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时空穿梭 行走于诸天之间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4 五十年代的香江

行走于诸天之间 萌俊 2116 2019.12.19 02:00

  香江。

  五十年代。

  在英政府殖民地的统治下,港岛借助亚洲港口的地理优势,在工业与经济两个方面取得空前的高速发展,即将迎来“亚洲四小龙”的辉煌成就。

  然而英政府作为这座繁荣城市的统治者,从始至终都没有把有港岛当作真正的归属地。一波波的外派官员们,更把这里视为一座私有的黑色金库!

  这是一个罪恶的时代,这是一个畸形社会。

  这里是大人物的天堂,小人物的噩梦!

  陈无数刚刚走出床铺没有两步,一群穿着灰色囚犯的罪犯们便缓缓起身,一言不发堵在他身前,把他的去路挡住。

  现在二战刚刚结束不久,空气都还充斥着战乱时的硝烟味。

  同样是流氓,新世纪后的流氓和五十年代的流氓,身上具有着非常明显的差别。

  这种差别在于他们眼里的杀性和身上的匪气。

  陈无数抬头和他们对视,发现他们身上黑色的囚服经过长年累月反复洗涤,已经透露纤维本来的白色,黑暗中看的有些灰白。

  囚犯们昂然挺胸,毫不客气的逼视着他的,正在等待给他一个下马威和教训。

  由于囚犯们生活贫贱、性格上自然都染上一股暴戾。只要有利益,管他三七二十一,世界上没有他们不敢干的事儿!管他是杀人防火、还是拐人贩毒,一切都只闻着“钱味”往前走。

  “兄弟,你犯什么事进来的?”一个倘着膀子,身上纹着大花龙的猛人从床铺跳下,表情不羁的挡在陈无数面前。

  他是全港大名鼎鼎的铜锣湾扎职人“大马龙”,“义群”双花红棍堂主,豪哥手下“义群四大金刚”之一。

  作为一个从大马回到港岛谋生的古惑仔,他也因此获得“大马龙”的称呼。

  然而“大马龙”能够混成一方社团的双花红棍,手头上的功夫可是极硬。

  据说是在大马拜师学过正统八极拳,五年前用一双拳头帮“豪哥”在九龙城寨打下五擂,捞回三百多万的港币。

  豪哥正是用这批港币买回军火和长乐帮开战,一举干掉长乐帮龙头“向胜”,在现场留下三百多具尸体。

  一战奠定“义群”全港第一社团,颇豪全港第一龙头的地位。

  “大马龙”凭功扎职双花红棍,守着铜锣湾堂口威名赫赫,无人敢惹。

  昨天“大马龙”还在砵兰街的桑拿里泡女仔,怎么今晚“大马龙”就在监狱里了?

  陈无数露齿一笑,亮出洁白的双排牙挤出两个字道:“斩人!”

  “呵。”

  大马龙探手从旁边的床铺上抽出一把西瓜刀,锵的一声丢在地面上:“要不要斩我?”

  “我只是想尿尿。”

  陈无数弯腰从地上捡起砍刀,娴熟的用手腕转出一个刀花,斜持刀柄把刀锋朝向地面。

  虽然他没有流露出太多的情绪,甚至显得有些客气,但是仅仅一个持刀的姿势,便已经向众人展现出狠辣的一面。

  这时大马龙双手环胸,眯起眼睛看向他的手腕,抿起嘴巴又没有说话。身旁两名马仔仿佛读懂大佬的意思,露出手臂上狰狞的疤痕,活动起双臂主动叫嚣道:“你说尿就尿?知不知道监狱里有拜山头道规矩。”

  这个臭小子被警察送到监狱里的时候,就已经是个半死不活的晕厥状态。躺在架子床上已经三天,看起来跟死人一样倒霉。

  搞的马仔们每天都要看看他有没有发臭,心里早想把他剁成烂泥从粪坑里冲出去。现在看见陈无数重新大变活人,脸上自然对他没有好的表情。

  “让一下,谢谢。”

  他把双眼扫眼前方两名马仔,语气非常低沉。

  “死来。”两名马仔猛然扬拳扑上,一个左侧来袭,一个右侧进攻,个个带着拳风,听声音都能听出力道不错。

  “咻咻。”

  陈无数扬起斩刀左右一挥,锐利的刀尖在大力下划破空气,隐隐发出两道细致的破风声。

  黑暗当中的囚犯们完全看不见刀影、更没有刀光。

  噗噗,两声刀啸之后,便是两道刀锋划破血肉的声音。

  两名马仔惨叫一声,立即捂着破开肉绽的手臂倒在一旁的床架边沿,表情异常痛苦和挣扎。

  “请让一下,谢谢。”

  陈无数拿着滴血的斩刀再度重复一遍同样的话,无论是语气和神态都没有变化,言辞上甚至还多加了一个“请”字。可是那刀锋上流淌的鲜血仿佛天生带着一种魔力,让他的话语多出一份威严。

  “好刀法。”大马龙眼睛瞄见两个马仔手臂上的刀伤,竟然完美和先前的伤疤重合在一起。这让他的心中不禁有些动容,主动侧身让开一步。

  哗啦啦。先前把陈无数围在中间的马仔们旋即纷纷散开,给他留出一道通往厕所的道路。

  “谢谢。”

  陈无数露出一个和善的笑容,手中拿着砍刀走向角落,神情惬意。

  这时他才看清监仓总共不到六十平米,粪坑位于最里面的角落,没有洗手池,只有一个一米高的水泥墙板充作遮挡。

  “锵!”陈无数顺手把西瓜刀插进水泥墙板,刀身带着血色一阵颤抖。

  他肆意的脱下裤子嘴里吹起哨子开始嘘嘘放水。

  同仓囚犯们看着他的刀、他的背影,一时都沉默在哗哗哗的流水声里。

  在秦城监狱的时候讲礼貌可以拿锦旗,在香江监狱里刀够锋利才能赢得尊重。

  混乱的年代总在演绎着怎么叫作丛林法则、什么叫作拳头大才是硬道理。

  大马龙等到放水声结束,男人用手把腰带系好后讲道:“等等会有一个人会进来。”

  “斩死他,你以后就是我们义群的人!”

  陈无数扎进裤袋,转身从水泥里抽出那把西瓜刀,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一步步走回床铺坐下。

  一时间,监仓里恢复平静。就连两个受伤的马仔都开始包扎起伤口,吸着大烟不再叫唤。

  “哒哒哒。”

  监狱的走廊外传来一阵脚步声,一名穿着制服鬼佬狱警掏出钥匙,动作娴熟的打开铁闸门。

  一位肥肥胖胖,面容憨憨的男人被几名狱警连推带踹的送进监仓内。

  “走走走,我请大家一起去吃夜宵。”带头的鬼佬狱警叫唤两声,不止自己走了,而且还把外面守门的狱警全部带走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