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时空穿梭 行走于诸天之间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05 想当大将军?

行走于诸天之间 萌俊 2103 2020.02.08 09:00

  风吹草低

  一群民夫散布在草原战场,收捡满地的短戈、断尸。

  士卒们则在战场中来回巡查,扬起刀剑,给没死透的伤者补上一刀。

  这次补刀不分敌我,重伤不治者,全部一刀毙命。

  “噗!”

  “噗!”

  短促着的惨叫声,间断性的响起。

  随着补刀进行时,战场上的哀嚎声也越来越小。

  天空盘旋着一群雄鹰,一切喧闹归于沉默。

  战争已经结束,参与作战的士卒们陆续撤下,把清扫战场上的任务交给民夫,或是没有参加战斗的中军。

  先锋营活下来的士卒们,一个个把刀剑插入土中,蹲在地上,表情多是麻木。

  这时就连战斗时最为狂热的魏长羡,表情都已经充满疲倦,躺在草场上一动都不想动。

  要不是四周有其他同袍们看着,他早被当成尸体补刀了。

  “呵呵。”

  陈无数感慨摇摇头,对于士卒们的表现并不惊奇。

  战争是残酷的,士卒们在交战时浑身兴奋,心理还没收到反馈,体会这种不到凄凉的感觉。

  可当战场一旦结束,不管是胜是负,谁都心情都不会好受。

  当然,这种状态不会持续很长。

  等到论功行赏以后,士卒们又会像打完鸡血一样兴奋。

  兴奋到还想再战一场!

  这有点像“贤者状态”,是冲动以后的空虚。

  懂的都懂。

  不懂的上网补课。

  作为一个男人,陈无数也逃不掉这种“贤者状态”,望着草原上的补刀场面,胃口也感觉有点不舒服。

  草原上没有治疗环境,普通的轻度疮伤还可包扎、救治。

  可是涉及到断肢、穿透的重伤。

  那就无能无力了。

  只能选择补刀。

  这时一份军令传来,卫将军要见他。

  陈无数心里也不奇怪,策动马匹,朝卫将军的方向行去。

  徐花娘望着他离开的身影后,闭上眼睛,拍拍胸口,自我安慰道:“不敢看,不敢看。”

  “这画面太惨,我不敢看。”

  “他不会嘲笑我的胆怯吧?”

  徐花娘旋即又睁开眼睛,确定陈无数没有回头,才彻底放心的把眼睛闭上,内心肯定道:“嗯。”

  “不会!”

  兵书上的几个字,在战场就是一批活生生的生命……

  捷报中死亡多少人的字眼,占居不了一片木简。

  可背后又有多少家庭的泪水和诀别?

  在真正上过一次战场以后,她才明白“一将功成万枯骨”的道理。

  贤者状态不止男人有。

  女人也有。

  徐花娘现在的感觉就是累,一动都都不想动,精疲力竭的那种累。

  不过,她的手中还是牢牢攥着一把长弓,心里并没有后悔上战场,学兵法。

  反而,更加感受到为将者的责任重大,对兵法的理解又更深一层。

  她开始压下心里的情感,闭上眼睛,在脑海中复盘战场战斗的决策。

  想来想去,一个在战场上无可匹敌的身影,又在脑海里冒出来了。

  她发现这场战斗的决策好像很常规,能够迅速取胜,全都是靠一个人。

  那个人的表现太惊艳了。

  惊艳到让许多人丧失表现的机会。

  比如说徐花娘,比如说某些同行者。

  他们都还得往后稍稍。

  ……

  草原。

  一处山坡顶端。

  这时卫青已经没有乘车,而是骑着战马,立于山坡顶端。

  一群偏将军、裨将军骑马随行。

  五百亲骑守在下方。

  陈无数顺着将旗所在,策马来到山坡下,把官令交给亲骑查验以后,得到允许,策马向山坡上赶去。

  当他赶到山坡上时,只见卫将军身披墨色战袍,跨下乘着一批银甲骏马,放眼正向前方的土地眺望。

  “征服前方的野心,永不止步啊?”陈无数心里啧里一下,勒住马匹缰绳,双手抱拳喊道:“先锋都尉参车骑将军。”

  陪伴在卫将军身旁的一群西征将领们,纷纷把目光注视着他,眼神里有忌惮、慎重与疑虑。

  唯独不见什么鄙夷、冷眼。

  可见大家都知道陈无数“无双战将”的身份,在用一个平等,甚至略低的身位看他。

  而卫青在听见身后的禀报身后,似有所觉的点点头,不过却没有立即回头,依旧在望着远处。

  曾经,陈无数只在大殿、军帐里见过卫将军。

  那些场合中的卫将军或是穿长袍,或是穿轻甲,身上更多带一种王公贵族的高贵。

  头一次看见将军骑马,心里也不禁钦佩大将军的气度威武,实属全军第一。

  主要是那战马、战袍看的人十分眼馋。

  这时卫将军如同心有所感般,回过头看向他,眉宇间藏着一股笑意,开口问道:“很羡慕我?”

  陈无数心头一凛,牵着马缰,坦然应道:“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

  “你这话说的有点意思。”卫将军点点头,盔甲在阳光的照射下,光彩粼粼。

  可他的脸下一刻说变就变,按着配剑叱声吼道:“陈校尉兵法大成,武功通神,足可在朝堂内拜将为官,怎么甘愿入我盔下?”

  “统帅小小营校,能满足得了你吗!”

  “锵锵锵!”身旁十骑将领纷纷拔出兵器,策马将陈无数围起。

  原来选在山坡上不是来看风景!

  是挑给他一个合适处决的好位置啊?

  陈无数感觉脸庞有风吹过,把面前的刀兵视作无物,表情平淡的直接答道:“不能。”

  “那为何不直言境界,好让我帮你安排一个合适的军职。”此刻,卫青的脸庞已经染上煞气:“还是你想坐我大将军的位置?”

  陈无数笑当即笑了:“禀将军。”

  “我若在居庸县表明武力,您可会放我入军?”

  “我欲做大将军,自当马上取功名,万里觅封侯!”

  一个潜伏在大军当中的无双战将,怎么说都是有问题的。

  可当这人主动暴露出全部实力,为大军斩将杀敌以后,一切问题都不再是问题。

  哪有敌军暗探,仇家门客主动暴露的?

  表明心迹的最好手段是什么?

  行动啊!

  操起刀帮西征军杀人。

  那他就真是西征军的人!

  陈无数相信卫青对于用不用他,早已经做出打算。

  现在恐吓只是一种收拢人心的手段,为接下来的用人在做铺垫。

  当然,卫将军对他肯定有着各种怀疑、猜测、不过卫青怎么想不重要,他做出的选择才是关键。

  而陈无数的态度已经全在回答里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