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青武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乾州事变

青武志 文建 2974 2019.01.11 21:15

  打定主意,叶无忧立马翻身起床,可刚起身,背上伤痛就疼得他龇牙咧嘴。

  “要命啊。”哀嚎着收拾好细软,叶无忧轻轻推开门,视线范围内无人巡逻。他背上行囊,蹑手蹑脚地溜了出去。

  叶府坐落于青州城北,叶府大门朝着青州城主干道,坐北朝南。叶无忧从后门爬出,向北门跑去。北门守将是苏远山长子司马校尉苏千鹤。苏千鹤与自己关系较好,虽然此刻已是宵禁,但通融一下还是可以做到的。

  跑到北门楼下,城门已关,军士们十人一队,交叉巡防。城楼下一校尉威严而立,虎视四周。巡视间瞥见了叶无忧,叶无忧大喜,朝他挥挥手,示意他过去。

  “你深夜跑来作甚?”苏千鹤没好气的问道。

  “州牧大人派我出城公干。”叶无忧一本正经,但眼中异样的目光却好似在说老规矩,让我出城。

  作为发小,青州几大家族的年轻一代虽然各有路途,甚至苏千鹤好好的纨绔公子不做,十五岁时偏要从军,但凡事大抵还是以叶无忧为首。以往叶无忧等人要出城鬼混,也是苏千鹤偷偷放行。虽然其他守城校隶都知道此事,但涉及到青州诸公子,索性北门守军干脆对此闭口不言。

  但今晚苏千鹤却一反常态,板着脸一声不吭。

  “你今日怎么了?”叶无忧不解,这家伙莫不是被训了,还是吃了什么火药。

  “放我出去,回来少不了你的好处。”叶无忧凑近苏千鹤耳旁说道。

  “赶紧回去。”苏千鹤小声道。随即故作常态说道:“没有州牧大人节令不得出城。”

  不得出城,叶无忧顿感不妙,苏千鹤从未这么拒绝过自己。看苏千鹤不敢出大气的神情,叶无忧心中一凉。能让苏千鹤如此害怕的,那就只有一个答案了!

  “无忧。”城楼上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叶无忧寻声而去,天呐!

  州牧叶正天、别驾苏远山、治中萧衍、议曹靳鄙、功曹梅功德!青州六大世族五家家主居然都出现在城楼之上。

  叶无忧立马跪下,双手伏地以示请罪。

  叶正天虽然爱子,甚至心情极好时私下还与叶无忧勾肩搭背,称兄道弟,但叶正天更好面子,尤其是公面上,严父形象几乎是家喻户晓。

  叶无忧知道在外人之前必须对叶正天言听计从,尤其是在其他家主之前。毕竟青州各方势力可不像表面看上去那么和睦。

  “不知父亲大人在此,儿惶惶不安,请父亲恕罪。”叶无忧低头大声请罪。话虽如此说,但叶无忧内心却不像看上去那么害怕,心中暗道一声老狐狸。显然叶正天知道他要出逃,但为何不在府内堵他,而偏偏要在北门呢。还有,其他家主是怎么回事,苏远山在此叶无忧能想通,毕竟逼婚就是他们两人的主意,那萧衍等人又有何干。

  “上来,为你诸位叔伯斟茶。”叶正天冷冷说道。

  “诺”叶无忧立马将包裹丢与苏千鹤,小趋而上。

  城墙城楼中,众人对坐堂中,叶无忧端茶乖巧地站于叶正天身后。

  “今夜急召诸兄弟,确实是有急事相商。”招呼叶无忧给众人沏好茶,叶正天正色道。

  苏远山微微一笑,心中有数,梅功德端起茶水,视线在众人脸上打了个来回,转头朝叶无忧笑笑。叶无忧随即弯腰回礼。

  萧衍与靳鄙对视,皆从对方眼中看出了疑惑。

  靳鄙谈谈说道:“仲德你就别卖关子了,快些说来与我等众人罢。”

  “莫不是有什么大喜事?”萧衍皱眉,忽然看向叶无忧,“无忧啊,快及冠了吧?你怎地还未婚配啊。”

  叶无忧一个头两个大,堂堂州牧大人不会为了逼自己儿子成亲摆这么大阵势吧......

