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花为谁妍》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八、戏剧化的见面

《花为谁妍》 万里帆 2741 2016.05.12 07:11

  张强借了刘利敏的自行车,依时到朱朝吾处。朱朝吾注视了他一下,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张强以为事情起了变化,心中一虚,说:“朱老师,如果你有事,我不去算了。”朱朝吾摇头,说没事,又打量他一下,张强这才意识到可能是因为身上的衣服,很不好意思。他的衣服都换光了,还没洗好,只好买件新衣救急,他对自己的毛病也不理直气壮,解嘲地笑笑,说:“不过,我觉得,我其实……很普通,我怕文老师见了我会失望。”

  “脑袋还没过热。”朱朝吾不置褒贬。

  “人真是这样觉得的,你能这样看我,我很感激,但又常常担心会让你失望,也许你只是看到了我的一个方面……”

  “你能认识到这点就不错了。”朱朝吾微笑了,“一个人要取得成功,还得靠较强的综合能力,不过这些先不说了,你不要怕文老师让你难堪,他很随和的。不过指望他朝你发出火样的热情也不可能,他不喜欢客套,我到他家去,若要在那儿吃饭,一定得先打招呼,还不肯多为我准备点菜,有时菜不够,还得我亲自去买,也许因为这个,他家常客很少。可以设想,碰到这样的主人,谁都有些不是滋味的。好了,走吧,我刚才已经打了电话,你不要打退堂鼓了,丑媳妇总得见公婆嘛。”

  “不能这么说吧,我是个男人,最多就算个丑女婿──糟糕,文老师要是有女儿,我这话可就得罪了。”张强负罪地说。

  “那你很不幸,他是有个女儿,”朱朝吾摇摇头,“幸好只有一个。”

  两人都骑自行车出了学校。这也是朱朝吾的特别处,他是全校教师中少数几个没买摩托车的人,青年教师中更是独一无二,这点连张强都觉得不解,因为张强也觉得应该有一辆,要不大家都骑摩托车,他骑自行车,多丢人。好在文老师家并不远,骑自行车半个多小时就到了,文老师的家是三房两厅,客厅很典雅,最引人注目的是一台立式钢琴和一些书画。书画全是真迹,装裱得极见功夫。文老师也差不多符合张强的想象,方脸圆额,衣着颇大方,显得雍容亲切,而且比张强想象中更热情些,招呼他们坐下时,甚至还显得有些激动,一直热情地打量着张强,这使张强略感不安。

  朱朝吾沏了两杯茶,一杯给张强,对文老师说:“老师,师母是下厨房了吧,一会儿我去帮她,省得她又骂我。”

  文老师说:“好,等着这话呢,她确实是生了气,刚才还说你脸皮厚,就喜欢噌饭,干吗不自己吃了饭再来?我就帮着你捧了她一下,恭维她的做菜技术,还劝她趁着火气大,赶紧进厨房,估计能节省点燃气。好不容易总算把她哄进去了。”

  三人都笑。朱朝吾喝着茶,让张强和文老师聊,自己就立功赎罪地向另一小厅走去。原来这个房型设计得有点特别,餐厅和客厅是完全分开的,厨房紧挨在餐厅,在客厅里看不到厨房。

  文老师注意地打量着张强,含笑点了点头,张强看出了文老师的眼睛中异样的神采,一楞之际,文老师忽道:“你长得很象你爸爸呐。”

  这句话很突然,张强说:“你,你认识我爸爸?”

  “不但认识,还是老同学,老朋友,你爸爸是不是叫张安默,妈妈是不是叫黄琪?”

