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哥们好歹是条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9、寒门贵子

哥们好歹是条龙 七百七十七号 2795 2020.03.29 21:38

  命运多舛的龙王十子虺,虽说是龙族的正统血脉,可阴差阳错的成了天庭捉拿铲除的妖精。好不容易百年修行,炼成赤须金鳞蛟,又被蛇妖所害,成了龙魂。

  做了龙魂还不消停,被王降龙识破了真身,被迫躲到了山楂果之中。经历三道轮回,进入了婴孩体内。

  不想还惊动了妖孽前来,龙魂无奈躲进了婴孩的心脏,自此龙魂衰退,进入了休眠的状态,只能给人家乖乖的做儿子了。

  生子的是一户普通魏姓农家。主家名叫魏大勇,老实巴交,人也勤快,有把子力气,这才能在灾祸之年度日。

  添丁进口本是好事,可又多了一个人吃饭,可愁坏了魏大勇。

  好在大勇人缘不错,村里不少受过他帮助的村户都来家里恭贺。其中,也有很多村民听说大勇媳妇难产,天降仙丹,才保佑母子平安,因为好奇来看个热闹。

  喜事还是要办,本就不是什么大户人家,甚至连小康都算不上,一切从简。

  来恭贺的村民拿过一些日用,弄点米面放下也就走了。好奇的想看看孩子,都被大勇一一回绝了。孩子太小,也怕惊着孩子。

  客都送走了,就剩一家人和至近的亲戚,围在茅草屋的热坑上看着这个难产的小襁褓,美滋滋的乐。

  孩子他姥姥问:“大勇,孩子起名没?”

  魏大勇大字不识一个,哪里会起什么名字,憨厚的一笑,挠头也不言语。

  媳妇还在月子,见丈夫不说话,怕母亲不高兴,结果话茬说道:“娘,还没那!”

  孩子姥姥一听这话兴头来了,说道:“什么?还没起名字?听说这孩子难产,亏得老天赐福才生产下来,可得起个好名字。没准这孩子日后有了出息,还能光耀了你们魏家祖宗。”

  魏大勇还不说,只知道点头。

  姥姥又道:“我这外孙有福,有老天爷的保佑!以后长大了可不能像你爹,种一辈子地,没个出息。将来怎么要做大官,出人头地,你说是不是?”说着,嬉笑着逗起了孩子。

  孩子一笑,似听懂了姥姥的叮嘱和殷切希望,可把老太太乐坏了!一高兴拿出几个铜钱塞给闺女。

  媳妇给魏大勇使了眼色,催道:“大勇,还不赶紧去请咱们村私塾的先生,给孩子求个名字。”

  魏大勇老实,媳妇放了话,二话不说就往外走。

  此时,孩子姥爷不干了,嗓子和卡了鸡毛一样卡个不停。魏大勇哪知道岳父大人是在叫自己,头也没回就出去了。

  孩子姥爷心里这个气,好你个二愣子,父母双亡,家贫如洗,要不是看你老实,才不会把闺女嫁给你那。请什么先生啊!我这不就是明摆着的先生嘛!朽木不可屌也。

  在咱们这位老爷子的字典里,雕和屌是没什么区别的,反正都是鸟!一码事儿。

  姑爷没领会自己的意思,孩子姥爷正着急,寻思自己这么大学问,闺女和姑爷不请自己,自己也不好主动给孩子起名字啊!那不成卖弄了。俗话说的好,上赶着不是买卖。

  魏大勇确实没明白岳父的意思,但也瞧出点事儿来,出屋从外面端进一碗水里,递给岳父道:“爹,您喝水。”

  老爷子一瞧,这姑爷到实惠的可爱,把自己的暗示当成嗓子不舒服,也算不错。

  老爷子一缕胡子,也不渗着了,说道:“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金生火。”

  其实老爷子也就会这两句,但父亲开了口,闺女就立马明白了。叫住了丈夫,说道:“还请什么先生。我爹不就是位先生嘛!爹,您老就给您外孙起个名字吧!”

  老爷子心想,知父莫若女,还是闺女明白,自己的亲爹便是饱学之士。不过,老爷子还想卖弄卖弄,就说道:“这起名可是大事。尤其是我狗窝居士的外孙起名,更不能草率!”

