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花为谁妍》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四十二、家庭矛盾

《花为谁妍》 万里帆 2443 2016.05.30 06:57

  张强回到家时,已是下午五时多,进门时,弟弟张威正在厅上看电视,一见到他先叫一声:“妈,张强回来了。”张强跟着也打一个招呼。

  黄琪厨房“哦”了一声,听口气似乎没什么不快。

  张强估计爸爸还没回来,松了口气,问张威说:“爸爸呢。”

  “不是在教室里,就是在科室里,谁知道他?”张威不耐烦地说。

  张强暗暗纳闷,恰好妈妈叫他,便进了厨房。妈妈面有忧色,看他一眼,想说什么,又没说,翻动一下锅上的菜,才说:“等一会儿你去叫爸爸回来吃饭。”

  “他自己有脚,什么时候饿了什么时候回来吃,难道还要请?”

  “他闹脾气,不肯在家吃。”

  “他返老还童了,耍上这种脾气了?”张强大是意外,他觉得这是小孩才用的手段。

  “不但不在家里吃,晚上住什么地方还不知道。”妈妈一边把菜炒得“炸炸”响,一边说:“这两天他是在阿威的床上住,阿威被赶到你的床上,你一回来,他又怎么做,我就猜不透了,要不是他要面子肯定已经搬到旅馆去了。”

  张强哭笑不得,一面帮妈妈拿菜,一面说:“就因为文老师?”

  “他写过信给你,不让你去文老师家,可是你去了。”

  “那也用不着这么生气吧,早知道能生这么大的气,就让他掌厨好了,能省大量的汽呢。”张强不知不觉改装了文老师的一句玩笑。

  “本来这还算太要紧,你偏又写了一封信回来给无,提到了我和非非通话的事,信是他拿到的,拿到就拆了,我还不知道,那天我一回来,他就虎起脸问无是不是上周末跟一个学生通过电话,我说是,他问是谁,我听出他语气不对,可是瞒都瞒了,只好瞒下去,搪塞了一下。唉,非非这孩子,突然打电话来给我,又是她的生日,我也不忍心让她失望。怕你爸疑心病重,没跟他说,你爸跟文家不好,所以……本以为这样就过去了,谁知你?直到他大发脾气,我才知道,这一来就闹僵了。”

  张强抓着头发说:“这巴掌大的事,爸爸怎么会这样?”

  “有些事情,不象你想的轻松,你呀,太不冷静了,这一来我无法解释,你爸现在认定你是受了我的丛恿才到文家去的,丢尽了他的脸皮,我还说不准他要闹到什么程度。”

  张强不敢再说话,立功赎罪地尽量帮妈妈洗碗筷。一会我张舒回来,听说张强回到了家,也跟着进了厨房,一面嚷道:“张强你好本事,把爸爸惹得这么生气,几十公里还能遥控,现在到了面前,家里看来要大爆炸了。他至少也得来个怒发冲冠。”

  “少说两句,你爸气成这样,你还觉得不够乱是怎么的?”

  “纯粹是自寻烦恼,他还绝食抗议,正好这个月你们又被扣了工资,省点钱出来也是上策。”张舒不以为然。

  “张舒你怎么这样说话,他是你爸,现在工作这么忙,他要是心情不好,真不知会弄成什么样,这样吧,阿强,你去叫他回来吃饭,尽量把话说得好听些,不要跟他顶撞。”

  “叫肯定是白叫。”张舒说:“我都叫了几回了,碰了钉子,他今天一定还是在‘李白诗云’家里吃。”“李白诗云”是学校李主任的外号,他在一次集会上买弄学识引用诗句,却张冠李戴地搞错了作者,他说的是:“我们知道不应该孤立地看一个人,李白诗云:‘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后来就得了这名号。张家姐妹没一个人对他有好感,因为他对黄琪极为挑剔,动不动就吹胡子瞪眼,怪的是他对张安默却很不错,经常一起喝酒。张强怀疑父母间的是许多矛盾是李主任背且捣的鬼,张舒甚至骂李主任是变态。

  黄琪只得又说几句张舒,张强说:“我还去叫吧,免得闹僵,张舒你去不去,多一个人好叫些。”

  “多我一个人顶什么用,依我看,拉一军人马去也许还能有点效果。”张舒显然不愿去再碰钉子。

  张强便又叫张威,张威干脆说没空,眼睛瞪住电视,其实张强知道他没耐心,没一个频道能连续看上两分钟。

  黄琪叫道:“都去,不要干别的事,阿舒你这馋猫,等会有的是吃,阿威,电视一会再看。”

  张舒张威嘀嘀咕咕地与张强一道下楼。张舒忽地恍然大悟道:“张强,你不是心虚了吧。”

  有个聪明的妹妹,有时也挺难堪的,张强只得说:“爸爸真的很生气吗?”

  “那还有假,与妈妈吵了两个晚上,离婚两字都出来了,你那封信一定埋了重磅炸弹,说了些什么?”

  “一言难尽。”张强现在才不想提这个。

  “别人还不要紧,我是直接受害者之一,”张威插话说,“那天晚上他很晚才回来,硬是把我赶到张强的床去,我当时睡得懵懵懂懂的,还碰到了办公桌,他也不管,睡到我的床去了。”

  张舒说:“反正这事非常棘手,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到底跟妈妈写了什么,他这么恼你?现在他跟妈妈连面都不想见,我们每人都去叫过至少两回,可是谁也叫不回来,车轮战法试过了,没用,这回来个地毯式轰炸,我看也是白搭。除非把张秋搬回来,单骑救主,或者还成,你不行的,妈妈肯定是急糊涂了,还让你去,你怎么可能搬得动,撼山易,撼爸爸,难哟。”

  “请得动也难看。”张威的话简洁为主。

  “是啊,兴师动众的,不把别人笑扁才怪,就差没有敲锣打鼓写标语了,不过也不难,干脆先回去准备好了,反正家里有的是纸,让妈妈写上一行大字,‘举家恭请家父回府就餐’,然后张威就把大脚桶背来,充分发挥一下在少先队鼓乐队里的技术,张强就利用嗓门大的天赐条件,专门一路高呼口号,我口齿伶俐,负责作宣传,说明维护家庭安定团结的重要性。这么一搞,三天内准能上中央电视台的焦点访谈。”张舒说话语速快,又犀利,连号称能言善辩的张强都经常被她击败。

  张强赶紧制止她说下去。

  张安默还在科室里辅导学生,三人在科室门口等了一下,没听出有停止的意思,互相推了一下,最后还是张强鼓足勇气走进去,叫了声:“爸,回去吃饭吧,很晚了。”

  学生们让出条通道,张安默偏着头看了张强一眼,不回答,学生其实已经被辅导得有几分不耐烦,见状便纷纷告辞,张安默逐一点名,各提若干注意事项才放他们走。张强把来意再说一遍,他冷笑一声道:“你妈让你回来的?”张强说是。张安默说:“还回来干什么,不是有大树可攀了吗?”

  张强说:“爸,这件事情,你应该弄清楚一点再说。”

  “还不算不清楚,够清楚的了,你写得很生动嘛,可以拿去发表了。”张安默一面说话一面改试卷,刚好给他碰上一条错题,狠狠的在错题上打了个触目惊心的巨形大叉,然后一路改将下去,看也不看张强一眼。张强不知怎么说,空气便有点叫人窒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