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哥们好歹是条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3、上门女婿

哥们好歹是条龙 七百七十七号 3942 2020.03.25 15:06

  门楼是一户人家贫富的象征,所谓“门第等次”即为此意,所以但凡名门豪宅的门楼都建筑的特别考究。

  龙门镇东四胡同,住的都是镇上有头有脸的人物。什么富商巨贾,官宦人家,只要在镇上混出点名堂的,为显示自己的身份地位,都会搬到这,置办一处宅院。

  这里的宅院、府邸各个气派非凡。门楼也都别具一格,修建的一家比一家讲究。

  在东四胡同北角,有一处宅院,宅院如何先不说,就这门楼就十分的华丽。光顶部的挑檐,就有三层,高大、醒目,不失别致。

  门楣双面的汉白玉浮雕,古朴典雅,富贵中带着一股低调的大气。匾额之上刻有“四知传派”,这说明了主人姓氏的传承。斗框边饰绘‘国色天香’的牡丹图案,取的是花开富贵之意,显得富丽堂皇。

  朱红色的大门,门丁、门环俱全。门前两侧的石狮子,威严肃穆。一侧还有专门用来栓马的栓马杆。光看门楼就知道这是户富贵人家中的富贵人家。

  在这般气派的门楼下,站着一位五十多岁衣着讲究的老者,此人不是别人,正是龙门镇赫赫有名的大财主杨万金,杨老员外。

  在他身旁站着一个俏丽的姑娘,姑娘名叫杨雪晴,是他的独生女儿。

  父女二人,神情十分复杂,看样各揣心思,不断向四下张望。尤其是门前经过的路人,都仔细从头到脚打量一番,目光中带着焦虑和不安。

  杨万金身后还站着几个精干的家丁,手里都拿着棍棒,眉头紧锁,各个瞪大了眼睛盯着来往的路人。

  这样的富贵之家,父女二人和一众家丁在门前摆开阵势,不知道想干什么。转眼到了中午,所有人午饭都没吃,还直愣愣的戳在门口。

  经过的路人也都十分好奇,自打晌午,杨家老小就全副武装站在门口,这是要干什么?不过,都是偷偷瞧了两眼,就匆匆离去,没人敢上前询问。毕竟大户人家的事,小老百姓还是少管为妙。

  其实杨家父女在自家门前摆阵,事情的缘由并不复杂,就是因为杨雪晴的婚事而起。

  这位杨小姐年芳二八,出落得的是亭亭玉立,落落大方。自幼饱读诗书,琴棋书画无所不通。实在是为才貌俱佳的奇女子。

  加上这么好的家势,所以对于杨雪晴的婚事,做为父亲的杨万金也是格外的重视,虽然上门提亲的人络绎不绝,但一般人家自然入不了老员外的眼。

  杨家是龙门镇数的着的大户人家,杨万金讲的是门当户对,家境相当,当然越是富贵越称他老人家的心意。

  杨小姐心中则是另外一个想法,它自幼读书,尤其羡慕神仙眷侣。只要情投意合、两情相悦,不管贫穷富贵,情愿厮守一生。

  这不,镇中首富黄金友之子黄华宇,上午来杨家提亲。临走,杨万金亲自将黄华宇送到了门外,抓着黄华宇的手热情道别,说道:“贤侄,有时间多到家中玩,不要见外,就当自己家。”

  黄华宇毫无礼数,大咧道:“岳父家就是我家,那还用客气。”

  杨万金听黄华宇这样说不但没有不悦之色,反到更高兴,说道:“贤侄,我就喜欢你这样的性格。大家公子的风范!一点没错,这就是你家,回去给你爹带好!”

  黄华宇一脸不屑道:“好说!你赶紧筹备嫁妆,我这就回去准备,三天后就来把我的小娘子接回家。”就这么个混账东西,婚姻就当儿戏一般。

  话又说回来,纨绔子弟,不是后人的发明,自古有之。有钱人家,自然不知道天高地厚,也不知道何为敬畏。都是些天为大,我为二的无赖狂徒。

  放下黄华宇不说,杨万金对他的家庭还是十分满意的。

  以杨万金的精明,这门亲事,绝对是一桩毫无风险,回报极高的买卖。

  黄金友是镇中首富,又有朝廷里的关系。生意上的好处不说,结成儿女亲家,自己在镇中的地位会进一步提高,杨家的富贵也会更加牢固长久。

  从投入和产出比来看,杨家只需要输出一个早晚要嫁人的女儿,地位和财富就会成几何倍数增长。这样的好事儿,往哪里去找啊!

