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时空穿梭 行走于诸天之间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95 代父入军

行走于诸天之间 萌俊 2408 2020.02.03 09:00

  隔天,上午。

  青溪亭,一间亭舍内。

  昨夜县城十三家士族遭遇满门抄灭的消息,早已传遍乡间亭里。

  县城中的小吏们寒蝉若惊,个个害怕祸事缠身。

  可是现在徐广利坐立不安,表情焦急,却不是为了县城的兵灾,而是为了征发傜役而发愁。

  “怎么办!”

  “昨天赵家的小子逃了!”

  西征大军远征塞外,除去作战军队,还需要大量的傜役补充。

  而出了之前征发的傜役外,沿途郡县也有收到征发傜役的命令。

  其中青溪亭需要征五人,充入西征大军。

  整座居庸县共征两百人,数额不算太大。

  可减掉有爵有官,无子独子者,能征发的人数有限。

  青溪亭征五人为傜役,是下足功夫才征满的。

  现在却有一人临阵逃亡,立即就把先前安排的情况打乱。

  然而,西征大军抵达郡治的消息,已经扩散至下层,传入各个亭长耳中。

  各乡亭的亭长,明日都要带傜役在城外集结,随着西征大军一起从居庸关出塞。

  到时候交不齐数目相对的傜役,徐光利身为亭长难辞其咎。

  此时,乡里三老坐在旁边共商要事,一名三老忍不住开口骂道:“赵家那小子该死!”

  “哼。”

  “他就是个混不吝,平日总和县中豪侠厮混。”

  “昨夜,早知道不劝他了,就让他与豪侠们一起攻城!死干净点还更痛快。”

  另一位三老冷笑一声,指出这家伙平日里的性子。

  最后一位三老叹出口气,面露哀色道:“这下难办了。”

  西征大军傜役和普通傜役不同。

  不只是修修路,建建城那么简单。

  要远处塞外,九死一生。

  每个选到的傜役都是满心不愿,有人会冒险逃亡很正常。

  没办法,塞外凶险,就连西征大军是胜是负,是生是死都难预料。

  何况运粮、扎营的傜役?

  可现在事情落在自己头上,谁都要开口骂他!

  还要上报县府抓他!

  杀他!

  再征傜役的事情就别想了,青溪亭里已经没有符合条件的民户。

  一个小小亭长,也无权用出绑人,欺人的手段。

  否则,激起民愤,乡民向长吏告发,他们依旧难逃一死。

  并且徐广利还是一个忠厚的老实人。

  ......

  “要不然去和陈县尉求情?”

  这时三老们提出一个建议。

  徐广利略作思索,长叹口气:“还是由我自充为傜役吧。”

  “明日我率人前去城外,那时可把官令交还给陈县尉。”

  “然后我再带傜役入军。”

  若是无法征足傜役,将会受到降爵,罚甲,枭首等处罚。

  全看长吏心情。

  不过,西征大军一向治军严明,不管哪种处罚都不是小小亭长吃得消的。

  于是“自充傜役”成为不得已而为之的一个办法。

  也是大多数底层小吏,无法征足傜役所用的潜规则。

  反正只要能够拉足人数,谁还管你人是哪儿来的?

  人又是谁?

  少一个自己上,少几个全家人上,人数再少就全族人上!

  这是这个时代的常态,并不需要惊讶。

  乡间都传陈县尉奉军令,把城中的士族,县令、县丞等全部沙死。

  还包括张家坞,周家堡等豪族。

  其他乡亭害怕受到牵连,遭遇清洗,正躲起来瑟瑟发抖。

  毕竟哪个小吏没帮他们做过事:

  要想继续深究,依旧还能抓出一片。

  清溪亭的人见过陈县尉,还与陈县尉结下一段香火情,知道陈县尉并非嗜杀之人,倒是不担心陈县尉会牵连到清溪亭。

  但是把傜役的事情交给陈县尉?

  一个傜役而已!

