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花为谁妍》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十三、琴房中偶遇的女孩

《花为谁妍》 万里帆 2592 2016.05.14 07:13

  黄琪哭笑不得道:“你碰得最多的好象还是小节性的问题吧?没人让你保家卫国,除暴安良,谁知你大节怎么样?”

  张强刚要说话,黄琪抢先制止了:“你别争,有一点你得承认,你这性格容易浮躁,今天这样想,明天什么风浪一来,马上就换了想法。李老师是对你了解不够,这个我也跟他说了,但你要记住,父母在你们身上是寄了很大希望的,你要沉下来些,学学文老师,他是吃了苦头挺过来的,受过捶打,这样的生命才有份量。你现在在我们镇声名狼藉,在别人眼里你已经成了烂仔,妈希望你发点奋,拿出真正的成绩让他们瞧瞧,要不,你就算什么恶也没作,也不可能得到他们的认同。”

  “我不需要他们认同,不过我是要努力的,妈,我不但要学习文老师,还要超过他,拿诺贝尔奖,你信不信?”张强的柔情被妈妈的关切唤起来了,把一个“妈”字叫得又甜又腻,恢复孩子本色,只差没耍娇。

  “狂妄。”妈妈眼里泛出笑意。黄琪这回出街,原来是打算买套衣服给张安默,在街上转了好一阵挑了好几家店都买不成,张强就不耐烦起来,不停地催,妈妈说:“你要是急就自个回去算了,我没逼着你来。”张强只好闭嘴,听凭黄琪依旧耐心地杀价,不时还要当一下参谋。耳听得小贩用土话嘀嘀咕咕,大意是说黄琪也象个有身份的人却这样小气。黄琪听而不闻,挑了半天,总算买到了。张强觉得妈妈有时就是犯傻,爸爸根本是个俭朴专家,新衣服买到后总要搁在衣柜中旧了后才肯穿。每次妈妈给他买衣服他都不领情,反而埋怨妈妈,而妈妈还是照买不误,真不明白这是什么原因。

  回去的路上,张强又把心中的疑问提出来:“妈,昨天晚上是谁带你去见刘利敏的?”

  黄琪笑笑,却问他:“听李老师说你最近收了个女徒弟。”

  “就是刘利敏了,李老师也真是的,我收我的女徒弟,关他什么事?妈,你不知道,李老师的太太就是他高中时恋起来的,他能早恋,我收个女徒弟都不行?”

  “刘利敏也是你的徒弟?这样看来,李老师的担忧还得加倍。”

  “他说的不是刘利敏?”

  “不是,是一年级的一位女同学。”黄琪轻快地瞥了张强一眼。

  张强的心头一震,自行车跟着歪了歪,差点与一位女士相撞,黄琪叫他小心,干脆一起下车步行,又说:“听李老师的口气,那位女同学是有点来头的,叫你最好不要惹她,也不知是哪位要员的女儿,你该明白是指谁了吧?”

  张强说:“知道了。”心想:难道邱素萍果真是高干子女?怪不得脾气这样……不过她跟一般的高干子女倒不同,没有那种很横的感觉,就是有时脾气大些罢了,不象姨父的那对儿女。

  原来,黄琪有个妹妹嫁了个********,生下一儿一女,都非常蛮横,才上初中就各有一大打异性朋友,经常把家里闹得地覆天翻,连父母都奈何不得,张强一家与这位小姨很少来往,主要是小姨太势利,瞧不起他们家,而他们家的人都有傲骨,就连张安默也不肯去巴结。对于那两位公主少爷,张家也没人瞧得起。这还只是小小********,真正的高干子女恐怕只有更糟糕。只是如果邱素萍真是高干子女也未免太奇怪了,高干子女怎么可能报考师范?现在师范里最时髦的话题就是大家彼此哀叹不幸,走错了门。