  不过,令杨万金头疼的事,自己的女儿读了几年圣贤之书,脑子里充满了抵触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想法,只想着什么自由恋爱,追求所谓的爱情。

  爱情?是能按分量卖钱,还是能吃饱肚子。都是文人墨客,闲来无事的无稽之谈。

  非要说它是点什么,那就是叫一个人意乱神迷,难辨是非,苦苦追寻一场空欢喜,最后还是要回到穿衣吃饭现实中来的梦。

  没有的时候,你想着它的好!觉得人就该轰轰烈烈、自作主张、全然不顾,疯狂的爱一回。好像这样才算精彩,这样才无憾,这样才不枉此生。可得到之日就是失去之时,所以如梦,叫人如痴如醉的追求,又在虚幻中失魂落魄。

  在杨万金看来,爱情绝对是一桩百分百物质和情感上的双重投资,回报率不太好说,风险超高且不可控的生意。这么不划算的买卖,杨大员外绝对不会干,也绝不允许自己女儿干。

  杨万金就这么一个女儿,不能由着她的性子,眼瞧着她犯糊涂。

  就劝女儿道:“晴儿啊!我看你与黄华宇的亲事就订了吧!那黄华宇仪表当当,爹看与我的女儿十分般配。”

  杨雪晴半撒娇半央求道:“爹!那黄花鱼,是个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草包,你又不是不知道。这不是叫女儿往火坑里跳吗?”

  杨万金脸一拉,说道:“胡说,人家黄华宇年纪轻轻,就成了镇上最年轻的掌柜,CEO,人家研发的狗皮膏药,远销全国各地。据说明年,就要在京城上市!”

  杨雪晴道:“一个卖假药的,有什么好炫耀。他勾结闲散人员,蓄意伤人,被衙门起诉您怎么不说。”

  杨万金道:“年轻人嘛!一时气盛伤人,没什么大不了。听说黄家准备进军房地产,在咱们龙门镇搞了一个低矮草棚改造项目,完工就能赚上几百万两。”

  杨雪晴道:“他家又要害人。前年,他爹黄金友,说已经和天庭协商好,拿到了月球的开发权,准备把别墅盖到月宫上去。集资害了不少人。”

  父女二人唇枪舌剑,你来我往,谁也说服不了谁。杨万金生气,杨雪晴更加执拗。她心中只有一个执头,黄书郎好与不好,那是他的事,与自己毫不相干。自己只想保留自己自由恋爱的权利,好坏自己挑选,绝不后悔。

  杨万金又道:“爹是过来人,知道你心高气傲!可谁没年轻过,有过自己的心思、想法和追求。爹当年也是一心想靠自己的双手创造属于自己的财富,可最终不是穷困潦倒。要不是娶了你的娘亲,你爹早就饿死街头了。这么多年,我和你娘,不也过的挺好嘛。”

  杨雪晴发了小姐脾气,道:“谁爱嫁谁嫁,我是不嫁。那黄书郎这般好,爹爹嫁了就是。”

  杨万金骂道:“混账话,爹要是能嫁,还求你干嘛!”

  老员外来了劲,杨雪晴也彻底爆发了,来了个绝的。指着门口道:“打现在起,谁第一个进这个门,就算是只蛤蟆进来,我也嫁了!就是不嫁黄华宇。”

