“够了,够了。”

  “给将士、民夫安排伙食本事分内之事,陈都尉不必客气。”

  原先小吏嘴里的县尉,也变成亲切的都尉了。

  好像两人间的关系一下就亲近很多。

  “捏捏捏。”小吏用手指捏着银锭,感觉比捏家里老娘们还要舒爽。

  啊。

  这种感觉……

  就是年幼时第一次牵起姑娘的手掌,幸福、满足、还很激动。

  “嘿嘿嘿。”

  小吏脸上浮现着笑容,眼神扫过最尾那辆铺着麻布的木车,张张嘴,突然意识到那车又脏又臭的东西可能是战死县卒的尸体。

  他正打算询问一下,都尉大人是否要将尸体掩埋时......

  一个头上长冠,身披锦袍的身影,便带着几名便乘牛车赶到大营内了。

  随着牛车止步,长冠大员踏步下车。

  大营两旁的官吏全部作揖下拜,路边站着的士卒、民夫则全部拜倒在地。

  “下吏拜见太守长吏!”

  “下吏拜见太守长吏!”

  一郡主官。

  习惯称之为郡守。

  汉景帝时期改称,正式官职为“太守”。

  于是汉人私下都习惯称郡守,只有在正式场合才会用太守称呼。

  而汉朝只实行郡、县二重制度、并未有州、府、行省第等三重地方机构。

  于是郡守的地位、权利变得极高、是朝中两千石大员。

  位同侯爵,与郡国封王相等。

  司马家为关中望族,官宦世家,战国、秦、汉皆有出仕为官者。

  这位司马信便是当代家族梁柱,官至上谷郡守,是司马家目前积官最高的一位。

  陈无数深知太守位高权重,下拜时毫无心理阻碍,神态、动作极为肃穆。

  他可不想因为一时傲气惹太守不快,最后把自己的事件任务给泡汤了。

  “嗯。”

  司马信微微颔首,走下牛车以后,站在刀笔小吏面前,一甩衣袖询问道:“居庸县的粮秣备齐了?”

  “禀太守,两百车粮秣皆已送至。”

  “每车两百石。”

  “一石不少。”

  刀笔小吏面色肃穆,有板有眼的认真回答着。

  这时车、石、斤都有标准的重量刻度。

  想要虚假瞒报?

  嘿嘿。

  你可以试试看。

  司马信扫过后方的粮车一眼,神情稍缓,对于居庸县的疑惑释去。

  接下来,他同样看见后方盖着麻布的车辆,一看就看出车辆里肯定藏着死尸。

  于是他继而转身在甩衣袖,朗声说道:“诸位无需多礼,且站起身与我叙话。”

  “是!太守!”

  陈无数等在场的官吏们,这才直起身面对上谷太守。

  旁边的士卒、民夫则得等官吏起身以后,才能从地上慢慢起身。

  他们的起身动作还不能太快,否则还会有越礼之嫌。

  陈无数借着机会目光一瞥,马上开启“开明”效果,获取上谷太守的信息身份。

  姓名:司马言。

  官职:上谷郡守。

  爵位:中更。

  信息:官宦出家之主,年四十八,为人好名,耿直,有才思,甚聪慧。历任建平县、青河郡长吏、现为上谷郡太守。

  “哒哒哒。”正当陈无数双目闪烁,浏览信息的时候。司马言踩着皮靴,大步走到他面前,抬起手指向最后一辆木车问道:“陈县尉,车内装的可是阵亡县卒?”

  陈无数按时送粮抵达,不算违反军法。

  可是司马言作为陈无数的顶头上司,是有权追究行政责任的。

  如果,居庸县士卒死亡过多,导致居庸县城卫力量大降。他便要从郡城中调拨人马补起,免不得给陈都尉今年的吏考上写上一个“下”字。

  陈无数拱起双手,面色含笑的正声说道:“太守大人可亲自移步一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