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时空穿梭 行走于诸天之间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83 郡治

行走于诸天之间 萌俊 2106 2020.01.28 09:00

  “沮阳城到了。”

  一道山间小路上,延绵数里的运粮队伍拉成一条长龙。

  陈无数单骑在前,立于山头眺望远处的一座古代城池。

  城高八米,依着水流呈现圆形,由黄土、大石筑成,

  就像某某省,不会有某某市一样。

  上谷郡八县,也没有上谷县或是上谷城。

  郡治位于沮阳,郡城自然就是沮阳城。

  作为一处边塞要地,沮阳城乃是北入关中的咽喉要地。城池高大、威武、就像是荒凉大漠上的一头雄狮,城上的士卒们则是个个流露出一股铁血之气。

  陈无数再回头一看,呵呵,帐下的士卒们马上就显得非常不堪了,真有种杂牌军的感觉。

  没办法,县卒本身就是杂牌军,往往是邻郡调拨来的服役青状,就连参战的甲、盔都是自备,谈和精锐?

  然而从郡治开始,地方军和地方军就会划分成一个明显的界限。

  因为郡城建有武库,钱粮充沛,无论是装备、训练都要比县城高出一个档次。

  不过,县卒不是没有优点。

  对于将领而言,县卒更好控制。

  这是其他边军、京军、郡国军队都无法比拟的地方。

  陈无数在一把火烧光周家堡以后,亲率五百民夫与一百步卒,押运两百车粮秣赶向沮阳城交差。

  这五百民夫里有男有女,把周家堡里的活人全部都给带走了。

  这样既能把人力充分运用起来,又能杜绝消息散播出去,算是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

  而在上谷郡发来的命令里,是将交粮时间划定在西征军队抵达上谷郡前。

  只要西征军队还未抵达,就不算延误军情,不足以论罪。

  眼下陈无数经过两天两夜的赶路,终在夕阳西下,西征军队抵达沮阳城前把军粮运到。

  当中虽然有些波折,但起码稳住狗命了。

  接下来,先去交割军粮,再想办法加入西征军队。

  或许居庸县里一窝居心叵测的蛇鼠之辈,将会成为他跨进西军的晋升之资。

  “传令下去。”

  “加快脚步,准备进城。”

  陈无数开口下令,身旁一名步卒立即向后传话:“都尉有令,准备进城!”

  “都尉有令,准备进城!”

  一百步卒、五百民夫。

  相比较先前的运输队伍,人数不减反增,本应在昨晚就抵达沮阳城的。

  不过,陈无数特意挑选小道,避开县道旁的驿站,时间便会晚上一天。

  而这身旁的一百步卒,也足矣镇压五百民夫运粮。

  只是整个运粮队伍里,独剩下陈无数跨下的一匹军马。

  现在连传令都要派步卒奔跑,更别说外出探查。

  真是有些可怜。

  至于进城之后,是否会被黄德文在郡城的耳目收到风声?

  黄德文作为一县长吏,肯定会在县城有一些耳目与关系。

  可是陈无数在路上避开就行,根本没打算偷偷摸摸进城。

  首先,居庸县两百车粮秣送达沮阳城,这个消息肯定是隐瞒不足的。

  其次,沮阳城前往居庸县,快马最也得一天一夜的时间。

  等到沮阳城的耳目抵达居庸县时,魏长羡早已率领的两百步卒,牢牢控制着县城。黄德文收拾细软的机会都没有,又怎么逃出居庸县?

  陈无数根本无需太过担心,只要在沮阳城里请到军令就行!

  不过,他还真的周家堡内真搜到数封密信。里面周家有和匈奴、县令等官员联系的密函,也有周家和赵家、张家等望族联系的信函。

  居庸县一共七家豪族,一家不落的全部出现在密信里。

  这下不止是县令、县城这些官吏,就连本地豪族都要全部遭殃。

  陈无数真不知道有人喜欢把密信留底,简直是蠢的不能再蠢。

  难道是互相间当作把柄的手段?还是要对账本,确定贸易额度啊?

  另外,有一封信件上正式密谋劫粮事件的计划。

  虽然整个计划只是以通知的形式,送信到周家堡里。但是言辞间却把黄德文、匈奴、县丞等人牵扯进来。

  恰好,这封信件就是黄德文亲笔所写,直接能够做实他的通敌罪名。

  陈无数也从这封信件里找出县兵步卒当中的内鬼了。

  县卒运送粮秣的路线、时间随时都可能出现更改。

  计划为了周全,必须得在县兵当中发展出一个线人。

  而且这个线人还得是低位不低的屯长......

  正是那位由陈无数亲自询问过,身上具有“纯孝”介绍的屯长。

  这位屯长必必是有些难言之隐,甚至可能受人威胁、逼迫。

  可惜,陈无数懒得管,看完信件便直接将人出去就地正法,一刀痛痛快快的杀了。

  军法无情!

  若是因为受人胁迫,就能出卖军机,那还要军法做什么?

  家人的命是命,遇袭时战死的同袍就不是人命吗?

  陈无数的同情心可不多,不会把稀少的同情心,浪费在这种人内贼身上……

  其死,为了防止黄德文还有逃跑的机会,并且保证对县城的掌控李。

  陈无数在下令魏长羡率军,回防居庸县城的时候,还特意把较能信过的两百步卒挑出现交给魏长羡。

  剩下一百步卒则是被斩屯长与其同乡的士卒,由陈无数亲自率领坐镇,以次保证军心不乱。

  而在车队最尾的一辆木车上面,还垒着一群匈奴人尸首。

  用布盖着,上方围绕着蝇虫,弥漫出一股熏臭味。

  匈奴人的脑袋,每一颗都是军功。

  虽然在攻击周家堡的时候,没有军法官造册登记,但是陈无数可不会浪费,照样把他们带来郡城报功。

  臭就臭点。

  反正他每一颗人头都不会放过。

  上谷郡。

  太守府内。

  一名灰衫小吏拜倒在地,大声禀告道:“太守大人,居庸县粮秣已至!”

  “喔?”

  一名身披锦袍,手持小刀,正捧着一卷竹简观看的圆脸老者惊诧道:“两百车?”

  他的神色似有些不信,不知不觉间已经抬起目光。

  小吏拱拱手,不敢和太守对视:“回大人,两百车!”

  上谷郡八县。

  其余七县的粮秣早已在前两天全部送齐,只差居庸最后一县。

  居庸县失粮、边塞有匈奴袭扰的事情,瞒是绝对瞒不住的。

  上谷太守本以为居庸县的粮秣要没了。

  现在又送到郡城了?

  “司马信”放下笔刀,置下书简,绕出书桌向前催促道:“走走走,我们去城外大营看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