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哥们好歹是条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5、父子情深

哥们好歹是条龙 七百七十七号 2150 2020.03.21 03:41

  虺丑不假,但很有本事。没几年,就凸显出龙族的风采和威严。九个同父异母的哥哥,在他面前都规规矩矩,服服帖帖,没人敢造次。

  老二睚眦一连几天都没好好吃饭,龙王问了,自己说饱了。也不惹是生非了,没事儿的时候自己研习武艺。

  龙王觉得奇怪,问公正好诉的七子狴犴,这才知道虺见二哥不服管教,往睚眦嘴里塞了:一口宝剑、两把菜刀、三柄大锤,四根狼牙棒,五个流星锤……八个榴莲。把睚眦撑的好几天没吃饭,因此也消停了好一段日子。

  老三嘲风也不上蹿下跳,到处登高望远了。听说最近被虺打折的一条腿刚好。虺告诫三哥,要是屡教不改,四条腿逐一削折。

  老四蒲牢安静了不少,虺给自己的四哥做了一个由深海玄铁打造的铁口罩,一下子把蒲牢产生的噪音降到了最低。蒲牢实在忍不住的时候,顶多小声乌拉几声。

  据九子螭吻线报,虺放出话来,蒲牢如若再大嚷大叫,就用塞子,堵了他的嘴和屁股,使其气运不畅,憋成个气蛤蟆,直至爆炸而死。

  蒲牢吓的,想叫时,紧闭口舌,憋到满嘴吐泡泡,也不敢叫。

  老五狻猊不是喜欢放火吗?虺把他扔到海底火山玩了几天,回来后,一直参加防火救灾的义务救援活动。

  老六霸下,自从虺带他参加了海陆两界运动会,在长跑比赛中赢了泰山灵兔后,变得行动迅猛,勤快异常。

  老大和老八,经虺撮合,成立一个组合,主要研究古典诗词和现代音乐的无限可能。

  至于饕餮、淑图、貔貅几个更小的弟弟,都没事儿围着他们的十个虺转,要和虺学习龙族的本领。

  虺的样貌也发生了变化,身材修长矫健,已无灰色,退麟成甲,一身鳞甲成金黄色。头也变化成蛟首,四个爪子刚劲有力。头顶还渐渐顶出两个龙角,唯一遗憾的是,尾巴还是蛟尾,干板没毛,光秃秃的。

  这已经实属造化。按照龙的修炼进化进度,本该虺五百年成蛟,蛟一千年成龙。这孩子紧紧一百年,已经初成蛟龙。

  哪个父亲不疼爱自己的孩子。可能因为自己风流,至使夫妻关系紧张,加上虺生的丑陋,龙王疏远了孩子。

  可上次到天庭办户口,出现了波折,求见太上老君时,老君的一席话,却重重的压在龙王心头。

  现在妻贤子孝,虺初成蛟龙,将兄弟们管理的仅仅有条,龙王多想一直这样下去。

  可虺越是进步成长的快,龙王也感到父子分别的日子也就快了。前路如何,龙王也不知道。

  龙王只想多于虺独处,陪陪心爱的儿子。希望有朝一日,变故来时,他能够勇敢的面对。

  海底的暗流缓缓的流入深不见底的海沟。龙王带着虺站在海沟边缘。

  龙王手指海沟内涌动的暗流,说道:“虺儿,你可知这暗流是急是缓?”

  虺答道:“父亲,看似寻常,实则汹涌。”龙王问其缘故。

  虺答道:“我与兄长,曾来此处游玩历练,强渡海沟,几次都没成功。所以知道暗流的厉害。”

  龙王慈爱一笑道:“大千世界,比这暗流更加汹涌,急中有缓,缓中带急,谁主沉浮,还要自己把握。”说完,想到不知道何时就会和儿子别分别,龙王流露出悲伤之色。

  虺道:“父亲,为何孩儿自你的话语中,听出悲伤之感。”

  龙王心中叹道:“可惜自己的孩子,这样聪慧,自己还未多言,就已经看穿自己的心事。但他毕竟涉世未深,不知以后遇到世间艰难又该如何独自面对。”

  龙王轻轻抚着孩子的头,说道:“父王胸怀四海,怎么会伤感!”

  虺机敏的说道:“孩儿,错了!”

  龙王道:“父王只是感叹,这世界要比四海更加广阔,你与你那几个哥哥,不可能永远在大海的庇护之下。有朝一日出去闯荡,可有什么打算?”

  虺毅然道:“好男儿,志在四方,艰难险阻,我自踏在脚下。”

  龙王会心一笑道:“好!我龙族男儿,定当自强不息。不畏山高路远!以后的路你要自己走。”

  虺虽然聪慧,毕竟是个孩子,听出几分龙王的意思,问道:“父亲,我自己走?难道你个母亲不再陪伴我了吗?”

  虺此言一处,龙王心中更加伤感,这么好的孩子,怎肯离别,叫他自己承受孤独艰险。

  龙王掩饰自己内心的情感,岔开话题说道:“你应该自此立志,以光耀龙族为己任,不能终日想着父母的陪伴,想着家中安逸快活,要刻苦修炼,成为万古真龙。”

  龙王继续说道:“遥想当年,父王也不过是只弱小的土龙,历经三千六百年,才在东华神州的封龙潭,幻化成龙!受了三界之主昊天上帝的册封,才掌管四海。”

  虺低头,说道:“孩儿明白!以后一定勤勉历练,也到东华神州,父王封龙之地,成为一代真龙!”

  龙王欣慰道:“这才对!”

  龙王对儿子的疼爱之情,难以言表,抱起孩子,嬉闹起来。

  汹涌的暗流中,永远留下了此刻父子的深情。

  因为,玄奘法师西行求取真经,途中遇到许多私自下界,危害一方的仙界精怪。天庭开始整顿仙界法纪,展开了仙界户口清查行动。

  凡是没在天庭注册户籍的,一律视为妖怪查处。如有隐匿不报,或是包庇黑户者,轻则受刑,重则斩首。

  消息传到龙宫,龙王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因为有人报请玉帝,说龙其性甚淫,龙族的家庭成分最为复杂,容易藏污纳垢。所以要先从龙族查起。

  龙母也埋怨自己的丈夫没能耐,自己的亲生儿子,连个仙界的户口都没登记上,那些庶出的孩子到平安无事。

  龙王心烦,独自喝起了闷酒,突然想起了白虎星君。他那还有一个虎彪子,和自己情况差不多。何不去去找他商量一下,对策。

  白虎星君也到干脆,告诉龙王,他已经将儿子送回老家虎啸山,先躲了起来。实在查的紧时,再送入凡间投胎历练去了。

  龙王从白虎星君赶回龙宫时,天庭的纠察灵官带领天兵天将已经到了龙宫。还带了二郎神的哮天犬,说是一发现黑户妖孽,立即铲除。

  实在没想到天庭行动的这么快,杀了龙王一个措手不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