  张强不由大吃一惊,觉得有点象在电影电视上的情节,过去一直以为这肯定是编造的,生活中不会有这样的巧事,现在却真的在自己身上发生了,他倒弄了个不知所措,这才佩服影视演员们的表演,反正他就不知扮演这种怪异的角色。如果在影视里,他可以激动地张开自盆大口大叫一声:“真的?文叔叔,你没有骗我?”可这时他就没法子这样天真,反而努力掩饰内心的震惊,轻声说:“我听说爸爸妈妈六十年代的师专毕业生,过去的事,他们不怎么提过。”

  文老师靠着沙发,驱赶记忆似的摇着头,一会又问道:“他们都好吧,身体还结实吧?你爸爸以前可也是个才子啊,妈妈更是个才女,可惜都委屈在乡下了。本来,你来这里读书,我也是知道的,也想和你联系过,实在是太忙了,一直都抽不开身,愧对故人之子啊。”

  张强定定神反而因为这个而更加拘束,文老师见状说:“我听说你平时胆量蛮大的,跟你爸爸完全不同,今天是怎么了,难道我不值得你拿出点真本领来?”

  张强不好意思地笑了,自己也想努力轻松些,但不知怎么的,却轻松不起来,倒使文老师也受了他的感染,不知怎么说下去。

  幸好朱朝吾口昊嚼着什么从少厅里出来了,一面一本正经地说:“老师,你的太太真是个善于改正错误的人,从前多放的盐,这回差不多都省下来了,淡得没法吃,幸亏我去尝尝,要不就出丑了。”逗得大家都笑了。朱朝吾又指着张强说:“老师,你把他验明正身了吧?”文老师说:“验明了,最让我大为欣慰的是,阿强不但自己来了,还特地把他爸爸的脾气也带来,亲自操作演练,让我隔了多年后,得以得新领略昔日学友的风采。”

  张强笑出声来,倒真轻松了不少。闲谈时,里面出来了一个漂亮的穿戴考究的女人,边走边掸几下衣服。张强估计那便是文师母了,意外的是文师母很年轻,而且有些面熟,有种高贵的气质,只是脸上带着不满的情绪,见了张强,点点头算是致意,看看其他人不很乐意地说:“好了,大老爷们,可以上座了。”

  文老师便向她介绍张强,又向张强介绍:“这位就是朝吾的师母……”

  “叫我阿姨吧!”文师母显然不喜欢这种拐弯介绍,她看看张强,忽然淡淡一笑,说:“噢,原来是你,我们见过面的,还记得吧,在市人民礼堂。”

  张强记起来了,说:“是,在市歌手大赛中担任钢琴伴奏的就是你。”

  “你好象还获了奖,在十佳之内。”

  “是。”张强最喜欢有人提他的得意事,何况还是文师母,心里自然甜滋滋的。

  文老师很奇怪地对文师母说:“这回倒怪了,以往有人三次登门,你还要人家通各报姓,落了个六亲不认的骂名,怎么倒记得阿强?”

  文师母不好意思地白了一眼文老师说:“没把你当哑巴,嚷什么?那是因为我伴奏了那么多人,只有他和另外一个歌手赛后来向我献花,他年龄又最小,长得还有点小胖,我就有了印象。”

  文老师说:“看来我老同学的家教不错的嘛。”

  张强被夸得也不好意思,解释说:“我觉得伴奏其实也很辛苦,自己又懂点钢琴,帮人伴奏过,加上阿姨弹得太好了,就想到要送花,自己一个人不敢送,又拉上一个刚认识的一起去,我还担心阿姨不肯收,觉得自己挺孩子气。”

  文师母见文老师朝她一笑,也一笑,夸了张强一句,张强心里更甜。不过文师母的高兴很短暂,在餐桌上,别人都有说有笑,她却闷闷不乐。朱朝吾就来打趣她,说如果将她做菜的经验推广,中国的盐销量将迅速递增。文师母就生了气,说:“你再胡说,我就让阿冕跟你吹了,都什么年龄了,还不学正经。阿冕跟了你还不知要受多少气。”

  朱朝吾说:“要是真的这样,你可就害苦阿冕了。你哪里知道,我现在对她,一点都不亚于老师对你,已经提前患气管炎了。”

  文老师凑趣道:“那也不错嘛,我记得李宗吾说过,怕老婆的人,往往能做高官,如果他说得没错,那么我和朝吾还是前途无量的,阿冕说不定还会有诰命夫人的福份,我的太太,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策反工作我看就到此为止吧。”

  朱朝吾说:“言之有理,言之有理。”

  文师母指着文老师说道:“你也不正经。”三人都笑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