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哥们好歹是条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8、舍命一搏

哥们好歹是条龙 七百七十七号 3093 2020.04.06 14:27

  事已至此,孩子别无他路可走。想要逃是逃不出去了,即便逃出去,也是一死,不如搏了性命,运气好得了这些美味的吃食。运气不好,先得了食物吃上几口痛快一会儿再死,也比硬生生饿死要强。

  孩子们横下一条心,答应了陆拙。于是陆拙令人将一个摆满吃食的桌案放在场地中央,为了食物,人与兽的较量就此开始。

  一个莽撞的少年一声怒吼冲出,不等靠近桌案,就被一只呼啸而来的花大虫叼了去,把个身子咬的七零八落,连个全尸都没落下。

  孩子们与猛兽间的实力相差太过悬殊。为了增加乐趣,陆拙叫人为孩子们提供了些棍棒、刀斧,用来自卫,还有盔甲、盾牌。

  有人拿了把毫不趁手的钢刀,因为刀太重,孩子体力不好,只能拖着刀跑向桌案。

  这回是只体大如牛的野猪,一头将孩子撞飞,不等孩子起身,一阵乱拱,把孩子的五脏六腑都拱了出来。

  见孩子的内脏流出,野猪如同见到了美味般,掏了段肠子狼吐虎咽嚼了起来。这时孩子还未死,只能眼睁睁看着那野猪吃着自己的肠子,发出痛苦的嚎叫声,把场外的孩子吓的魂飞魄散,再无人敢上前。

  过了半晌,陆拙见无人上前,十分不耐烦的向孩子们叫嚣道:再不陪小爷玩耍,全都给我砍了。说完,四周的武士持刀向孩子们围拢过来。

  马上就要被团灭,总该有人站出来,小娜自然当仁不让。

  小娜看着怀里枯瘦的妹妹,不舍的贴了贴妹妹的面颊。转身将妹妹交于一旁的孩子,妹妹被同伴接过时,还用小手死死的抓着小娜的手。

  小娜最后握了握妹妹的手,便高声喊到:且慢!

  陆拙上蹿下跳的发着牢骚,见有人搭话,双眼放光的瞧向小娜,说道:总算来了个有种的!

  小娜向陆拙说道:你这狗宝般的公子,好生不讲道理。叫我这帮饥饿将死之人,与你那豺狼虎豹缠斗,不就是叫我等白白送死嘛!死的还死的好不安生,好不痛苦!如若这般我们也不给你耍了,给爷爷们个痛快就是了。

  陆拙听小娜的一番话,愣住了。一旁的一个仆人听小娜骂自家公子,马上叫骂道:你这个贱民,胆敢放肆,来呀!先给我砍了头,喂狗。

  陆拙摆手呵住了仆人,冥思了一会儿,好奇的回身问仆人道:他所说的狗宝是何物?

  仆人被自家公子的问话,问楞了,转念一想自家公子刚才骂这些贱民比蠢猪都不如,可人家骂你狗**一样的东西,都不知道!想到这不由得噗嗤笑出声。

  陆拙见仆人没回答自己,还笑的如此开心。心想,这狗宝肯定是一件再寻常不过的东西,仆人定是笑话自己无知。叫了一旁的武士便赏了仆人几十个巴掌。

  陆拙没弄明白狗宝是什么,但小娜的话到是听明白了。问小娜道:你的意思是我欺负人!

  小娜道:当然!

  陆拙问道:你说说,怎么才不算欺负人?速速讲来,如若有那么几分道理,本公子就随了你。

  小娜答道:简单!你尽管放你那野兽过来,只要我们拿到桌案上的食物,就算我们赢。我们要赢了,需备足食物放我们走。陆拙对自己的野兽很有信心,一口答应下来。

  可陆拙还是放心不下狗宝的事,特意又问了个有些学问的随从。随从随即含蓄的答道:狗宝乃狗繁衍之物。

  陆拙费解,狗宝和繁衍什么关系?难道狗宝,是一种用来交配的公狗不成?

  所以继续问道:到底是何物?随从无奈答道:狗的生殖器是也。

  我日,好你个逃荒要饭的,嘴挺毒啊!竟然将小爷比做狗的生殖器,小爷自生下来就没吃过这样的亏。

  刚要发飙,又觉得不妥,已经答应了那要饭的贱民,怎可食言,再着先弄死这个贱民就不好玩了。陆拙眼睛一转,心生一计,吩咐左右下去准备了。

  陆拙满脸坏笑和小娜说道:小爷和你说好,一定信守承偌。可你牛皮吹上了天,小爷到要看看你有什么能耐,请吧!

