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哥们好歹是条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5、设局陷害

哥们好歹是条龙 七百七十七号 3293 2020.03.26 10:02

  杨雪晴和一个叫花子跑了,气坏了咱们的黄花鱼,黄大少爷。

  黄花鱼将自己卧室里能砸的东西全砸了,怒气冲天的和父亲黄金友道:“爹,你得给我报仇。”

  黄金友道:“我的祖宗,你还是给我少生些事端吧!不就是一个姑娘嘛!爹,再给你找一个就是了。不!给你找十个,找一百个。明儿个,爹就带你去销魂阁给你挑去。”

  销魂阁可是龙门镇,乃至整个崇文国东部有名的风月场所。因此民间都流传着:一夜销魂春风去,多少风流葬于此。

  黄花鱼道:“销魂阁的姑娘,能和杨雪晴比!再说那里的姑娘我都玩腻了!现在,小爷就喜欢才女。”

  黄金友道:“销魂楼不是有才女吗?那几个金发碧眼,精通外语的姑娘,难道不是才女吗?”

  黄花鱼道:“爹,少忽悠我,那就是外国人能不说外语嘛!我就要杨雪晴。”说完,黄大公子是又哭又闹,就要杨雪晴。

  黄金友道:“行!爹给你办了。这回不光要杨雪晴,爹还要把这口气给你出了。他杨万金,也太不给我放在眼里了,这回我叫你好看。”

  近年,龙门镇常发生灾祸。龙门镇虽然叫镇,但不是镇的编制,而是龙门府,起码相当于现在的地级市。地域十分广阔,所以受灾的人数众多。

  黄金友肚子里坏水多的是,加上官府的关系,想整治杨家,到也不是难事。

  黄家散出消息,这场旱灾仍是妖孽作祟,请了省府最有名的法师前来捉拿妖魔,为龙门镇的百姓驱灾避祸。

  还通知了官府,令龙门镇颇有钱财的豪门全部到场,为灾民捐粮捐钱,杨万金自然名列其中。

  那日,镇内的广场上聚集了将近万人,几大家族,有名的财主应邀到场。知府黄老爷,也就是黄金友的侄子,亲自主持法会。

  广场中央,建起了三丈三的请神台,台下建有八个由数十丈长的杨树搭建的木锥。木锥很简单,四根杨木顶部搭架在一起,形成锥形,底部分列四方,中间腾出空间,外围还有围帘。

  一个长发道人,身穿紫金八卦道袍,手持一把宝剑,在请神台上来回游走,披头散发口中振振有词念着咒语。

  远远看去,道人没有一点出家人,仙风道骨,身形灵动的样子,宽大的道袍随风而摆动,到像一个门帘子成了精,在请神台飘荡。

  可台下的人,十分相信鬼神之说,都目不转睛的瞧着台上的情况。

  道人,游走间,舞动宝剑,将一道道符咒向空中散去。符咒飘落之时,用宝剑连砍带刺,剑尖上扎上几道符咒。又将符咒用桌案上的蜡烛引燃,道人口中一口烈酒喷出,酒雾遇到燃烧的符咒,瞬间形成一团火焰。

  道人运足气,再次喷出一口,整个宝剑都被引燃。台下的人纷纷叫好,黄金友也向黄知府介绍,道人的法力如何高强。乡绅、富豪纷纷挑大拇哥称赞。

  总之,自上而下场面十分热烈。人们都认为这样龙门镇有救了。

  台下的观众热情,台上的道人,也忘了自己的斤两,表演十分卖力,想多讨几个彩头。于是将燃烧起的宝剑绕身耍弄起来,宝剑之上燃着酒火,虽是白日,火光萦绕也十分炫目好看。

  现场气氛再次被调动起来,请神降妖显然成了道人的个人才艺表演。道人看胃口调的差不多了,剑上的酒也快燃尽,突然站定收式,左手点指前方,右手则手持宝剑,将剑反身绕过腰间,腿上来了金鸡独立,摆了一个十分炫酷的造型!

  台下掌声雷动,道人也没想到自己的演出如此受欢迎,随着微风徐来,道袍随风轻摆,道人十分享受的闭目感受着观众的热情。

  掌声响了良久,仍在继续。道人反而有些不解,难道自己摆的造型就这么帅,迷倒了万千观众。

  挣开眼,正好瞧见了,一旁席间的黄金友和黄花鱼父子。黄花鱼一脸的着急,不断的指点自己,黄金友也焦躁不安,捶胸顿足。

  道人也不明白父子二人着的什么急。左右看了看没什么不妥。

  道人心想不好,黄家父子只是叫自己装装样子,难道真召来了妖精。

  再看,黄家父子,抓耳挠腮急作一团。黄花鱼怪父亲道:“爹,你看看你请的都是些什么人。纯牌江湖骗子。”

  黄金友道:“爹不也是为你报仇心切嘛!”

