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花为谁妍》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十、坏女孩

《花为谁妍》 万里帆 2208 2016.05.13 06:22

  张强有些扫兴,他相信朱朝吾一定也认出了那个背影,那是他班上的陈妃,张强早就听说,学校里有些女生外出当三陪,他知道可能这并不是无中生有,却没想到这种人离自己这么近,自己班上就有这样的人,而且竟然是陈妃。

  陈妃在张强的心中本来也没有好印象,暗地里曾给过她不少恶名,但这些恶名中,没有生活放荡这项,陈妃穿着很下功夫,曾引来不少非议,张强倒认为没什么,穿戴考究点有什么错,就象他完全不考究,那也不是错,只是个人习惯罢了,张强看不惯的只是陈妃的傲慢,他认为陈妃本来没多少值得傲慢的资本,当然了,身材确实不错,可能还因为是城里出身,舞跳得很好,在乡村学生占绝大多数的师范里,多少算是优势,但在其余方面就不怎么出色,学习啊体育啊之类的,很平常,长得也不算美,却处处拿出城里人的优越感,不拿正眼看人,这就叫大家都很不舒服。

  其实陈妃被非议得最多的一项,是她在恋爱方面的出格和招摇。

  陈妃从第一学期开始就看中了班上的方松,而表现手法大胆铺张,当时她的座位在方松面前,隔了整整三排,她却频频将她的秋波向方松返头相送,频率之高,以张强不完全统计,一节课可以达到四十二次,并且伴以娇羞妩媚甜笑含情脉脉等令其他人鸡皮疙瘩乱起的神态,相信三九寒天也能被这样的炙热烤焦,何况还是出自如此高傲的女人?因为她并不算漂亮,方松起先并不怎么在意,反而有点不耐烦,后来听说有几个青年教师也打着陈妃的主意,他的劲头才来,这样两人就成为班上最早的一对。

  别人处理这种感情,会考虑到校规,难免有几分心虚,他们不,一路风风火火,温度急剧上升。第二学期,方松称陈妃只称“我老婆”,因为只有这样才能恰当地说明他们已经达到的程度。张强虽然对别人恋爱并不大惊小怪,但也觉得过份了些,这是明显在刺激大家不那么安份的心啊。班上共有两个最惹人讨厌的人,女的是陈妃,男的就是张强。讨厌张强当然是因为他无事不出格,但只是让人不那么舒服而已,但没给人实际的损害和心理上的打击,而陈妃直接就是拉仇恨,一个城里姑娘这么热情的爱一个乡村来的男生,引发了大家的嫉妒,也惹恼了女生们,觉得她这样做给女生丢了脸。讨厌陈妃的人里头,男生因为要给方松留面子,有他在场时也不至太放肆,女生却是明明摆在表情里,甚至故意做给陈妃看。

  令张强不解的是,朱朝吾也认识陈妃,有段时间,陈妃还频繁地到朱朝吾那儿,惹得方松很生气,朱朝吾并没担有张强班的课,只是文学社的辅导老师,陈妃又不是文学社的成员,但要说陈妃对朱朝吾有何不良居心那又没有可能,她对方松的爱几乎可说是死心塌地的,张强不满的是以陈妃这样的为人,根本不配与朱朝吾来往。张强刚才特意指给朱朝吾看,是有心理背景的,这可以有助于让朱朝吾了解陈妃的为人,直接说别人的不是,张强不干,那会显得太浅薄,当然,对“林妹妹”除外。

  张强回到宿舍楼508室时,几个人正在打扑克,这是中师生们,特别是情场上未能春风得意的中师生们打发周末的方式,方松也在其中,而且玩得非常起劲,谈笑风生。方松确实不错,长相俊美,风度翩翩,说话风趣,他有“白马王子”之称,连张强也觉得是实至名归,张强也不打算跟他提陈妃的事,就是有些为他感到不平。方松刚好升了一级,得意非凡,见张强回来,嚷道:“到作家那里回来了,有什么收获没有?听说作家有个漂亮的女儿,聊得怎么样?”

  张强不是那种守得住秘密的人,到作家家作客这样的得意事自然不会不作点宣传,早已无人不知,这令“林妹妹”有些酸溜溜的,而这正张强作宣传的目的之一。现在方松一说,张强就轻快地一撇一眼“林妹妹”,见“林妹妹”果然露出点怪怪的笑,当即吹起牛来:“是啊,你是怎么知道的,作家的女儿真是漂亮,十年内我们学校也找不出这样的美人,我和她谈了半个钟头,真是过瘾。”大家笑起来,同时也有人说替班长担忧,反正大家都认定只是说笑,说得放肆也无所谓。

  方松说:“我还听人说作家年轻时很风流,情人一大堆,有些情人嫁了人还偷偷跟他私通。”

  “说得是,要不,干吗到三十几岁才结婚,他就那么熬得住,身上有样东西不可不是那么好哄的,我现在已经哄不住了。”潘良说,他总认为不把话说得下流点就是不够成熟,或者是假正经。

  大家哄笑一声,张强很不满意,他认定文老师不是那种道德品质低劣的人,虽说文人无行是出了名的,而婚外恋现在又相当流行,在某些文学作品时甚至比正常的恋学还要美,可张强骨子里比较保守,他不喜欢无德的文人。

  张强默不作声地取了浴巾,准备洗澡,大伙见他不愿继续这样的话题,也没多说,张强虽然一向吊儿郎当,但在这个话题上却是个假正经,从不参与。他既不愿说,大家也不好再说,张强其他不行,吵架是响当当的,连校长都已经领教过。

  张强洗澡时,耳里又响起方松的话,虽然不信,却未免有些失落,正闷着时,脑里浮出文老师的形象,继而想起文老师有篇《魂兮归来》的散文,说的是与初恋情人分手后的痛楚,情真意切,决不是那种薄情郎,才又开朗了些。

  尚未穿衣,余剑风风火火地在外面叫他,叫他快点,有人一个晚上都在找他,急得都快哭了,让他猜是谁。张强脱口说:“刘利敏?”余剑说:“真是心有灵犀啊,叫你快上教室,有要紧的事,什么要紧的事,该不是给你一个初吻吧?”张强笑骂一句,迅速穿衣赶到教室,走时见“林妹妹”神色难看,简直乐不可支。其实他猜到刘利敏是要他还自行车。虽然刘利敏家里有钱,但她是一个比较节约的女孩,对于张强的马虎肯定是不那么放心的,借车时就特别叮嘱一回来就要坐车去还她。张强过于兴奋,竟把这事给忘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