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哥们好歹是条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4、喜得贵子

哥们好歹是条龙 七百七十七号 2595 2020.04.03 00:00

  因为陆恒天是异姓,封不得王,只得了个镇国公封号和兵马大元帅的虚职。说这陆恒天功高盖主,一点也不为过,整个崇文国,没陆恒天和他的八万黑甲军、四个神机营可能早就覆灭了。

  开国三百年来,崇文国一直被北方荒芜之地的异鬼妖魔所侵扰,西北的罗刹国也虎视眈眈。

  经历了三百多年的战事,崇文国一直都处在战略防守的态势。因此朝廷征召了大批能人异士在边疆摆下了除妖魔、斩异鬼的大阵;同时征召能功巧匠依照边疆地势修建了关口要塞。这样才勉强在与荒芜之地的妖魔的对抗中,维持下来。

  直至本朝,异鬼妖魔侵扰愈烈,多次冲破隘口,甚至直插朝廷腹地,几次都处于亡国的边缘,朝内上下为之惶恐。陆恒天恳请天子调整军事部署,主动出击,击退妖魔异鬼于千里之外,保朝廷安危,但无一武将肯出关隘作战,都是忧心忡忡无人请战。

  陆恒天的八万子弟兵,即那黑甲军,据传那黑甲军,都是骑兵,周身黑甲,全部掩面,用的是那贴了符咒的武器,对付妖魔厉鬼无往不利。

  陆恒天亲自率领黑甲军出关,多次取得关键战役的胜利,打的妖魔异鬼军团四散奔逃。不想在回师的路上,恶灵山受到伏击,那妖魔异鬼众多,还有飞爪四目吼助阵,八万黑甲军死伤过半。神机营的四个统领舍命,才保了陆恒天周全,又奋力回击,最终击溃妖魔异鬼。

  此一战,妖魔异鬼死伤更为惨重,受重创逃到北方极寒之地去了。陆恒天回朝,深感惭愧,对不起那死在塞外的将士。但天子大加赞许,绝口未提将士死伤之事,全军均为奖赏,只封赏了陆恒天一人。

  封陆恒天为镇国将军,天下兵马大元帅。如此殊荣,陆恒天深感天子恩宠。但为慰藉手下将士,陆恒天散尽家财,安抚死去的将士家属,所剩财物犒赏三军。

  很快,有馋臣私下进言,说那陆恒天收买人心,有不臣之心。

  还有那黑甲军,终日掩面,无人见得真实样貌。他那神机营中异人能士众多,民间传言陆恒天纵容收下驱鬼,才组建那八万黑甲军,这八万黑甲军皆是鬼怪,因此终日掩面。不然,北方如此厉害的妖魔异鬼,怎会只有他陆恒天的黑甲军能够击溃。

  现如今北方已定,如若那陆恒天在执掌军机要事,尤其是黑甲军与那妖魔异鬼同属一类,更加能以掌控。正好陆恒天的黑甲军死伤惨重,何不裁撤了。

  天子被馋臣说的,也深感疑虑。杀陆恒天不妥,那黑甲军自然反了,就想裁撤。有忠臣上表,才保住了黑甲军。

  但天子一道圣旨,将边疆防御向北推进三百里,建立前敌哨卫,命八万黑甲军驻守。深入荒芜腹地,分明就是送死,但君命不可违。陆恒天送那所剩三万黑甲军将士出关时,称对不起将士父母,想自绝谢天。被神机营救下,当着全军将士指天发誓,与全军将士共存亡。黑甲军灭了,陆恒天自不苟活于世。

  天子知道后,大为光火,震惊不已。直接把神机营遣散,陆恒天再加赏赐,实则软禁起来。

  自此,本朝第一号的英雄,早已名不副实。只能在府邸,赏花遛鸟,英雄无用武之地。

  可能陆恒天壮年终日疆场厮杀,妻妾一直怀不上孩子。寻了很多明医古方,还是不行。四十岁才生了一个女儿,接连又生了六个女儿,一直没有儿子。

  满朝上下都笑称,陆恒天的女儿们为:七仙女儿。还有调侃叫那陆恒天为:岳父老泰山。女儿也好,无儿,反倒叫天子放心些。

  直到五十二岁那年,夫人竟然怀孕了。生产那天,就是白虎星君之子彪,下凡之时。

  在天界之上,太上老君见白虎星君对孩子依依不舍,问道:“贤弟的心情,我十分理解。孩子去人间历练历练总不是坏事。总比那龙王之子成了通缉犯强吧!”