  事到如今,也没别的办法,黄花鱼张大了嘴提示,可又不敢发出声响。怕惊扰了知府大人、大小官员和一众财主。

  道人听不到黄花鱼说什么,看口型好像是在说火。提鼻子一闻一股焦糊一味传来,道人宽大的道袍已经自腰间燃了起来。

  道人扔下宝剑,慌乱的拍打身上的火,不拍还好,拍打之中,把身上也引燃了。好嘛!刚表演完,火烧宝剑,又上演出一出火烧道人。

  一个红红火火的道人,在台上上蹿下跳。请神台,台高三丈三,下面的百姓要想看的真切,自然要离远看。所以火红道人到底发生了什么情况,台下的人看不真切。还以为道人又在施法,玩了个更大的。

  虽然大家不知道,这个道人为什么这么喜欢玩火,但节目还是很精彩的,再次爆发热烈的掌声。

  知府黄大人等人所在的位置,只比请神台略低,看见了烧着了道人,就问黄金友道:“叔父,您请的法师,为何如此奔放活脱,怎么还将自己点燃了?”

  黄金友尴尬的答道:“道长法力高强,怎么想那妖精法力也不弱。道长,这是要加强法力,与他对抗。”

  知府点头,说道:“原来是这样,燃烧自己,照亮他人。果然高尚!事后,本府一定要大大的褒奖。”

  黄花鱼在一旁,心想:褒奖个屁!在不救他,戏唱不下去不说,再迟疑,就成烤鸭了!

  于是起身健步而去,找了木桶,自台后悄悄上去,一桶凉水将道人身上火浇灭了。

  知府见黄花鱼把火浇灭,问黄金友道:“叔父,这又是何意?”

  黄金友心想,你问我,我哪里知道。只能胡说八道,道:“那是你堂弟助法师一臂之力!用水火轮流之法,降妖。”

  你说这不是扯淡嘛!

  黄花鱼看着被浇的想落汤鸡一样的道人,就想上去给他几个大嘴巴。可上前,又怕被台下的百姓看到,就盯着道人看他怎么收场。

  道人混迹演艺圈多年,请神、降妖、捉鬼,那是一样不会。但临场应变能力一流。

  还没抖净身上的水,直接窜到桌案之上,偏腿坐了下来。那桶冷水,清凉渗骨,道人被火烧的燥热,又被冷水突然一激,打了哆嗦。

  这一哆嗦就有了主意。不由自主的哆嗦的更加厉害起来。下面的人一看,刚才还在玩火,这会儿怎么踩电门上了,怎么抖起来了。

  道人也不乱斗,自有章法。讲的是,一抖聚精神,二抖虱子清,三抖、四抖请神明。

  抖的差不多了,突然停住低头不语,片刻又突然开口,此时已经变了语调,说道:“我乃太上老君座下童子,见龙门镇百姓受旱灾之苦,特下界助你们等降妖。”

  下面的百姓都看呆了,一边哗然。有的议论:“快看,神仙显灵了。”有的说:“可了不了,法师出真招了。”说什么的都有。

  那道人继续道:“你等可知,龙门镇为何有妖孽作祟?”

  下面变的鸦雀无声,一下子冷了场。再没人搭话戏就唱不下去了,黄花鱼还在台后躬身藏着。此时,来了机灵,搭话道:“为何?”

  道人道:“镇中自有离心离德之人与那妖孽沆瀣一气,为虎作伥。这才使妖孽兴风作浪。”

  黄花鱼一瞧,嘿!好神棍,事儿真叫你圆上了。这才是事先商量好的台词嘛!所以,走到桌案下跪倒,装模作样问道:“请神灵赐教,何人助纣为孽?”

  道人道:“我有一法,一试便知。”

  黄花鱼给自己强加了戏份和台词,道:“呜呼啊呀,不知神灵有何妙法?还请赐教。我龙门镇百姓自当感激不尽。”

  道人道:“我已算出此人藏匿在镇中富贵人家,所以事先命侯吉真人搭建木塔。请镇中富贾将所捐献金银,放至木塔,一试便知。”

  原来,道人道号:侯吉。不就是猴急吗?瞧这名字起的,确实有点急。

  黄花鱼起身走到台前,与台下大声说道:“诸位,神灵已经将辨别之法告诉大家,还请大家做个见证。”

  下面异口同声称是。席前的八位财主,可乱了套了。相互议论谁才是那缺德带冒烟之人。

  知府黄大人,轻咳一声,八位财主不再议论。知府道:“列位巨贾,一者将所捐金银拿出,二者请配合神灵辨别之法。”

  知府发话哪个敢不从,都纷纷将金银拿出。第一个就是首富黄金友,命人推来一独轮车金条,堆在木塔之内。

  在场的有八成都是老百姓,都没见过金子,更没见过这么多金子。

  第二位,就是杨万金,虽然杨家不比黄家。但杨老员外终归是个乐善好施的好人。乡民有难,自然要帮上一把。

  最开始号召富商巨贾捐钱赈灾的就是杨老员外。可惜黄家父子,为富不仁,迟迟不肯捐钱。

  杨老员外已经做为表率,先前捐了很多财物。现在,有这样的机会,黄家都捐了一车黄金,自己也不能含糊,早早也准备了一独轮车黄金,堆到了木锥内。

  接着,第三家、第四家,其中有的放金元宝,有的放银子……直到第八家放完。

  猴急真人喊道:“放围帘。”两旁官兵将围帘放下,四下警戒去了,恐好奇者闯入。

  众人依旧都挣圆了眼睛,瞧着木锥内会发生什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