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花为谁妍》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三十六、家庭的烦恼

《花为谁妍》 万里帆 2277 2016.05.26 14:52

  邱素萍道:“谁要你嘿嘿?别以为老实了就能买好,我爸是因为我的《师父轶事》里把你写得这么鬼,才对你感兴趣的,问我后,才猜出了你是谁,你要是象现在这样,鬼才对你有兴趣。”

  “嘿嘿。”张强道,说了很不好意思,把邱素萍弄了个哭笑不得。文老师在旁说:“有你这种人在这里呱呱叫,谁不让你一些?不过,阿强,你也不要有任何心理压力,我也很想和你们这些年轻人聊聊的。”问了几句他父母的近况,感慨了几句亲反渐疏后,说:“阿强,你这脾气,不是很对你爸爸的胃口吧?”

  张强摇头道:“他?他最喜欢说的一句话就是,要是我出生早三十年,摊上这个脾气,一定给活活整死。他动不动就跟我起火,不知怎么搞的,我也没造什么孽,我们哪里却没人说我好话,他听了回来就骂我,一点都不给我分辨的余地。想跟他沟通根本不可能。”

  “苦水泡大的人,没办法啊,以前的就不必提了,我也知道你们那里现在的情况,教师的工资总是随便就拖欠,乱加扣发,根本不按法律办事,经济不能跟上,火气难免大一些,再加上各种各样的情况和你爸的敏感易伤,也就弄成了这样子,以前他不是这样的,有说有笑,很幽默的。”

  “你们之间缺少必要的沟通,才出现这个代沟。”邱素萍插话道。

  “这不会是代沟的问题,我们和我妈为什么就没有代沟?关键是他那脾气,叫人受不了,外头有点风,他就以为下了雨,动不动就动肝火,我们有什么办法?只有张秋才买他的账,不过张秋也是阳奉阴违,经常在幕后操纵我们跟我爸斗,可她手法很高明,我们常常要过一段时间才知她的原意,而我爸一直都蒙在鼓里,直到现在还只信她一个人。我们其实也努力跟我爸加强互相间的理解的,可是不行的,我们对他稍好,他就开始提高警惕,担心我们是在骗他的钱或者另藏某种祸心,我现在是消费者,花他的钱是天经地义的,用得骗吗?真是。”

  “他是太敏感了。”文老师显然对此也有体会。

  “张强也敏感,开几句玩笑也不行,差点就哭起来,还大发脾气。”邱素萍显然缺乏宽容的美德,到现在还对张强的冒犯耿耿于怀。张强不知怎么回答,只得又“嘿嘿”一回。

  “张秋的男朋友是干什么的。”文老师又问。

  “我看他最好改行开花店,自从认识了张秋,他送花就送得没日没夜。”张强挖苦说。

  张秋比张强大了好几岁,据说是因为生下张秋后,父母感情有过一段裂痕,张秋大学毕业后,通过关系留在省城一个外贸部门,工资虽高,工作上并不称心,情场上大有作为,风言风语不少,这是张秋的一向风格,也算是见惯不怪。张秋还在大学就读时就爱上一个有妇之夫,据说险些还同居(甚至干脆已经同居),当时女大学生们的思想已经变怪,认为爱上有妇之夫就一定是真爱,否则就难说。当时张秋没瞒住妈妈,结果给妈妈刹住了车。此后张秋的理想就剩下了一个,那就是做阔太太,越阔越好,什么也不必干,只要抱条哈巴狗悠哉优哉,喜欢的话就自己找点事做,随便要什么就买什么,不必为钱发愁。问题是她能把这种想法说得理直气壮,让人不感到她俗气,而妈妈对她的这一套理论也不加反驳,春节她回家跟妈妈提起有个阔商为她神魂颠倒时,妈妈还面带微笑听得津津有味,一点责怪的意思也没有。倒是张强十分担忧。张强有几个初中同学没读完初中就开始经商,几年下来,坑蒙拐骗终于发达,这些人大从不学无术,唯一一个张强的朋友,原来为人挺不错的,后来也变得利欲熏心,非常世故,张强认为先富起来的全不是该富起来的,不但带不动多数人致富,反而会妨碍多数人富。姐弟俩有时就难免舌战,可每回张秋都能把张强驳得无话可说,尽管都不能让张强心服。张秋最大的理由就是张强身陷乡下,生活圈子太小,许多东西只是想当然,单是这一句就让张强无话可说,这确实是事实,虽然张强认为自己的认识水平并不因生活圈子小就局限得了。

  当然,争归争,他们姐弟间的感情还是非常不错的,前几天通话,张秋还建议张强去找那位当县官的姨父想办法留城,打通关节的钱她现,张强不喜欢乡下,便更讨厌与姨父打交道,不肯接受张秋的好意,张秋气得骂他死板,警告说:“你要想想,凭你这种脾气,回到乡下人家不拼命压扁你才怪,妈妈的教训你还不知道吗?别以为你清高,这个世界不喜欢清高的人,清高只能吃亏,你就是喜欢耽在幻想里,一点也不现实。你要明白,梦是梦,生活还是生活。听我的,去找姨父。要不以后我就懒得再理你的事了。”张强也火起来,就是说不想去,挂了电话,他不是认为张秋的话没有道理,可他认定自己不是一般的人,有道理的话到了他身上偏行不通。

  文老师这时关心地说:“送花多的人太我是情场老手,很会利用少女们的心理弱点,阿秋不要被这种浪漫的方式迷住了眼睛。”

  “她那种人,要迷住眼睛可不容易,睡觉都睁了眼的。”张强的口气至少有一半带着不满。

  “那你也要提醒张秋啊。”邱素萍比爸爸还关心。

  “没礼貌,该叫阿秋姐。”

  “不叫,一叫,就得叫阿强哥了,别扭死,叫不出口。”

  文老师忍不住笑了:“真是孩子气,叫阿强哥也是合情合理的,有什么出不了口?”

  “反正我不叫。”邱素萍耍娇地把头偎到爸爸的肩上。

  饭后张强便告辞,文老师还想留他,邱素萍也说下午和他到阿冕那儿去,还说:“阿冕姐那儿有台电脑,586,是朝吾哥哥的,阿冕姐玩起来可厉害了,每分钟能打两三百字符,朝吾哥哥的文章大都交给她打出来,我经常到那儿去玩电脑游戏,那个《仙剑奇侠传》我玩了三遍了,很好玩的,你没玩过不知道。”张强迟疑一下,终于没答应,邱素萍有些扫兴。他最敏感的是文师母似乎巴不得他快走,连客气的套话也不说一句,这使他十分心虚。到文家一个晚上,本来以为会和邱素萍更近的,哪知反觉更远了。邱素萍越是好,越是可爱,他就越觉得她是现实世界的一个美梦,也就越来越丧失了与她继续平和相处的勇气和信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