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哥们好歹是条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7、龙虎会

哥们好歹是条龙 七百七十七号 1818 2020.04.05 22:21

  孩子们组成的逃荒队伍,勉强支撑了几日,期间有不少孩子,夜里睡去再也没有醒过来,永远的倒下了。

  不知走了多远,已经有不少孩子饿的产生了幻觉,小娜知道再这样下去,必将陷入绝境。

  天上的太阳无情的照射着大地,队伍所剩的人已经不多。实在走不动了,领头的大一些的孩子,招呼大家原地休息。

  坐下时,就连地上的沙土都觉得火热。看着周围毫无生机的世界,孩子们意识到,这里恐怕已经是自己短暂人生的终点了。

  正在所有孩子即将闭眼,慢慢昏睡过去时。一支全副武装的车马队冲了过来。

  悦耳的马铃声,将马上闭上眼的孩子惊醒了。孩子们勉强睁开眼,无力的瞧着来的这些人。

  这些人都骑着高头战马,身穿黑甲,蒙着面,手持钢刀,将十几个孩子团团围住。

  孩子们只是体力不支,但突然出现的诡异马队还是令他们十分惊慌。

  不多时,马队后面来了一顶八抬大轿。轿子来到孩子们近前,有随从将轿帘挑开一角,隐约间见轿内端坐一个衣着十分华贵的少年。

  这少年不是别人,正是镇国公陆恒天之子,陆拙。陆拙、小娜,这一龙、一虎就在互不相识,且境遇大不相同的情况下会面了。

  陆拙在轿中向一个骑马的武士挥挥手,比划了几下,并未说话。武士吩咐下去,其他武士就迅速持刀把孩子们驱赶到后面马车的囚笼里,赶往了龙门镇。

  进镇时,有识的孩子认出了镇口牌楼写的龙门镇三个字,随口念了出来。每个人都没想到自己以这样的方式到达了目的地。

  小娜等人被带到一处他们从未见过的,华丽府邸!孩子们被赶下囚车,但并未戴任何枷锁,只是被随行的武士押解着走。

  走进府邸的院落,里面有各种漂亮建筑,新鲜事物。因为年少好奇,这些孩子一时忘记了身处险境,新奇的张望着院子的每个角落,武士们则在张望的孩子背后踹上一脚,不断催促大家往前走。

  大家被押解着走了足足有两刻钟,期间穿过数个院落、花园、回廊,才来到一处极为开阔的场地。

  这里没了那些新奇的事物和漂亮的建筑,足有百亩大小的半弧状场地,四周插满了旌旗,分明是个小型校军场。

  场地北侧排了一排的桌案,别的不说,光桌上的烤全羊、烤乳猪、鸡鸭鱼肉、各色美食,就吸引了所有逃荒孩子的注意。

  桌案前还摆着几个大鼎,鼎下燃着木柴,火势十分旺盛,鼎内则煮着肉,热气腾腾。

  闻着肉香,每个孩子的肚子又开始咕咕乱叫,催命般叫人难受。

  一面屏风后面,陆拙踱步而出,稳稳当当坐在众多桌案的正中央。押解小娜众人的武士分列两旁。

  陆拙玩世不恭的瞧着,这些破衣烂衫逃荒的孩子,慢条斯理的从果盘中取了一粒葡萄放在口中,慢慢的咀嚼几下便咽了下去。众人看他吃葡萄的动作,就能想象出这葡萄该是多么甘甜,只是因为口渴,连唾沫都没了,只得干巴巴的动了动喉咙。

  吃了几粒葡萄,还不闲着,又撕下一只烤的焦黄的羊腿,咬了一口,嘴上沾满了油,随后高声问这些饿的半死的孩子们道:想吃吗?

  已经饿了不知多少天的孩子们哪里受得住这般诱惑,当即便有不少孩子抢答道:想吃!

  话音刚落,少年将手中的羊腿扔到场地中央,羊腿落地的地方距离孩子们不远,有机敏的孩子一个健步就冲了上去。剩下的孩子也发疯一样挣相向这只烤羊腿奔去。

  小娜因为以血喂养妹妹,身体极端虚弱,迈不开步子,加上怀里抱着妹妹,只能站在原处。

  冲在最前面的是一个十五、六岁年纪略大些的孩子。他最先赶到,抄起羊腿也顾不得许多,狠狠扯下一块肉来,嚼都没嚼,就直接咽了下去。

  后面的孩子见他得了食物,蜂拥而至,就要争抢。眼瞧众人到了,得了羊腿的孩子近前时。

  不知从哪里穿出一只体型硕大的三目恶狼,纵身将正在吃羊腿的孩子扑倒在地。饿狼并未胡乱撕咬,而是一口击中要害,咬住了孩子的喉咙。

  少年还未咽下的肉全都吐了出来,喉咙处的鲜血迅速流出,不一会儿,染红了地上的沙土,抽动了几下身体就不动弹了。

  事情来的突然,孩子们没反应过来,瞧准了是只体壮如牛的巨狼时,吓的四散而逃。不过,没跑出去多远,又被武士一个个逼回原处。

  那三目恶狼,呲着淌着鲜血的獠牙,目光凶狠的看着众人,尤其是恶狼额头那处白色的狼毛,白毛中间还有簇黑灰色的毛,犹如第三只眼看向众人,仿佛在寻找下一个撕咬的目标。

  陆拙见自己豢养的宠物得手,而且干的干净利落,十分开心,拍手嬉笑道:尔等比那蠢猪还要蠢上百倍,天底下,哪里有白食可食。

  今日,小爷开心,就与你们这些贱民玩个游戏,谁要斗的过我的这些宠物,这里的吃食随你拿去。要斗不过,只能变成它们的盘中之餐了。说完,哈哈大笑起来。

  古诗云: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人富贵有别,但人命是无高低贵贱之分的。只感叹世道不公,野兽凶猛,这少年贵公子比那野兽更加残忍。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