  他在出神时,妈妈跟他说了昨天下午的事。

  黄琪是下午五点多到师范,到了张强的教室找不到人,有个女生说大约是在琴房,她就到音乐楼去,听到有间琴房里传来《少女的祈祷》这首曲的旋律,以为就是张强弹的,就去敲门,门一打开,才发现是个梳着两条小辫子的小姑娘,黄琪年轻时校园里流行扎辫子,她自己也经常这样打扮,所以一下子便觉得这女孩特别亲切,加上这女孩长得可爱,就喜欢上了。那女孩问她找谁,黄琪说,找张强,我以为他在这儿弹琴的,真对不起,你认识他吗,知道他在哪吗?那女孩说认识,忽然猛的一抬头,有点激动地说,你是黄老师?表情是又惊又喜,黄琪说,对,我叫黄琪。那女孩兴奋起来,把她请进琴房去坐,说不弹琴了,先跟你说说话行吗,张强是到一个作家家作客去了,你应该认识那个作家吧,叫文毕恭,黄琪说,当然认识,老同学。那女孩说,真的吗,那可真巧,那你对他家应该是很了解的了。黄琪说,不太了解,因为很久没有来往了,那女孩说,为什么不来往,难道你和他家有什么不愉快的事吗?黄琪说,不是,各自有了自已的生活圈子,层次不同,就这样了,这就是中年世界跟青年世界的不同。黄琪不想说下去,看看手表,说要去找张强的班主任,那女孩说,那我陪你去吧,锁上门,与黄琪一直找到李老师那儿去,路上黄琪问她叫什么名字。那女孩不肯说,还吞天吐吐地说,黄老师,这件事,你不要告诉张强,那口气是委委屈屈的,黄琪不便多问。女孩一直把黄琪带到李老师家,然后就告辞,黄琪与李老师说了四十多分钟的话后,告辞出来,意外的发现那女孩还在楼下等着她,见她出来,高兴地叫黄老师,还把一包话梅给她,一定要她吃,黄琪盛情难却地收下了这孩子气的礼物,又说,我想要叫人转告张强让他到陈老师家去找我,你能代劳吗?女孩说,一会儿我就要回家,要不,你让刘利敏转告吧,她跟张强很好的。于是带黄琪去见刘利敏,刘利敏听说是张强的妈妈,也表示欢迎,这样又聊了二十分钟左右,黄琪辞别了刘利敏后,那女孩迟一步也跟着出来,一直陪着黄琪到车棚里,她似乎有很多话要跟黄琪说,可是只是陪她走,有问才答。这使黄琪很是奇怪。

  黄琪说完,张强便沉默下去,黄琪说:“是她了吧?”

  张强说是,心里不知是什么滋味,这些天里,他连想都不敢想到邱素萍,心头的痛苦跟身外的纷扰赛跑着,邱素萍不是那种肯低头服人的人,她有如此精湛的钢琴素养而去跟他学琴,在他看来就别无其他解释,那只是为了愚弄他。但张强岂是受人愚弄的人,就算是她这样的女孩,他也不能丢掉了自己的尊严,那晚他没有依言到“小世界冷饮店”赴约,就是在捍卫自己的尊严。尽管伤害这样的姑娘是太残酷了,可他不能任由她来伤害。他知道以邱素萍的自尊心绝对受不得他这样的伤害,那么就算了,谁也不理谁就是了。可他没想到是,邱素萍对他妈妈竟然是这一个态度,这说明了什么?

  他努力装作平静,不过知子莫若母,当然瞒不了黄琪,黄琪也不点破,却提起刘利敏来,说她教养好,稳重大方,似乎是出身于知识分子家庭。张强说:“哪里,她爸爸是个乡镇企业的老板,离知识分子的边远着呢,腰缠万贯,一个月光抽烟的钱比你们两个的工资合起来还多。”

  黄琪说:“那更不简单了,出身这样的家,也有这样的脾气。”赞了几句。张强说:“妈,你是不是希望她能做你的儿媳妇?”

  黄琪瞄了他一眼说:“只怕你没这本事。”张强自信地说:“那可难说。”黄琪摇摇头,笑而不语。

网文也能严肃讨论!

《点读》第一次下半月刊,带来更多好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