  太上老君这样一说,白虎星君心里到敞亮了许多。老君为表示与白虎星君之间友谊,又说道:“贤弟,你看我那贤侄投胎人世,要不是我给弄出些祥瑞异像,表达一下美好祝愿!”

  白虎星君道:“仙尊不可,我本就是一个仙,咱家的孩子比不得那些仙种,还是地调一些为妙。”

  老君道:“这到也是,得了我这就送我那贤侄下界。”

  送是送,可能是太上老君太久没办理这样的业务了,手法生疏了,施法的时候力道大了一些。搞得陆夫人险些难产。

  得知陆恒天夫人生产,天子竟命人,已护产接生为由,前来监视。

  孩子出生之时,既没有头发,也没有眼眉,枯干瘦下,只有巴掌大小。

  再瞧身上青筋凸显,如那猛虎的斑纹。临盆时,出了娘胎,一个时辰都未见哭泣,没有一点动静,只有那半透明的胸腹微微有些浮动。几个接生婆小心伺候,凭经验这孩子怕是要夭折了。但大元帅老来得子,谁也不敢言语。只得等小家伙断气,大元帅和夫人认了命,才算完事。

  众人就在小家伙身边守着,到了夜晚,轮班值守。一个婆子劳碌了一天,守在小家伙身旁也是累了,低头打了个盹,一点头,就觉得面部火辣,一摸脸上莫名的出了口子流出血来。

  再瞧,那小家伙醒了,出生时没有指甲的手指之上,不知何时生出黑尖的指甲来。指甲上还有点点血迹。小家伙面有微色,似在微笑。

  婆子惊奇,还没反应,小家伙一泡尿呲来,尿了婆子一脸。婆子这才反应惊呼而出:公子醒了!公子醒了!

  陆恒天甚是欢喜,对这个唯一的儿子宠爱有加。只是这孩子五、六的年纪一直长不大,还如三、四的幼儿般。陆恒天有了子嗣,天子一刻都未放松,加了兵丁保护看管。还几次派了术士,给小公子看相。

  术士领的天子命,自然骄横,称给小公子看相,连陆恒天都不得在场。知道天子猜忌,陆恒天也无微辞,只是劝告术士:犬子生性顽劣,道长恐多多包涵。术士不以为然道:好说!

  偌大的房间只留下术士一人,那府中的侍女将小公子带入房子中便面带惊恐的匆匆离去了。只留下一句:道长,若是招架不住,速速叫人。

  那术士也算成名的人物,不管江湖还是朝堂之上经过的风雨何止千百回,根本没当做一回事,想那一个孩童还能弄出什么风浪。那小公子进屋也不言语,屋内暗处也看不清他的样貌。

  术士道:娃娃近前来。小公子闻声过来,术士相其面并无异样,也无什么富贵、天命气息。可为预防万一,天子命那术士,给小公子打一道

  限制命理,控制命格的符咒。

  术士闭目施法,一道凌空意念符打出,睁眼一瞧,小公子没了。正要寻找,小公子出现在身旁,将术士锦囊拽了下来,说道:这是何物?木生以为小公子淘气,哄骗几句就是了,说道:娃娃,莫动,囊内大有乾坤,会化豺狼虎豹,把你吃掉。快快交还于我。

  一听是好玩的,小公子非要打开看看。其实,也没什么特别的物件,除了些符咒,就是些硫磺、硝石火折,用于应急照明、驱鬼辟邪的寻常物件。

  小公子不给,术士要夺。—轰的一声,术士的脑袋烧成了一个火球,头发、胡子、眉毛全着了。术士抱头从屋内蹿出,一头扎到了院内的水池之中。

  外面的侍女笑道:第六个了!另一个侍女说道:这个真差劲,还没一盏茶的功夫,还不如那前五个那。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