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花为谁妍》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三、师父轶事

《花为谁妍》 万里帆 2694 2016.04.24 07:27

  潘良在众人期盼的眼光中开始读起来:

  “师父这一称呼易使人误解,以为是一位至少年过不惑,神态也威严而不失慈祥的男性,其实并不,他年仅十八,是一位在校中学生,神态也不威严,总是笑咪咪的,但这只能说是乐观开朗,不能算是慈祥,他是一信公认为不正经的人,这样说很有道理,举个例子,师父刚入学时,新同学开座谈会,一是谈心,二是自我介绍,但由于彼此陌生,大家都很拘束,举止谨慎,说话小心,至于自我介绍,则是谁也不敢先行,推来推去,师父本居中座,一时本来轮不到他,他见状按捺不住挺身而出,背书一般爽爽快快地将姓名籍贯一气报出,顿一顿,又作害羞状添上一句,‘男,十六岁,未婚。’这画蛇添足的一句马上引起哄堂大笑,把大家的拘谨全扫去了。”

  听到这里,大家才知道为什么潘良选读这篇文,整个教室的人一时笑得前仰后合,纷纷叫出张强的名字来,并把目光看向张强的位置,大家无不清楚地记得,张强当初就是这么介绍的,这时才发现张强的座位空空如也,它还在委屈地等候主人大驾光临呢,于是大家又是哄堂大笑,好象迟到也变成是滑稽行为一样。

  刘利敏早就注意到张强还没来到,这种情况发生在张强身上本来就非常正常,更何况他今天“感冒”了?倒是这篇文章的作者她要更为关心些,“师父”十有八九是张强,否则不该有这样的巧合,作者当然便是张强的徒弟,但那文笔又不完全是女生的口气,倒有点象张强的风格。她急想听下文,可潘良读到这里,已经达到起哄的目的,就一句“且听下回分解”走下讲台。在第一张桌子前,有人抢过了那报纸,一批人嘻嘻哈哈地凑上去,个个想先睹为快,看看写的究竟是不是张强,如果是,又如何写,其他人则在一边催促不休,教室里现时乱成一团。其实有不少人并不真关心这文章,只是因为离毕业已不久,不趁机起哄不过瘾。本来这所学校有个奇怪的现象,自习课多半热闹嘈杂,读书课多半安静肃穆,这时是读书课时间,竟也声音琅琅,直扑云霄,不明真相的人大概以为这班学生正在为毕业考试作最后冲刺呢。

  看了报纸者一放开报纸,几乎就开一次记者招待会一般面对多人提问,诸如是不是真是写张强,后面还有什么,谁写的,想说点什么东西,表达什么中心思想……整个儿一次文学常识考试。看了的人却一个问题也难以解答,只是在那儿发笑,或者是憋了半天后才找出一个易于回答的问题,那就是作者叫闻非,可是这名字偏是可男可女,且无人认识,大家兴趣顿时下降。

  张强赶到教室时,教室正在逐步恢复平静,他的到来又立刻引起了骚动,有“白马王子”之称的方松不失时机一声“师父你才来呀”的“娇叫”触发了所有蓄劲待发的笑神经,大家一面回头看张强,一面轰然大笑。

  张强面对如此豪华的欢迎场面显然缺乏思想准备,干脆捂住脸道:“你们干吗这样看人家呀,羞死人家了嘛。”忸怩着跑到自己的座位上去,这动作夸张得过分,大家笑得更欢了。张强的同桌余剑悄悄地跟张强说了些什么,张强面无表情的听,潘良却抢回那报纸,让张强看。张强在众人的哄笑声中不明所以地接过报纸,在余剑的指点下,找到了要看的那一彷,看了一会,他也笑了,众人也就会心地笑,可是一会儿他就看完了,不象众人预料的那样一蹦三尺高兼说怪话疯话,甚至表情还有点儿僵硬,把报纸扔到一边坐着发楞,大家大失所望。