  这话够绝的,虽然是气话。但女儿的脾气,杨万金是知道的。不能由着她的性子,但逼的太急,一时想不开,岂不更加麻烦了!好端端的亲事没成,别再闹出人命。

  不过杨万金可没打算服软,他到要看看谁第一个进门。老员外可不傻,为了保险起见叫几个家丁拿着棍棒守在门口。看谁敢进门,就将他打出去。

  杨家地处龙门镇的繁华地段,来往的行人自然不少,父女二人向人群张望,但心思各异。

  杨万金想着哪个敢来,削折他的腿脚。杨雪晴想着,哪个是自己夫君,千万别是憨傻秃苶,心里是既紧张又害怕。

  行人也瞧着这杨家人奇怪,有好奇的路人靠近几步,都被杨万金和家丁驱赶走了。

  转眼几个人就在门前站了一下午。临近傍晚,街上已经没什么行人了,杨万金才松了口气。琢磨坚守了这么长时间,天一擦黑儿,就把门关了,到了晚上再给女儿做做工作,兴许亲事就成了。总比这么两眼一抹黑,等着上门女婿强。

  别说眼瞧胜利在望,还真来了个不怕死的主,不知道什么时候溜达过来一只蛤蟆,也不吱声,就往杨家的门里蹦。

  杨万金一瞧,嘿!怕什么来什么,我那二百五的闺女说的狠话,还真应验了。养了十六年的宝贝闺女,叫你给娶了,我还不得一头碰死。

  马上招呼家丁,捉拿这只不知死活的蛤蟆。这蛤蟆,个头不小,可能是山里的品种,还挺野性。一窜一窜的乱蹦,把几个家丁耍的团团转,楞是没抓着。

  还得是杨万金,护女心切,拼了自己的一把老骨头,一个大力抽射,把蛤蟆踢了正着。但方向反了,直接踢门里去了。

  此时,杨万金、杨雪晴、几个家丁都傻了。瞧着门里的蛤蟆半天没说出话来。一个回过神儿的家丁,跑进门,一瞧东家的脚力不错,老员外不亏是镇里蹴鞠队的,脚法专业,一脚就把蛤蟆踢死了。

  家丁回了老员外话,道:“老爷,姑爷死了。”杨万金回手就给了家丁一个大嘴巴,骂道:“子曰:少给我扯犊子舔乱。”家丁捂着涨红的脸,知道自己说错了话,在一旁不敢再言语了。

  老员外瞧着女儿问道:“死了,还算不算数?”

  杨雪晴也不傻,算数的话,那蛤蟆死了,自己不就成了寡妇了吗!摇摇头道:“死了不算!活的才作数!”

  杨万金长出一口气,虚惊一场,闺女总算保住了。

  可还没高兴上一分钟,又来了一个冤家。瞧这位,比蛤蟆强,起码是个两条腿的人。但就比蛤蟆强那么一点,因为这位要是四条腿没准还不如蛤蟆那。

  瞧样貌,你就根本瞧不出样貌!黑不溜球,只能看出是一个脑袋。就这脑袋,头发不多,还一脑袋烂疮。身上更没法看了,上衣不是上衣,就几个布条,下身好点,起码要害部位是遮上了。

  就这么一位,在杨万金和几个家丁庆幸之时,晃晃悠悠过来了。当时谁也没留神,几步就到了门前,马上要迈门槛了。

  被杨万金瞧见了,当时就急眼了,今天是怎么了?先来了个蛤蟆,这回又来个叫花子,老天爷这是存心和杨家过不去,还是蛤蟆成了精找我家的麻烦。

  奶奶的,和你们拼了。杨万金这回不踢前锋,改踢后卫了。抽射变成个飞铲,就去拦这个叫花子。

  叫花子已经一脚门里,一脚门外。不知道怎么的,迈门槛子的时候慢了一步,杨万金正好铲在门槛子上了,硬碰硬的较量,自然是门槛子赢了。

  眼瞧老员外肿起来的脚趾把脚上的靴子都撑破了。

  要说姜还是老的辣,杨万金没铲倒叫花子,手上没闲着。奋力用手抓住了叫花子的一条腿。

  叫花子站不稳,一头栽倒在门里,家丁过来试探,已经没了气。

  这下可坏了,杨家门口一闹腾,先抓蛤蟆,又拦叫花,本来街上没什么人,现在来了不少看热闹的。

  杨万金赶紧叫家丁把叫花子抬进了屋,叫了郎中。不管死活先抢救一下,真摊上人命,顶多就是个过失伤人。

  一家子围着叫花子,祈求神明保佑,希望叫花子能缓过来。别说,叫花子命硬,躺了半个小时的功夫还真缓了过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