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花为谁妍》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五十八、坏女人的真情

《花为谁妍》 万里帆 2238 2016.06.11 16:07

  后来她把毕业留言册给他写,他几天后才写出来,给了她就迅速走开,也没看她一眼,她预感到了什么,没敢打开看,一直回到家,走入自己的房间,关紧了门窗才敢看,看到是竟是几页长的留言。每个字都是滚烫的,她顿时血液沸腾了,幸福与惊慌一齐袭来……她很激动,激动得流泪,他是爱她的,真是爱的,那么深,那么真,还,那么大胆!她一整夜地失眠了。梦中也象是在醒着,醒着也象是在梦中。

  后来的几天里,她都想见到他,但一旦真的见了又想躲来他,而他就似乎完全没发生过什么事似的,二人单独在一起时也只字不提,她又觉得失望,猜不准他到底是怎么回事。就在这时候,关于他们的传言变得更多了,她有些寒心,生出一种倦意……终于她下了决心,利用一次单独见面的机会对他说,我还要学习,不想渗入其他类型的感情。他懵了一阵,才说,你误解了我的意思了,我没有别的意思的……他说的时候,很颓唐,他颓唐的时候,她的心在滴血。

  算了,算了,过去了,过去了……刘利敏用力扫一次弦,仿佛真要把过去一齐扫飞似的,抬起头时,不由一怔,原来陈妃不知什么时候就站在门口处,静静地看着她。刘利敏觉得有点慌乱,也许还有些恼怒。陈妃却已走了进来,并不在意的样子,说:“你看,我真的来了。”

  刘利敏说:“我还以为你不会来,下着雨。”陈妃是一大早先走的,走得非常气派,一辆小汽车直接开到女生宿舍楼。校园里的人又是眼红又是不屑,陈妃一走,不免冷嘲热讽一番,骂她是“鸡”,但在她走时,都非常友好地与她告别,至于接陈妃的那位超级大款,她们跟他说话时都是口齿不清,对于成功的男人,她们有种自卑感。当然刘利敏是个例外。

  临走,陈妃对刘利敏说了一句:“等我,中午我还回来。”

  刘利敏知道陈妃有话对她说。毕业考试前一个晚上,陈妃又一次走近她,心事重重,几次欲言又止,一点也不象她的性格,刘利敏没有问她,却猜出是因为方松。和陈妃接触多了,刘利敏才知道陈妃对方松的爱这样铭心刻骨,那绝不是她乃至其他人所能想象到的,无论方松值不值得。陈妃打扮越来越艳,但刘利敏却反觉是越来越潦草了,班上的男女生都对她的服装大加非议,刘利敏却有种隐约的担忧,陈妃外表的浮艳未必不是在竭力掩藏内心的荒凉。

  陈妃到底有什么要跟她说呢。为什么这些天来她说话时总是吞吞吐吐的呢,一场恋爱就能改变一个人吗?前天晚上毕业晚会前,高莉莉突然跑回宿舍,说:“知道吗,邱素萍在化妆时哭了,听说是为朱朝吾而哭的。哭得很伤心。”李园说:“朱朝吾失恋关她什么事。”高莉莉说:“你们还不知道吗,原来朱朝吾的恋人就是邱素萍的姐姐。”陈妃听着脸色就白了,白得非常厉害。拔腿走出宿舍,立刻又走回来,长长地叹了口气。刘利敏道:“陈妃,你怎么了。”陈妃一把拉着她的手,刘利敏感到她的手在抖,又问一句,陈妃却只顾摇头,什么也不肯说,突然涌出了眼泪。这件事刘利敏至今仍然觉得奇怪,陈妃近来已经很少这激动的样子了。她难道与朱朝吾的失恋有关?难道……不,朱朝吾不是随便的人,陈妃也不是随便的人。其他人可以歪想,她不能。

  陈妃说:“还没收拾好吗。”刘利敏说:“刚开始收拾的。”陈妃便帮她收拾。本来两个人都有话要说,但不知怎的,一到见面,才发现所有的话题其实都是可有可无。不提也罢。东一搭西一搭的说得几句,陈妃才说:“很多人都说是我叫人打了方松,你相信吗?”

  “你不会吧?”刘利敏有些言不由衷,实际上她也象别人一样猜想。

  “真的不是我,不过,那人与我有点关系,是他自作主张叫人去的。我知道许多人都以为是我叫人打的,我也不打算辩解,再说也辩不清了,谁肯相信我,除了你。不过我也不在乎了,已经这样了,分手就分手,有什么呢,男人有的是。还有今早的这件事,别人一定会说我虚荣,别人怎么说我不在乎,不过我不想让你也误解,那人根本就不是我让他来的,是他自己硬要来的,他想耍点威风,向这些男孩们炫耀一番他泡妞的本事,泡就泡吧,爱是虚无飘缈的东西,我这种人注定是抓不住的,也不想再抓了,太苦太累了,我就只抓感觉,只抓钱,我很清楚,那个男人迟早会踢开掉我,别看他现在说得好听,他的为人我很清楚,可我也不在乎,我有的是青春,凭我这个身段,我不怕他踢开,我也不在乎他踢开,到时再找一个就是了。”说着说着,却有几滴眼泪掉下来,落在略施粉黛的脸颊上,然后是一段长长的沉默。

  刘利敏心中一寒,忘了收拾东西,只是怔怔地看着陈妃。

  陈妃擦掉眼泪,说:“上次来找你的那个男人,真的是很爱你的,他眼睛没法骗人,男人到了这个年龄,还有这样的深情,真是难得……”

  “那已经过去了。”刘利敏沉沉地说。

  “不能补救了吗?”

  “我不是那种女人,他也不是那种男人。”

  “如果他是呢。”

  “那更加不行,他能伤害他现在的女人,就一定能伤害我。”

  “你后悔吗。如果你当初抓住了,一切就是另一个样子了。”

  刘利敏不知怎么说,反问道:“你不认为如果我抓住了,那将是种畸形的恋爱吗?”

  陈妃摇摇头,说:“不过我也知道,这样的恋爱需要更多的勇气,也需要更多的付出。可是,你还记得我给你的留言吗,对待真爱,就要抓住,你是对的,世界上是有美丽的爱的,不过不是任何人都配有,我就没有办法。我追求过,但失败了。但你是能够的。知道吗,如果是别的人获得了真爱,我会嫉妒,但如果是你,我决不会,我只会感激上天……因为你是我最好的朋友,唯一的朋友!”陈妃动了真情。

  “谢谢你。”刘利敏涌起一股暖流,与陈妃紧紧拥在一起。直到这时,她才感到自己欠陈妃欠得太多。她内疚而又感激地落下泪来。仅是一瞬间的理解,她知道终生也不会忘掉陈妃,无法忘怀这一刻了。

  陈妃也落了泪。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