  瞧瞧这雅号:狗窝居士。多么威武霸气,富有文化底蕴,文学内涵的称号。孩子的姥家住在狗窝铺,因为孩子姥爷喜欢舞文弄墨,也算半个文化人,所以都称他,狗窝居士。狗窝确实不咋滴,但老爷子觉得居士不错,像个知识分子,有点世外高人意思。所以,也就以狗窝居士自居了。

  都说大字不识一箩筐,咱们这位居士正好认识一箩筐。所以算半个文化人,确实不假。

  孩子姥爷借着给孩子起名字,又开始跩文,姥姥不干了,快言快语的说道:“你这糟老头子,有话快说,有屁快放。草率?草帅是个帅?能带兵打战不?”

  老爷子被老婆子训斥,十分生气,琢磨自己好不容易想出个好词儿,就被这么曲解了,还能打战不?

  但气归气,也不敢发作。就问魏大勇道:“孩子出生那天,是不是突降灵瑞?”

  大勇瓮声瓮气的说道:“爹,啥叫灵瑞?”

  我你妈,什么叫灵瑞都不知道,这天没法聊了。不是一个层次的人!想我狗窝居士,怎么会有你这样文盲的姑爷,气煞我也。

  一旁老太太,白眼瞪着老爷子。警示他:你再给我装,我就弄死你。

  老爷子只能强压心中的怒火,耐着性子说道:“就是说,孩子出生的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不寻常的事情?”

  魏大勇想了想,说道:“我就记得那天,孩子他娘难产生不下来,天上掉下来一个颗不大的小黑球球下来,掉进嘴里,孩子就生下来了。”魏大勇是实惠人,也想说个灵丹妙药的词儿,实在说不好,就说成了黑球球。

  孩子姥爷双手猛的一击掌,说道:“这就对了!既然是天赐之物,还是个黑球,之后才生了孩子。有了!就叫魏生球。”

  老爷子嘀咕半天,大伙以为能憋出个好名字。结果憋出这么一个玩意儿。

  孩子妈不干了,这起的什么名字,问父亲道:“卫生球?怎么不叫樟脑丸。”

  老爷子反驳道:“别瞎说,樟脑丸,那成随咱家姓了张嘛!人家大勇也不会同意。”

  说别媳妇娘家还真是姓张,村里人都叫媳妇魏张氏。

  孩子姥姥就知道老头子憋不出什么好屁,狠狠拧了老头子一把。疼的老爷子直翘他那两撇狗油胡。

  不过,老爷子挨了拧,还是不服。老婆子就和他争吵了起来,骂道:“就你那狗肚子,没有二两墨水,就别丢人现眼了。”

  老爷子不服,说道:“生球怎么了?天赐之物,圆润!”

  老太太道:“那屎壳螂推的粪球圆润,你怎么不改名张粪球。这个什么卫生球的名字绝对不行!打我这就不行。”

  别说打您这,打哪那也不行啊!孩子妈妈不想叫父母再吵了,自己拿了个主意,说道:“先起个乳名,等孩子大了再起个好名字。我喜欢女孩儿,就叫小娜吧!男孩女名也好养活。”

  狗窝居士憋不出好名字,但觉得闺女起的也不怎么样。小娜,一点也不文雅,没内涵。自己取的天降仙球,赐福生子,多好的意境。这些粗人怎么就欣赏不了。

  可此时,老婆子正死死的掐着自己的大腿里子,老爷子也不敢再言语了。

  小娜就小娜吧!大伙都没说什么,就瞧着这水灵的小小子儿高兴。

  那时,即使是丰收之年,寻常农家都难果腹,有了孩子,这日子别提多难了。

  都说:寒门难出贵子。小两口对孩子照料十分细心,虽然他们不知道什么是贵子!我想有父母的陪伴,便是贵子!寒门子贵,平安是福嘛!

  小娜大些又生养了女儿,魏大勇也算儿女双全。没别的,甩开了膀子干活,常去外地谋生养活这娘仨。

  说来也怪,小娜生的与其他孩子没有两样,却水性极好。虽然正逢旱灾,河水干涸,山中却有一口老井,始终有水。

  落甲坡的村民就看着这口老井的井水生活。可村里的大人都不叫自家的孩子去这口老井玩耍。

  取水也是选择正午时分,一天阳气最重的时间,去取水。取完了水,便在井口插上三炷香,如果三炷香烧完,那就是第二天还可以前来取水。

  要是三炷香烧不完,或者没全烧完,便不可以取水。

  都传那井中不是有食人的厉鬼,就是有妖怪盘踞。小孩子阳气弱,所以要看紧点,免得找来了井中之物,害了孩子的性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