  刘利敏在第二节自修时拿到了那张市晚报,很细致地看了两遍,接着潘良所读的部分下来的是:

  师父这样的性格,很自然地成为校内名人,几乎无人不晓,对他的才华,人们基本上还是肯定的,不过也觉得他锋芒太露,其实一个人有才,很难习惯冷落,师父不甘寂寞未必就是因为存心卖弄,而是性情所致,象《红楼梦》中香菱的诗句:“精华欲掩料应难,影自娟娟魄自寒。”才气自动在言行中溢出来。他博览群书,但喜欢象陶渊明那样“不求甚解”,而偏偏还喜欢掉点儿书袋,有时就不难由于粗心而记错,妙在一旦被发觉,他总有办法使自己不难堪。有一次在我面前引错了典故,过了一阵自己忽然又知错了,向我补救,我说:“没关系,反正类似的情况出现在你身上我也见得多了,至少不少于二十次。”我想他会尴尬的吧,谁知他一点也不,泰然地说:“是吗,幸好才二十次,要是三十次,我就不能坐着,而要站起来了。孔夫子说过的,三十而立。”我提醒他“三十而立”不是这个意思,他说:“说不定就是这意思,孔夫子是古代教育家,中国古代教育重要措施之一就是体罚,这恐怕就是孔夫子首创的,孔夫子怕门徒不懂装懂,象人一样,就订个规矩说:‘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如果强不知而为知,以不懂而装懂,一两次不要紧,要是到三十次,我就只好让站他起来听课,这规矩就叫三十而立。”这虽然是强词夺理,我们知道,在孔夫子时他学生本来就是站着听课的,但他能编得煞有介事,也证明他反应敏锐有才气。

  但师父个性过强,自身也有不足之处,直性狭中,遇事便发,难免获咎于人,好自吹自擂,不轻易服人,也不符合中国传统美德,巧言令色比起木讷厚道来,显然锋芒太露,为人所垢病,加上向来直言无忌,不喜逢迎,有狂妄之名,兼狷洁之实,在世俗眼里,自然会引起大的反响,或毁或誉,誉者称其才高,这是师父所喜,当然不反对,毁者说他不三不四,他竟也认为有理,为此还作出解释说:“我家二老有儿女四人,一起算我排老二,单算儿子,我排老大,不是老大即是老二,却肯定既不是老三也不是老四,所以是不三不四。”

  其实师父最主要的特点是至情至性,亦狂亦狷这点,虽常遭毁谤,却不怨天尤人,与人为善,与物无伤,不随流俗又不充雅好,颇有苏东坡之豁达,他虽然不能作为榜样(当然也难于效仿)但以明代张宗子交友原则即“人无癖不可与交,与其无深情也,人无疵不可与交,与其无真气也”来看,他确实是一位兼得“深情”与“真气”的朋友。

  刘利敏看罢深思起来,不知这个师父是否真是张强,有点象,只是若真的是他,文章对于张强来说未必但是好事。

  刘利敏对于张强,本来并无好感,总觉得他太轻浮,才华是有,可惜不用功,又恃才傲物,不分场合专制造麻烦,一度令班集体蒙受荣誉损失,影响极坏,实习前,班上编排实习小组,重点难点都放在张强的身上,大家都清楚一个月的实习期,张强不出乱子的可能性等于零,所以每个小组的负责人都不愿让他在本小组,刘利敏见班主任愁眉苦脸,横了一条心,带着点自我牺牲的悲壮,把张强放到了自已的小组,还借用一句话道:“我再头疼,也就一个月,班主任已经头疼了两年半了。”众人无不为她感动。连刘利敏也想不到的是,两个月里,她对张强,居然有了一种全新的感觉,实习结束后,更与他建立了友谊,她突然认识到,张强身上有些东西,是她一度忽略了的,而且现在还在被其他人所忽略,甚至连她自己,是否就真正认识了张强,她也说不准。只是她还是不承认张强就真的象这篇文章所说的那样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