  众人都将目光投向了小娜。

  小娜淡定的看了看妹妹,没拿任何兵器,直接走向了桌案。陆拙看到小娜走来,心想:来的好!你要飞身跑过来,或许还有取胜的机会,侥幸逃过一劫!你要是这般走法,看你怎么脱身。

  小娜走到距离桌案三、四丈远的地方,陆拙将他最得意的宠物放了出来,是一条足有五、六米长的眼镜蛇。

  此蛇比普通的眼镜蛇大上很多,行动还十分迅猛,蜿蜒扭动着身形就朝小娜而去。

  一旁观瞧的孩子,瞧见是条眼镜蛇,尤其见到那身黝黑发亮透着暗红的鳞甲,令人感觉十分厌恶瘆人,不免心中发毛。

  眼镜蛇快速爬到了小娜的近前,挡住了小娜的去路,并且伸头直接立起来,看高度竟然比小娜都要高上一头。

  再瞧蛇头,成三角状,颈部变的扁平,吐着血红的信子,看样已经做好攻击准备。

  众人别说直接面对眼镜蛇,就是见它随时准备发功攻击的样子,就都吓的大气都不敢出。

  小娜却瞧都没瞧眼前的眼镜蛇,直接从它一旁走过,继续径直走向桌案。

  这一举动,直接把本就不聪明的,我们这条可爱的眼镜蛇,整的大脑短路了。

  它心里琢磨,我眼神不好?还是产生了幻觉。就刚才这个逃荒的孩子,还没三块豆腐高,居然鸟都没鸟我。自己出来混这么久,毒辣的手段早就名满天下,尽人皆知。今天怎会遇到个浑不吝的小子,一点没把自己放在眼里。

  被人藐视的滋味是不好受的,眼镜蛇末头去追小娜,动作更加迅速,再次挡在小娜面前。

  小娜仍毫无惧色,直接绕过大蛇。就这样眼镜蛇,来来回回拦了三,四次,只得到一个结果,根本不鸟!

  一旁观战的陆拙都看傻了,同时也彻底怒了,焦急的骂道:小爷叫你杀人,你怎么还和他做起了游戏,再不把这小子弄死,小爷就把你烹了,给穷小子们当下饭的小菜。

  眼镜蛇也知时间紧迫,小娜转眼到了桌案前。眼镜蛇也不废话,弓着身子蓄力,瞬间把自己射出,飞将起来。眼镜蛇在空中把下颚骨脱臼嘴张到最大,对着小娜就是一口。小娜知道蛇到了,不但不躲,还伸出一只手去迎那蛇头。

  眼镜蛇结结实实的咬在了小娜的一只手上,刚要将毒牙内的毒液继续射入小娜体内,小娜另一只手就到了,捏住了蛇的上颚,被咬的手反手攥住蛇的下颚,两只手向外一用力。

  好嘛!都说蛇嘴是世界上张的最大的嘴,这条硕大的眼镜蛇成了蛇中嘴张的最大的了。蛇嘴一般可以张到130度,最大180度。瞧这条蛇,嘴张到了300度,稳稳的拿了个世界第一大嘴的头衔。

  这眼镜蛇不知害过多少人的性命,今天算是遇到了狠茬子。本以为弄死一个孩子就是张张嘴的事儿,这下可好嘴是张开了,合不上了。眼镜蛇也纳闷儿,自己被誉为“冷血杀手”,全凭这张可以脱臼的嘴,今天算是脱大发了。

  小娜将那条被自己撕烂嘴的眼镜蛇甩到一旁,蛇也站不起来了,缩着身子,原地乱扭起来,时间不大,就不在动了。再看小娜被咬的手,已经肿起老高,整条胳膊变的比大腿还粗,黑紫黑紫的。

  小娜感到钻心的剧痛,他知道自己命不久矣。赶忙从桌案上抄起桌上的食物扔向人群。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向人群中喊道:给我妹妹,照顾好她,照顾……。小娜意识模糊起来,已说不出话了。

  小娜死的悲壮!连个席子都没裹,就被扔到了乱葬岗。临抬走的时候,少年还有些惋惜道:小子,性子挺刚!若不骂我,也不会到这不田地。就这般死了,小爷少了些乐趣。早知道,慢慢的与你玩耍。

  蛇毒继续在小娜的体内蔓延,开始是钻心的痛,五脏六腑翻滚起来,心中灼热无比,随后意识模糊,说不出的痛楚!再后来,就没有半分感觉了。身体轻盈了起来,只有一丝疲惫,仿佛这人世间所有的快乐和痛苦都放下了。

  小娜,母亲柔声的叫着自己的名字。小娜很疑惑,顺着声音看去真的是母亲,迟疑的问道:母亲,您不是已经……。母亲深情的看着小娜,眼泪不住的流下,说道:孩子,你受苦了!

  他娘,和谁说话那?是父亲的声音。小娜情不自禁满含泪水的喊了声:父亲!父亲一见小娜,一笑,拍着小娜肩头说道:没长个,还瘦了。

  这时,小娜才意识到自己已经死了,这才见到了父母。这样也好,自己不必独自承担那些苦难了。有父母在身边,什么也不用怕了。

  令小娜唯一欣慰的是,既然自己已经死了见到了父亲、母亲,唯独没有妹妹,那么妹妹应该还活着。希望生活不管有怎样的磨难,妹妹能够活下去,能够长大,能够过上平静快乐的生活。只可惜自己看不到这一切了。想到这小娜热泪盈眶,心里默想着:哥哥走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