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哥们好歹是条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0、封龙之潭

哥们好歹是条龙 七百七十七号 2050 2020.03.23 00:02

  锅内的水已经煮沸。猴兵将拿进的两个口袋打开,里面竟然是两个三、四岁大的孩童。

  马猴王见锅里的水差不多了,又见那两个白嫩的娃娃,馋的直流水口。

  金鳞蛟先是一惊,随后又冷静下来。不管这齐天大圣是真是假,要先看看这小娃娃到底是什么。因为数百年的山参精,化成人形,也是这般模样。

  金鳞蛟抱拳道:“猴叔,不想你所说的人间美味,这般奇特。”

  马猴王道:“奇特什么,叔叔也不经常抓到。正巧贤侄来了,才有这样的口福。”

  金鳞蛟道:“我龙族久居海中,不知道这人间美味,该如何烹饪。”

  说完,到锅边观瞧,确实是孩童无疑。

  一时,怒从心头起、恶向胆生,好你个野猴子竟敢食人,还是那未懂事的娃娃。

  金鳞蛟一脚踹翻,沸水翻腾的锅灶。滚烫的热水飞溅,吓的几个伙房猴和猴兵闪到一旁。

  马猴王拍案而起,怒道:“娃娃,我请你吃人间美食,你为何踹翻我的锅灶。”

  金鳞蛟一声冷笑,道:“你这食人的妖魔,危害人间。今天,我就叫你去见你的姥姥。”

  马猴王道:“好小子,居然在我齐天大圣面前撒野。拿我的兵刃来!”

  那齐天大圣的兵刃乃是海中之物,金鳞蛟自是知道它的厉害,不敢怠慢,严阵以待。

  几个猴兵取出的不是定海神针,而是抬出一口金丝大环刀。马猴王废了半天劲儿,才把刀勉强抗在肩上。嘴里还辩解:“几天不练,怎么还退步了。”

  金鳞蛟纵身如同魅影一般,闪身到了马猴面前,马猴抡刀就砍,金鳞蛟本想躲闪。

  马猴刚刚扬起刀,就被刀反身压倒。这到好金鳞蛟不战而胜。

  金鳞蛟利落的上前,一脚踩住马猴的肚子,怒斥道:“看你还敢害人。”

  马猴王还是不服,挣扎道:“小子,我好生招待你,你却打你马爷爷,不!打你家孙爷爷。”

  马猴王到现在还在装美猴王孙悟空,看来假话说多了连自己都相信了。

  金鳞蛟看他,还是不服,脚上用力在他的肚子上踩捻了几下。

  一股浊气放出,竟然踩出屁来。金鳞蛟见这马猴太没出息,一脚将他踹出去多远。

  山洞里的猴子,见自己的大王被降,早就逃的无影无踪了。

  只有一只忠心的马猴,乖张的跪倒在地,求金鳞蛟:“小爷,求您高抬贵手,我等本是附近镇上马戏团的猴子。数年前,跑了出来,占据了这个山头。”

  我等并无什么本领,这马猴王带着我等拿着马戏团里的戏服,扮起了齐天大圣。就想用大圣的名号,混点油水。并没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

  金鳞蛟怎会信他,怒斥道:“没做伤天害理之事,这娃娃怎么解释?”

  马猴道:“此间天杰地灵,有许多修炼灵物,我们这些凡夫俗猴,哪里能比的。因时常遭附近厉害的妖魔欺压,我家大王听别人说,吃孩童可以修炼成仙,才抓了两个,想着有了法力不被欺压。所以才犯浑,干了这样的蠢事。不想正巧被小爷您遇上了。”

  金鳞蛟道:“此话当真?”

  马猴举手发誓道:“如若有假,天打雷轰!”外面一道惊雷炸开,声响滚滚而过。

  马猴面色大变,小概率事件,发生在自己身上。头上三尺有神明,看来不能随便撒谎发誓。

  这正是猴在做,天在看。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不等马猴辩解,金鳞蛟直接结果了马猴的性命。马猴王起身逃命,蛟龙爪出,寒光至。一颗猴头滚落在地上。

  金鳞蛟将马猴王的猴头挂着山洞洞口,阔步而出。树倒猢狲散,杂猴们见大王死了,玩命逃往山林深处,金鳞蛟抓了两只杂猴,令其将洞中孩童送回家中,以后化成蛟身,朝封龙潭而去。

  封龙潭所在之处,果然非同凡响。称的上,青峰俏立、碧水玲珑、远黛含嫣、迷雾其中,说是人间仙境一点也不夸张。

  各种各样的仙灵、凡兽在此生息,十分的喧闹。

  群山峻岭间,千尺瀑布飞流直下,日久天长形成一处水谭。此潭,水清如镜,深不见底,便是:封龙潭。

  封龙潭可直通入海,不管江河湖海、三山五岳之中的修炼灵物,想要幻化成龙,必经此潭。

  虽说入谭封龙的过程十分艰辛,但千万年来,此间都遵循着入潭封龙的秩序,并无异象发生。

  赤须金鳞蛟升腾至此,引得山间的灵兽分分观瞧,瞧这条蛟龙,与其他蛟龙不同,俊美的很,矫健的身型,一身金鳞甲,神采奕奕,到有几分真龙的威严。

  尤其它的蛟角,更加与众不同。古云:无角曰蛟。即使有角也只有一个直角。但此赤目金鳞蛟,不光有角,还有一对,只比那真龙小些。一身金鳞与真龙无二,只有尾巴还是蛟尾。

  金鳞蛟身挂七彩云雾,踏落在封龙潭边。

  有灵兽问道:“道友,好身段,好神采。不知从何而来?”

  金鳞蛟不想过多的谈论自己的事情,虽然只是无心而问。因此说道:“远处江湖而来。初来宝地,望各位道兄多多照应。”

  众灵兽齐声道:“道友,客气!”

  一条龙鱼挤过人群,来到金鳞蛟身前,热情的拉住金鳞蛟说道:“表弟。”

  这里还来的亲戚?金鳞蛟看着龙鱼道:“我们认识?”

  龙鱼一笑,道:“从未谋面。”

  金鳞蛟心想:从未谋面,认个毛线表弟。

  龙鱼继续说道:“我在海中有房表亲,螭吻你可认识?那是我远方的表弟。我看你样貌,龙气十分,肯定是龙族血脉,我那表弟螭吻就是龙王的第九子。所以叫你声表弟不框外吧?”

  真是世事难料,再一想九哥的姥家是个庞大的家族,遇上个亲戚的很正常。

  不过,金鳞蛟仍不承认自己是龙族血脉。

  认亲只是一个小小的插曲。旁的不说,看得出,众灵兽都很羡慕赤须金鳞蛟。想到了时日,最有把握成了真龙的,非它莫属。赤目金鳞蛟也不骄傲,与大家和睦相处,互相勉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