  对于陈县尉只是一件小事情。

  可徐广利自知是一个小人物,不觉得自己有这个面子,干脆连试都不想试,直接拿出自充傜役的办法。

  而他亭长的职位低下,只要把官令一交,随时都可以更换亭长。

  连辞官的说法都算不上,只是一种选择。

  显然,徐广利这种牺牲自我的办法,会省去很多麻烦,

  厅舍里的三老们拄着手杖,听完他的话,神情全部陷入沉默,等同是默认了。

  不过,徐广利年长体弱,这一去就等于送死,没有活着回来的希望。

  正当大家认为事情商量已经出结果时......

  “嚯。”

  厅舍里间布帘掀开,一个高挑倩影手持长弓,背负箭壶,腰间插着一柄短匕。

  大步走出里间,语气清亮的喊道:“父亲大人,我可充为傜役!补足清溪亭五人之数。”

  徐花娘头裹布巾。

  一对柳叶眉上挑,双目圆睁。

  身上穿长襟麻衫,腰间扎着束绳,外表十分干练。

  至于胸口也早已束紧,把身上大大的部位抚平,藏好。

  她的全身都透露出一股英武之气,长相却依旧漂亮,俏丽。

  没办法,人的颜值是藏不住的。

  有没有一看便知。

  不过男女在抛掉性别特征的部位后,实际上五官,体型差别不算巨大。

  同样的身材、脸蛋,只要长得漂亮。

  配上男性体征就是个美男,配上女性体型就是个美女。

  何况,徐花娘还长着一双超越时代的大长腿?

  光凭这双大长腿,就很难让人把她往女性联想。

  此刻,她男装出场,一下就把屋内众人给惊住了。

  徐广利先是表情一愣,旋即迅速起身,大发雷霆的斥责道:“胡闹!你这是胡闹!”

  “给我滚回去!”

  他发现花娘一改往日乖巧,仍旧双目明亮的看着他。

  这才发现自己现在站在花娘面前,竟然才堪堪和花娘的肩膀齐平。

  三老们互相对视一眼,全部都觉得这个一个好办法。

  若是依照花娘现在的打扮,他们头一次见到花娘,还认不出她的女子身份。

  要是再往脸上抹点尘土,简直就是完美了。

  只是女子入军,生活上有许多不便。

  这就需要稳妥的细细隐藏。

  好在充入傜役,不是充入军营当骑卒,没有太过严苛的检查和军纪,不会有大问题。

  而且汉家自古重更男儿,徐花娘既是女子,又是徐广利的女儿。

  要是能用花娘出赛换回徐广利一命,在三老们看来是个合适的买卖。

  不过,三老们明智的都没有开口,而是把事情交给父女两决定。

  徐广利当然不许!

  可徐花娘性格果决,熟读兵法。

  她知道这时纠缠没用,只有用最果断的办法才能见效。

  于是她迅速抽出短匕,将锋口对准细颈,语气坚决的大声喊道:“父亲大人!我意已决,不必再劝!”

  “为人子女者,自当为父亲分担,怎可看父亲大人送死?就算是死,亦可由我代死!”

  徐广利双目通红,当场洒泪:“花娘,你还没成亲,我怎么舍得让你远赴塞外,去当傜役。”

  徐花娘听完这句话,深吸口气,感觉快窒息了。

  可她接下来却没有害羞,而是眼神通透的出声喊道:“父亲大人不必再劝!”

  “女儿要嫁便嫁大将军!岂可嫁给乡野村夫?”

  花娘这话一出,三老们站在旁边表情都有些难看。

  她的脑海里则是突然闪过一个人影,让她在内心冥冥中有一种直觉。

  那个人也会出塞!

  对于徐花娘来说,替父充军不仅可以保下父亲的性命,而且也是一个大展身手的机会。

  兵家之道。

  学之岂可不用?

  她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举报

作者感言

萌俊

萌俊

最近章节把“开明”效果都打成“通明”了。现在已修改为“开明”,其他不变。

2020-02-03 09: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