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哥们好歹是条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0、凡体龙魂

哥们好歹是条龙 七百七十七号 2297 2020.03.30 09:21

  “批阴阳断五行,看掌中日月;测风水勘六合,拿袖中乾坤;天闻若雷,了然今生前世;神目如电,看穿仙界凡间;天地万物无所不知;阴阳八卦生死明了。”

  算命的瞎子,走街串巷,反复念叨着这几句玄词。

  不知道为什么算命的多是盲人。古人认为“察见渊鱼者不祥”,就是看到事物的深处,看到普通人看不到的东西的人会有灾难和不利。

  大概是泄露天机太多,所以至盲的吧!但玄门之人多是眼盲心明,其中乾坤只有他们能看的透彻。

  过去人迷信,尤其是灾祸之年,都想问个祸福,占卜个前程。其实这过日子受苦的百姓有什么前程可言。只是苦中作乐,听算命的叨咕几句玄语,解解心中的苦闷。算的好了,满怀希望继续受苦。算的坏了,知道自己命该如此,继续受着。就是那么回事。

  这算命的瞎子走了几个村落,快中午的时候到的落甲坡。进村不久,一个妇人就将瞎子请到了家中。

  家里实在没什么好招待的就落了碗水,也算礼数。妇女干脆,不问贫穷富贵,只问旦夕祸福,想知道一家子老小能不能渡过这灾祸之年。

  瞎子掐指一算,其实这还用算嘛!许多村落都已经开始饿死人了,能不能过去他自己也不知道。要不怎么会加班加点,出来为人卜卦算命,好能混口吃的。本来就是个残疾人,身无长技,就凭着祖师爷传下来的这点本事,活一天算一天。

  其实心中有了结果,可并不想道破。瞎子道了句:生死有命,富贵在天!起身就离开了。这说了等于没说,妇女也算心诚不明白其中的意思,但终归把人家算命先生请到了家中,临走硬塞给瞎子两个馍。

  瞎子自知大祸将至,走一步算一步吧!继续在村里口唱玄词,好把晚饭对付下来。

  几个小脑袋正钻着柴垛,为首的墩子,听见瞎子唱的玄词,转着眼睛打着主意。

  墩子叫小娜道:“大妹子,等我会儿,哥哥去办点事儿。”

  小娜道:“叫谁大妹子那?找削你就说话。”

  因为小娜这个名字起的好,小伙伴都戏称他大妹子。

  墩子道:“别介,兄弟!哥真有事儿。你们先玩着,一会儿哥就回来。”

  几个孩子属墩子最淘,一肚子坏水,他能有正事儿,那就奇了怪了。

  墩子脚底抹油,一猫身就溜了。小娜叫过另外几个孩子,说道:“走,咱们也瞧瞧去。”

  墩子顺着声儿就找到算命的瞎子,为了试探,他过去深鞠一躬,毕恭毕敬的说道:“老先生,母亲吩咐请您到我家中卜卦。”

  瞎子一听,又来了生意,说道:“劳烦,前方带路。”说完,把手里的盲棍一抬,等着孩子抓住盲棍带路。

  墩子一瞧,果然是个瞎子,抓住了盲棍,说道:“老先生,您跟我走着。”

  小娜等人到的时候,就瞧见墩子朝村东走了,追过去没了踪影。

  几个小伙伴合计,这墩子又冒什么坏水,一眨眼的功夫去哪了。时间不大,有人拍了拍小娜的后背。

  小娜一转身,竟然是墩子。小娜问道:“你跑哪去了?”其他小伙伴也围了过来问道:“你小子,从哪冒出来的?”

  墩子将大伙儿,叫到了一块,围着自己,神神秘秘的小声说道:“告诉你们一个秘密,谁也不许说出去!”

  大伙儿一口答应。

  墩子道:“我把刚才那个算命的瞎子,领小四儿他们家猪圈去了!”

  小四儿一听,一脸崇拜,竖起大拇哥道:“墩子哥,牛掰啊!”

  不远处传来咒骂:“谁家挨千刀的倒霉孩子,把你家先生领猪圈来了。”骂完,一阵母猪拱圈的声响。

  这母猪到了生育期,性情躁动,没事儿就乱拱,俗称:拱圈。有厉害的母猪能办猪圈拱塌。

  瞎子还没骂完,就变了声音,说道:“天蓬元帅,您别拱啊!哎呦,我的妈呀!”听这声音,应该是母猪把瞎子拱倒了。

  孩子们都伸着耳朵听,笑的肚子都疼了。墩子笑的最欢,边笑边拍大腿说道:“还天蓬元帅,那是头母猪。最近发了情,正找配偶那。”

  小娜到没笑,心里想着,这母猪拱圈厉害的很,算命先生别再出来危险。

  大家都还在捧腹的时候,小娜跑开,去了小四儿家的猪圈。

  被拱倒的瞎子怀里还死死抱着那两个馍,母猪并没因为他是个残疾人放过他,用鼻子供着眼前这个活物。

  瞎子很幸运,只是被拱,没被猪咬。这猪咬起人来也十分厉害,村里就有人被猪伤过。

  小娜找了棍结实的木棍,在母猪身上结实的擂了好几下,才讲母猪赶走。用单薄的身躯扶起瞎子。

  墩子一伙过来时,二人已经出了猪圈。墩子没想到小娜来救瞎子,问道:“小娜你干嘛那?怎么救他出了天蓬元帅的洞府。”另几个孩子见满身猪粪的二人,继续笑个不停。

  瞎子听出墩子的声音,四下乱摸,高喝道:“混账,休走!”

  这到提醒了墩子一伙,撒腿就跑了。瞎子拿着盲棍胡乱的扫打。打到小娜好几下,这孩子也没吭声。

  小娜抓住瞎子的盲棍道:“先生休怒,那些都是我的玩伴!戏弄了先生,我给你赔不是了。”说完,深施一礼。

  瞎子摸索着,摸到了小娜的一双小手。心中一惊,用自己的盲眼一瞧,只见这孩子体内闪过一道金光。瞎子突然将小娜举起,不知道是看,还是闻,脑袋自上而下,将小娜扫了一遍。

  小娜脚玄了地,在空中不断挣扎,到不是害怕,而是瞎子的举动,又将他身上的不少猪粪,沾到了小娜身上。

  瞎子放下小娜,嘴里嘀咕:“不对!不对!是个凡人。”掐指一算,大惊失色,扫身跪地,道:“不知龙太子在此,学生有礼了。”

  突然一个算命先生对自己跪拜,小娜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龙太子?笼子里的太子吗?是在说我吗?脑子里浮现出无数个问号。

  看来这个算命先生真的是个盲人,靠鼻子识人,把自己当成了什么龙太子。我要真是那龙太子就好了,现在天气干旱,粮食都快绝收了,要能施法下雨,弄个好收成,也就不必看着父母为了一日三餐发愁了。

  看算命先生铛铛在地上磕着响头,也不像是在骗人。瞎子没等小娜搀扶,自己匆忙的站了起来,急促的说道:“这龙门镇大难即将临头,您还是赶紧离开这吧!”

  说完,抓着小娜就走。墩子一伙儿,虽然跑远,仍看见瞎子拽小娜向村外走。

  墩子扯着嗓子喊道:“拐卖人口啦!”另几个孩子朝瞎子就扔石头,有的把大人喊来了。

  瞎子知道村里人误会了!只能自己先脱身,离开了落甲坡。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