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时空穿梭 行走于诸天之间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08 赏赐兵法

行走于诸天之间 萌俊 2025 2020.02.09 14:00

  由于赫兰湖足足有千米方圆,湖水可以饮用。

  是附近草原上最适合扎营的地方。

  西征大军便已经在湖水旁的另一侧,支起帐篷,连成的一片营帐。

  当然,大将军如果愿意,可以征用匈奴部落当作营地。

  可惜,大将军没有这个想法,直接在湖畔的另一边,下令让大军驻扎停下休息。

  两边对应,一边火光冲天,遭遇灭顶之灾。

  一边生火造饭,刚刚取得大胜。

  看起来真有点魔幻,可却又完美符合自然界的一切规则。

  卫将军另立营地的选择,麻烦归麻烦,可自有他的道理。

  而在陈无数率军烧营的时候,原先的战场也早已收拾完毕,大军士卒们扎好营帐,正在准备晚餐。

  陈无数缴获近万只牛羊,需要把牛羊驱赶回营地,行军速度自然放慢很多。

  先锋营的两百多名骑卒,散成一道弧形,在草原上充当起的放牧者,跟随在陈都尉身边的只剩下寥寥十几骑了。

  徐花娘和魏长羡就跟随在身边。

  这时候正好没事做,陈无数架着马匹,转头向身旁的徐花娘道谢:“华良,刚刚在部落里开弓相助的事情,多谢了。”

  不管职位高低,在战场上帮忙都是件恩情。

  该道谢。

  还是要道谢的。

  徐花娘也不敢居功,马上点头应道:“都尉言重了,都是属下应该做的。”

  她的声音清亮动好听,还乘机表了一波忠心。

  她来战场可不是来体验生活的,而是前来寻求战功的。

  在经过一番行军历练、匈奴大战后,她已经彻底融入进军伍当中。

  深知想要在战场上扬名立功,首先就得获得上及军吏的赏识。

  否则,接不到军令,又有没有部署可率。

  只能当作一个小兵混杂在战场上。

  怎么立下大功?

  在和匈奴大军交战的时候,她可不是故意藏着不露手。

  只是没机会和匈奴将领交手,战争便已经结束。

  在在与普通士卒交战,则没有爆发霸气的必要了。

  这种空有实力,却没机会展露的人才,西征大军中不止一个。

  陈无数能够最高出位,靠的就是够高起点。

  没有校尉军职在身,他想要一下获得卫将军的欣赏,恐怕还要熬好几场战场。

  因此,徐花娘在战场上没学会怎么打战,反倒学会说漂亮话了。

  甚至射杀萨满的“三星连珠”都是故意使出来……

  专门把“霸体”境的实力,露给陈都尉看看。

  目的就是引起陈都尉的重视,获得都尉大人的垂青。

  陈无数望着她呵笑了一声,大概是看懂徐花娘的诉求,语气舒缓的讲道:“我会替你向大将军表功的。”

  “多谢都尉长吏!”徐花娘得到一句肯定的答复,脸色大喜,马上郑重的停马抱拳。

  虽然,她从未奢望过能用女子之身封侯拜将,但是只要能够累功晋爵,再赚到一大笔赏金,家中的老父岂不是更加开心?

  徐花娘是用父亲“徐广利”的名义充军,身份不暴露,相应的功劳自然就会记录在徐广利名下。

  旋即,陈无数微微颔首,接下她的感谢,没有再和徐花娘搭话,而是转头看向另一侧的魏长羡问道:“长羡,你识字吗?”

  魏长羡心情愉快,面带笑意的答道:“当然识字,不然我怎能任一县贼曹?”

  徐花娘获得都尉的允诺,他心里也跟着开心。

  论杀敌,他杀的一点不比徐花娘少。

  论和都尉的关系,还要更加亲近一些。

  徐花娘都能表功,他肯定也行。

  陈都尉才不是那种抠门的人!

  “匈奴文也认识?”

  没想到,陈无数又话语一转,语气玩味的问道。

  匈奴文化并不大发达,只有完整的语言,并没有完整的文字。

  需要用文字记录的东西,都用图像、或者是匈奴符号记载。

  这些符号就是文字的原始形态。

  要是给他们再多几百年的发展,或者就能发展出一套完整的文字。

  而且在大汉的交流当中,匈奴都是主动学习大汉的文字和语言,基本不会有人懂得文字。

  懂语言的倒是不少。

  全都是匈奴归化的奴隶,在大军中充当向导。

  而匈奴少有的耕种知识,还是和大汉和亲以后,才从中原习得的能力。

  魏长羡表情一滞,讪讪开口道:“不认识,不认识。”

  “匈奴符号和狗爪子爬出来的一样,谁能认识啊……”

  他一时没弄懂陈都尉话语的意思,承认的倒是非常爽快。

  陈无数笑笑不说话,随手抛出一卷羊皮纸,啪嗒一下,魏长羡本能的伸手接住羊皮纸。

  “喔。”

  “你不认识匈奴文啊?”

  “那这卷匈奴兵书,你拿去烧火取暖吧。”

  大汉世界的兵书。

  分为“兵”和“法”两个部分。

  兵是战场上的用兵之道,教人行军打仗。

  法是战将的修炼之道,是提升战将境界的关键。

  两个部分合称为“兵法”。

  只有完整习得两个部分才是真正的兵家弟子。

  缺一都不可。

  魏长羡摊开羊皮纸,看这上面的内容,眼睛瞪大:“不不不,看不懂匈奴文不要紧,我能看得懂图就行!”

  现在没有制造技术,匈奴更用不惯竹简。

  他们因地取材,养用动物皮料当作书写文字的习惯。

  这卷厚厚的羊皮纸,既有密密麻麻的符号,也有一张张人体的经络图形。

  其中符号就是“兵”,图形就是“法”。

  魏长羡曾担任过曹贼,读过许多流传出来的兵书竹简,根本不需要和匈奴人学怎么用兵,最缺的就是“法”。

  他怎么会嫌弃匈奴的兵法?

  而且用兵打仗跟着卫将军、跟着陈都尉,自然就能学到几手。

  偏偏“法”的部分,是外界难以找到的世家隐秘。

  现在陈无数直接甩出一卷兵法给他,他当然知道陈无数的用意。

  这该成为改变他一身的东西。

  魏长羡连忙把羊皮纸卷起,满脸激动的向陈无数道谢:“多谢都尉!属下一定为都尉死战!”

  他把羊皮纸藏在腰间,就像藏着一个大宝贝。

  “嗯。”陈无数轻笑一声,坦然接受了他的感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