  “回萧叔叔的话,今年腊月及冠。男儿功业未立,不敢早言婚配之事。”

  “咳”苏远山被茶水呛到,轻咳一声,叶无忧越发弓腰。

  “自古成家立业,先成家后立业有何不可。冠军侯爷之功不大呼?你莫不是要学他。”叶正天回头说来。“不过今日所议之事倒与此小儿无关。”

  “仲德兄可是要说乾州之事?”梅功德突然想起什么,说道。

  “抚政老弟怎知?”叶正天稍感意外。

  “前几日我那小儿跑去乾州访友,结果差点被乱民所伤,回来后告知与我的。”

  “梅文轩去乾州了?”没等梅功德说完,叶无忧惊叹道,难怪上次出去游荡没见梅文轩,要是带了梅文轩怎么会害自己被抓呢。不过这倒不是梅文轩功夫厉害,作为正儿八经的文官家庭,梅文轩的功夫还不如叶无忧,叶无忧再怎么说骑射还是出众的。若是梅文轩在身边,什么危险都可以丢给他,叶无忧便可以安心逃跑了,反正梅文轩就是一狗头军师。

  “不要插嘴。”叶正天不悦,不过下一刻反倒是哈哈大笑起来。“乾州饥荒激起民变,徐文博联合大月要取乾州。乾州顾贤德兵败,乾州难保了,特派使者向我求援。”

  “那咱们就可以趁机攻占乾州!”靳鄙大喜。

  “正是,所以我请各位前来商讨谁来领兵前去乾州。”叶正天看向靳鄙。

  “仲德的意思是谁去呢。”靳鄙似乎理解到叶正天的意思,苏远山需要盯着北面玉州方向,王治、梅功德善文不善武,而他靳鄙一直都是防卫乾州方面的老手,由他带兵最合适不过。

  “论攻城拔寨,在座各位中公德兄是一等一的好手,不如这次就由公德兄领兵前往吧。”叶正天哈哈一笑,将手中热茶一饮而尽。苏远山本想领兵,但叶正天认为苏远山不宜远离青州,而由靳鄙领兵外出,一方面可以削弱靳鄙在青州军方的势力,一方面还可以借靳鄙之手夺取乾州六郡之地。

  “这倒是个好主意,但公德兄一人前往是否太单薄,要不我也同去吧。。”萧衍笑起来眼睛都眯成一条细线,手指摩搓茶杯,心中打着自己的小主意。

  “宏康老弟,青州政务繁忙,离不开你啊,不如你还是留下来吧。”叶正天伸手握住萧衍手背,旋即转头看向站于身后百无聊赖的叶无忧。叶无忧本想着待会趁着众人吵得不可开交之际,自己偷偷溜走,但眼看着几个人马上要吵起来了,叶正天突然将目光看向自己,他吓得一哆嗦。不会吧,这老家伙想害死我吗?

  “无忧啊,你就跟着你靳伯父前往乾州,历练一番。”不出所料,叶正天轻飘飘地话让叶无忧心中拔凉拔凉的,这还是自己亲爹吗?看着叶无忧铁青色的小脸,梅功德不由得幸灾乐祸,笑着饮茶还害得自己被呛得不断咳嗽。不过叶正天下一句话却让他的脸色也瞬间难看起来。

  “让文轩也跟着去吧,咱们青州的子弟们也该历练历练了。”

  “这......轩儿文不通武不达,乾州战事如此重要,让黄口小儿随军,万一误了军国大事,岂是儿戏。”梅功德能不知道自己那个儿子有几斤几两?连带着大公子叶无忧以及王家王鸣,号称是青州三大祸害,文武皆是一窍不通。只是当着叶正天面前,梅功德不敢说叶无忧无能,只得以自己儿子无能为由。叶正天要将儿子送上战场自有叶正天自己的打算,但梅功德却从未想过要梅文轩在青军中取得什么地位。

  “抚政你过虑了,让他们两随军只是历练,此次支援乾州虽说是公德领军,但我会亲自领军五万殿后,相机而动,不会有什么差错的。”

  “既然仲德公大事已决,我也不便再多嘴,只得替小子领命了。”梅功德有气无力道,偏头发现叶无忧正撇嘴憋笑,梅功德没好脸的翻了个白眼。天知道带着叶无忧和梅文轩这两个二世祖去做什么。

  “既然诸位无异议,便请早些回去准备吧。对了,请宏康与抚政两位兄弟留步与我商量一下粮草筹备之事。”等着叶无忧为他再一次沏好茶,叶正天示意叶无忧前行退出。其余众人皆是起身告退,叶无忧跟在苏远山身后,不敢说话。

  “无忧啊,你在军中要建立军功啊,可不要白费了你父亲的一片苦心。”在踏出门后,苏远山微笑着宽慰叶无忧,随后从怀里取出一枚玉佩交给叶无忧。“这是清儿听说你要参军,让我转交给你的。”

  “清水她......”叶无忧有些不敢谈论苏清水,自己原本是想逃走,却被迫参与乾州战事,不过在哀怨之余也松了一口气,只要打仗自己与苏清水的婚事大概就能一拖再拖了。

  “我与你父亲的决定确实有我们父辈的打算,但是你们的年轻人的一辈子的事也在自己手里,好好把握吧。”长叹一声,苏远山大步离去。

  “是”叶无忧作揖拜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