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时空穿梭 行走于诸天之间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73 政敌

行走于诸天之间 萌俊 2037 2020.01.23 09:00

  五分钟后。

  厅舍里。

  陈无数面色沉稳的盘坐在杂草床上,一个一个开口询问屯长们有关匈奴劫粮时的战况。

  虽然魏长羡看起来人品过关,像是他一位忠心耿耿的手下。

  但是战阵之上不能听信一家之言,必须把全部信息汇总到一起再做全盘分析。

  陈无数也非常善用“开明”效果的优势,在对每一位屯长询问的时候,都会使用“开明”效果查询这些屯长的信息。

  他发现从魏长羡到底下的屯长们,每一个人物的信息介绍里面都是“忠义”,“奋勇”,“刚毅”还有“纯孝”等正面性格介绍,完全和酒宴上的一群蛇鼠之辈呈现出反比的情况。

  这让陈无数心里长吁口气,明白手下的居庸县兵是支靠得住的队伍。而且他的前身作为居庸县里的县尉,能把这些性格的人提拔到屯长位置上,应该也不会是个烂人。

  毕竟军队的管理往往是由上至下,只有上梁正,下梁才不会弯。

  管中窥豹,由此也可以得知居庸县兵里的士卒不说精锐,最起码也有一条底线摆在那里。

  既然有底线就靠得住,不至于做出卖国通敌的事情。

  不过,这看起来是件好事,陈无数心里却忧虑很深。

  他察觉到自己和县令等人绝不是酒宴上的“狐朋狗友”,而是把控着兵权和县尊派系割裂极深的一个政敌。

  也就是说陈无数初始身份拿到了一个“好人”身份,而这个身份在居庸县的小小府衙里,却会显得格格不入。

  甚至可能是争锋相对,势同水火。

  当然,具体究竟两边是个什么情况,还要再仔细摸索摸索。或许借着这次劫粮事件就能拨云见日,看整个居庸县究竟藏着什么秘密。

  说回劫粮事件的正题,居庸县里一共十位屯长,在劫粮遭遇战里战死两位,存活八位。

  这个存活率充分表现出“官职’的作用,完美的表达出战场上小兵难活的铁律。

  陈无数在向屯长盘问的时候,则是特意征用亭长平时居住的亭舍,采用单独询问的方式把屯长们叫进亭舍里,仔细了解战场上的具体信息。

  可惜,由于这些屯长们都是大老粗出身,没有几个是识字的人。

  所以不要指望他们能够提出什么建设性的意见,甚至就连说话的时候,他们都无法把话里的意思给捋清楚。

  陈无数领悟到这点,在询问时特意用上一些技巧,用最简单,最精确的问题,去和这些屯长们收集他想要的信息。

  于是他审讯的迅速比较慢,每个人都要在里面呆上三五分钟。

  导致等在门外的人们面色紧张,人心惶惶,不知道接下来长吏大人究竟会做出什么决定。

  没办法,陈无数的县尉身份放在泱泱大汉微不足道,可是放在小小一个清溪亭里,一句话便可以决定整个亭子的生死存亡。

  魏长羡一个人手持短戈,昂首挺胸,杵在亭舍门口,带着两伍士兵替县尉大人把门。

  审讯时间在陈无数的有意控下,一共才过花费三刻钟而已。

  等到三刻钟过去,陈无数把人问完以后,差不多已经还原出战场全貌。

  果然,交战过程和魏长羡嘴里说出来的别无二致,就是一场小股匈奴的越境袭击。

  居庸县兵遇袭的非常突然,战斗结束的也非常迅速,可是陈无数却从里面捕捉到三个有用信息。

  第一,匈奴的目的性非常明确,就是冲着抢粮来的,绝对不是碰巧偶遇。

  第二,魏长羡没有说谎,可以暂时给他一点信任,算是一个可用之人。

  第三,居庸县官员、兵卒中绝对有内鬼,只是暂时没有指向某个人的证据。

  陈无数下一步要做不止是找到匈奴人抢回粮食,还要再加上一条,找到证据,抓出居庸县里的内鬼。

  陈无数静坐在亭舍内理清思绪后,推开亭舍木门,腰间按刀昂首走出舍门。

  “都尉!”

  “长吏大人!”

  魏长羡持戈抱拳,带着士卒们恭敬的低头问候。青溪亭长则带着三老们守在门口,连忙鞠躬下拜,悄悄观察着陈无数的神色。

  陈无数大步走向旁边的军马,动手解开缰绳,扯着绳子一步跨上马背:“魏曲长率骑兵与我走,步卒屯守青溪亭,切勿扰民,违令者斩!”

  “诺!”魏长羡大声应命,拿着短戈,带着骑兵们连忙迅速上马。

  先前带来的两伍骑兵,加上县兵里存活的一伍骑兵,一共十五名骑兵扬起尘土往北疾驰出门。

  剩下的一伍骑兵,则是在先前的交战中战死了。

  不过,交站点在南边的交战,而他们是一路往北边走。就连出门的方向都不一样,目的地自然是大不相同。

  陈无数赶向北方就是要亲自去确认一件事情……

  “聪明!”

  这时亭道旁边,一个头上裹着头巾的少子刚为伤兵敷完草药,对于陈无数离开的方方露出一丝惊讶。

  这个县尉大人真不是个俗人,一下就抓到最劫粮之战中关键的地方。

  看来不用她开口提醒,县尉大人都能找到接下来的线索。

  青溪亭长与三老则是在听完陈无数“切勿扰民”的命令以后,心底长舒口气,脸上露出庆辛的神色。

  这个年代乡下村夫的生活可不好过,而县城里的大老爷们又喜欢层层盘削,能够留在村里的粮食不是很多。

  如果县尉生出“现场筹粮补全失粮”的狠招,恐怕不止是青溪亭,附近乡间的几十个亭子全部是遭殃。

  别说渡过冬天,就连现在的夏天都过不去!

  而且就算上告郡府,把县尉判罪斩杀,交上去的军粮也不可能再退回来。

  军粮的意义非同凡响,这是连郡守、郡尉都无法插手的范围。

  “郡尉大人果然和传闻中一样秉性忠良,治军有方。”

  三老中的一名白须长者刚刚手柱木杖,表情感慨的称赞一声。

  青溪亭长马上便抬手一嘘,小声翼翼的讲道:“勿论军事,勿论军事。”

  他又又对亭道旁的头巾少女招招手道:“花娘,你跟为父进亭舍说两句话。”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